扫码订阅

1015曰是我们下乡53周年的日子。
不少人见我连着两年没参加聚会,问及原因,得知是因为侍奉二老,大家纷纷表示理解。问及老父近况,纷纷表示羡慕和和祝福。
几个老友相聚,我不禁告诉他们前几曰和老父一块去澡堂冼澡的趣事:”前几天我们去澡堂冼澡,因为知道老爷子有大小便失禁的情况,还专门提前在家里厕所控了一下,谁知道扶着他刚泡到池子里,他扭脸就要出来,说是要去大便,我赶紧扶着他到池子边坐看,扭脸一看,有一截屎在池子里晃晃悠悠地漂着,心道不妙,赶快过去用两只手捧着,扔到了外边的垃圾箱里,幸亏当时人很少,池子那边只有一个人挤着眼泡澡,要不然麻烦大了!”大家听了,一片默然。我接着说:”洗澡的时候,心里头一直觉得老不得劲,心想给人家打个招呼吧,又怕弄出来一堆麻烦,忍了忍,还是没吭气。老刘还是那个老直性子,张口就说:”!打啥招呼!我给你们讲个笑话:从前有个县官出来转圈,在街上看见一条狗抬腿在一个卖豆芽的挑子上尿了一下就跑了,那个卖豆芽的只顾着和旁边的人说话,没有看着,这个县官就过去问那个卖豆芽的:”这市面上啥最干净?”那个卖豆芽的得意地说:”豆芽豆腐最干净!”县官大怒:”放屁!老爷我亲眼看见有一条狗在你的豆芽上尿了一泡!”招呼下边的差人要打那个卖豆芽的板子,那个卖豆芽的想了想,赶紧说:”我说错了,应该是眼不见为净!”大家都笑了。
老李对我说:”其实这事你不说倒是对了,你就是给他说了,他过来看看这一池子清水,还能放了?要是放了,旁人知道了,谁还来这儿洗澡?这不是耽误生意么!我也给大家讲个笑话:有一个老娘们抱着一个光屁股孩子去逛庙会,走到一个卖胡辣汤的摊子旁,小孩子拉稀,突然一股屎拉到了胡辣汤锅里,老娘们大惊失色,只见那个卖胡辣汤的一把把她推开:”!赶紧走!”然后用勺子在汤锅里一搅,大声吆喝道:”又加一味!”听了这个当年下乡时听到的这个熟悉的笑话,大家还是忍不住哄堂大笑。
老刘问我说:”小董,不,现在应该叫你老董了,我还真是佩服你!你说爹娘养活儿女时,擦屎刮尿,一点也不嫌弃,可现在不少儿女看见爹娘大小便不当家了,就嫌弃他,算咋回事?”我想了想,这样回答他:”抚养后代成长,这是万物的天性,赡***人,动物这样作的不多,只有人类才会这样做,因为人类有理性。我们小时候,老人们给我们讲羔羊跪乳、乌鸦反哺之类的故事,就是告诉我们长大了如果不知道孝敬老人,那就是连畜牲也不如!我是出生在部队的医皖里,三天以后,医院向巨野县的黄庄转移,我父亲当时被派去打前站号房子,母亲只好自已抱着我坐在一辆太平车上往黄庄去。(太平车是当时农村拉货用的木头车,一米多宽,不到两米长,不到一米高,两侧各装两个半米多直径的木头轮子,一般用一头或两头牛拉着,故速度很慢。)她当时人年轻,连找个东西捂住头都不知道,坐了一天多才到目的地。第二天就要自已去洗尿布,(在我们当地,男人们是不能干这一类活的。)那年天很冷,河里边还结着冰,河边上有人把河冰砸了个窟窿,用来洗洗唰唰,可一夜过去,窟窿里又结了一层薄冰,她就用棒槌把那些薄冰砸开,在冰冷的河水里洗。也算是老天保佑吧,她也没落下什么毛病。父母对于我们来说,只能用恩重如山四个字形容,你要是把这四个字刻在心上,就不会嫌弃父母脏,如果不刻在心上或者等他们死后学着别人把这四个字刻在墓碑上,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