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费兹派翠克(Gerald Fitzpatrick)

一名英国二战老兵,

一位被中国人所施救的英国人,

也是世间最后一个在仁安羌战役中被中国远征军解救的英国军人。

他于2018年8月27日过世了,享寿99岁。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2015年,Gerald Fitzpatrick到台湾接受马英九颁授奖章

丧礼当天,马英九还在脸书发文,悼念这位老兵。

他在文中说,5年前第一次见到这位老人时,

“我紧握着他的手,谢谢他还原史实,

将中国在二战时的英勇作战事迹,呈现在世人面前。”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年轻时候的费兹派翠克

23岁,费兹派翠克于仁安羌战役获救,感念旧恩,

81岁,他完成了《No Mandalay, No Maymyo (79 Survive)》一书,

讲述自己600人一连到中国远征,79人生还的惨况,

93岁完成了《Ditched in Burma》一书,

94岁时又完成了《Chinese Save Brits-in Burma (Battle of Yenangyaung)》

(中文译名:仁安羌之役-中国人救了英国人)一书,

让世人能更加瞭解过去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

他并曾致函英国首相及外长,

请英国政府正视盟军于仁安羌之役的牺牲与贡献。

他没有忘记,那场埋没在历史的战争,那场艰难的远征军大捷。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滇西抗战纪念馆内陈列的中国远征军钢盔阵。

1003 顶远征军当年用过的钢盔象征第一次出征的10万3千名远征军。

被遗忘的远征军首场大捷

1942年4月中,英军在缅甸仁安羌被日军包围长达1个多月,

弹尽粮绝,战况危急,

孙立人将军率中国远征军新编第38师前往援救,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38师113团刘放吾团长以不到一个团的8百官兵,

以寡击众,3天内击败4千多名日军,

成功解救被困的英军、传教士及新闻记者7千余人,

缔造「仁安羌大捷」,这也是国军在境外的首场胜仗,意义重大。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关于这场战役,费兹派翠克回忆,仁安羌是位于缅甸中部的油田,当时英军位置在油田北边,指挥官却不甚了解战况,无法带领部队迎向胜利。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被围困的英军

他下定决心绝对不能死在油田,最后与同袍决定用剩余的二十一名兵力,突破通往北边日军设下的路障,所幸在没有任何耗损下顺利占领路障,但却感觉处在无人岛一样,不知何去何从,也不知何时会被敌阵的日军袭击、俘虏。

「这场战役,我体重整整下降二十一公斤!」费兹派翠克指着身上说,1942年3月6日,日军占领仰光、切断英军补给线,他在缅甸的十一周内,体重下降近三分之一。

当时英军无法补充弹药与粮食,几乎已经失去战斗力。

就在此时,全队收到中国救援即将支持的讯息。

约莫五、六百人的中国远征军越过沙地、穿过辽阔的平原与日军交战,

他和同袍赶紧帮受伤的国军士兵包扎。

费兹派翠克坚决地说,[我非常清楚看到中国的官兵出现,以及队伍排列的方式和战术位置,这一切必须亲眼看见,才能真实描述!]

这段历史确确实实发生,从我到了缅甸的第一天开始,这段历史就与我同在。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被解救的英军士兵与远征军的中国士兵合影

他亲眼见到中国远征军抵达战场、进入战术位置,与日军展开殊死搏斗,

而弹尽援绝的英军官兵则撕下衣物负责包扎伤员,并煮粥为国军官兵提供食物补给;

令他终身难忘的是,

一名受伤的国军年轻战士,在接受包扎时仍紧抓着步枪不肯放手,

「枪不离手」的严格纪律与战斗意志,令他至今仍相当感佩。

他是二战盟军艰苦与共的亲历者,也是中国远征军精神的见证者!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仁安羌解围战一战成名后荣获勋章的孙立人

当年救我一命的盟友 我来看你们了!

2013年4月8日,已经94岁高龄的费兹派翠克和妻子前往台北忠烈祠,向在仁安羌战役牺牲的中国远征军烈士,献上最诚挚的敬意。过程中,忠烈祠亦透过历史介绍与影片播放,使他了解国军致力历史保存的成果。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费兹派翠克从山门缓步迈入大殿,举手礼向当年的盟友们致敬,随后以手轻抚花圈,低头追悼殉职的远征军近五分钟,以表无限追思。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除了持续写信给英国撒切尔乃至现任卡麦隆等历任首相,

要求重建这段历史的真实性外,

费兹派翠克也花了30年的时间,写了第一本书,

真实呈现这段被忽视的历史,并得到相当多的响应;

后来更辗转联络上曾参与仁安羌战役的刘放吾将军子女,

双方去年在美国华盛顿见面,只为完整表达这份深藏内心的感谢之意

这份感恩

延续到老兵生命的终点。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原缅甸远征军13团团长、成功取得「仁安羌战役」胜利的刘放吾将军之子刘伟民先生,也在老兵去世前四天抵达英国,陪当年父亲解救的盟友走完人生的最后旅途。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费兹派翠克是幸运的,

生命的最后时刻,

伴着最动容的感恩离开世界,

他曾说:

中国远征军,给了他76 年的生命,

得以和爱人相伴而眠,

和恩人后代笑谈当年。

感谢中国远征军,借我余生76年。

费兹派翠克的灵车

但抗战的卓绝艰苦,

每一场胜利的背后,

都还有着令人心酸的故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