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陪着老父出门,不少人见我胡子都白了,年近七十,尚有老父在堂,纷纷夸我真有福气,听了真叫人心里头美滋滋的。
出去吃个早餐,老父亲总是争着付钱,有时候要照顾他的自尊心,也就由着他了。
前曰出去吃饭,父亲要了一碗胡辣汤,一个包子,我则是要了一碗豆沫,一根油条。老父亲递了一张钱过去:”没零的啦,给你张一百的吧!”我看收钱的人呓思了一下,再一细看,是一张灰黄色的壹佰圆的纸币,连忙从老父手里把钱拿了回来:”老爹,你咋把这钱翻腾出来啦!这钱不能用,都作废了!”旁边一个年青人不信:”这钱怎么会作废?”从我手里把那张纸币拿过去仔细端详:”民国三十八年,噢!这是国民党那时候的钱,噫!不对呀!这上边印着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从他手里把钱拿过来,告诉他:”这是国家发行的第一套人民币,那时候的一万块钱顶现在的一块钱,这张壹佰圆的钱顶现在的一分钱,53年的时候就作废了。那个卖饭的给老父亲开玩笑说:”老先生,这张钱给我吧,一分钱我叫你在这儿吃三年!”我见老父亲有些意动,赶快拿出拾元钱付了帐:”这钱俺还留着有用咧!”
吃饭的时候,老父亲还有点感慨:”53年取消供铪制后,我和恁妈俺俩一月的工资还不到一百万,也就是现在的一百块钱,这钱作废的时候,我留了一些作个纪念,这一张钱也就是一分钱,这一分钱他就叫我在这儿吃三年?现在钱不是越来越不中用了么?”我告诉老父亲:”现在搞收藏的人越来越多,像你这种几乎是全新的纸币,如果是整套的话,一套听说最少值上百万,一套也就是十几种吧,这一碗胡辣汤才五块钱,别说你不会天天早上喝胡辣汤了,你就是天天来这儿吃,这一张别说吃三年了,就是吃五年,他都不吃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