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保罗·拉马尔·弗里曼,美军四星上将,官至北约地面部队司令,曾任美军第2步兵师第23团团长。在我们国内,他也是个有名的角色,这是因为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的砥平里之战,他就是美军前线指挥官。也正因为这一战,弗里曼从此官运亨通。

其实在砥平里战斗之前,弗里曼率领的美军第23团已经和志愿军有过多次交手。不仅如此,他在之前还当过驻华武官,是美军中少有的中国通。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时,弗里曼所在的美军第2步兵师当面对手是我四十军。四十军是我第四野战军的一支王牌劲旅,号称“旋风部队”的就是它了。

这次战役,四十军的任务是掩护其东面的三十八军和四十二军打开战役突破口,因为必须主动对美军第2师发起攻击,牵制美军,不让其救援东面的韩国军队。

志愿军一个军对阵美军一个师,在火力上,我们很是吃亏。

面对四十军的凶猛攻势,美军第2步兵师,这支在二战欧洲战场大出风头的敌军主力部队一下子被打蒙了。阵型前端的第9团和第38团被打得节节败退。美军战史写下了公正的一笔:“在历史上,很少有军队能在动用如此规模兵力的情况下,向对手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

眼见形势危急,美军第2师师长凯泽少将命令预备队第23团火速救援。

此时,四十军军长温玉成也命令359团向美军侧后的鱼龙浦进行穿插,切断美军第9团的退路,并阻击增援的美军第23团。

359团要面临的任务可不简单,当时气温低到零下二十五度左右,清川江有将近200米宽,要去的东岸有美军一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还有至少一个坦克连。不光如此,当时西岸也有美军一个营,要冒着美军侧射的火力穿插10多公里才能到渡口。不过这个359团虽然不是主力团,却是以飞毛腿闻名,当年在广西和桂军交手,愣是跑步奔袭25公里,以2个营的兵力拦住了敌军一个军。

得令后,359团迅速赶到渡口,强渡清川江,驱逐了美第9团3营并奇袭弗里曼的第23团炮兵阵地。弗里曼手上的18门105榴弹炮全部被志愿军缴获(美军一个榴弹炮营拥有火炮18门,其实就是一个炮兵营被359团干掉)。不仅如此,359团还击毁在美军炮兵阵地侧后的坦克3辆,缴获坦克及各型装甲车辆30多辆,汽车200多台。从渡江到结束战斗,359团仅仅用了1个半小时。

弗里曼初次和志愿军交手,就收获一场惨败。

第二天天亮后,美军第9团和第23团对志愿军359团阵地进行南北夹攻,试图打开通路,恶战14小时后,359团守住了鱼龙浦阵地。

白天是美军的天下,但到了晚上,就是我们的。当日晚,四十军118师开始对美军发起反击,为白天牺牲的战友报仇。激战一夜后,美军第2师各处阵地都被突破,甚至连弗里曼的团指挥所都被志愿军攻占,弗里曼侥幸逃生。这真是有点可惜了,如果此战能俘虏弗里曼,也未必有日后的砥平里了。

美军第2师师长见势不妙,于是命令美军第2师全线后撤至球场。

此战后,《芝加哥日报》的记者吉斯·比奇特意找到“中国通”弗里曼进行采访:“上校阁下,请您评价一下前晚与你们交战的中国军队?”

弗里曼诚实的说道:“即使没有飞机大炮,他们也能把我们打成傻子一样。”

记者:“您曾在中国担任驻华武官多年,并和蒋先生的军队一起和日本人作战,请您评价一下,他们和以前中国军队的区别?”

弗里曼良久无语,最后叹了口气:“他们已经是不一样的中国人了!”

小保罗·拉马尔·弗里曼,美军四星上将,官至北约地面部队司令,曾任美军第2步兵师第23团团长。在我们国内,他也是个有名的角色,这是因为抗美援朝战争中著名的砥平里之战,他就是美军前线指挥官。也正因为这一战,弗里曼从此官运亨通。

其实在砥平里战斗之前,弗里曼率领的美军第23团已经和志愿军有过多次交手。不仅如此,他在之前还当过驻华武官,是美军中少有的中国通。

抗美援朝第二次战役时,弗里曼所在的美军第2步兵师当面对手是我四十军。四十军是我第四野战军的一支王牌劲旅,号称“旋风部队”的就是它了。

这次战役,四十军的任务是掩护其东面的三十八军和四十二军打开战役突破口,因为必须主动对美军第2师发起攻击,牵制美军,不让其救援东面的韩国军队。

志愿军一个军对阵美军一个师,在火力上,我们很是吃亏。

面对四十军的凶猛攻势,美军第2步兵师,这支在二战欧洲战场大出风头的敌军主力部队一下子被打蒙了。阵型前端的第9团和第38团被打得节节败退。美军战史写下了公正的一笔:“在历史上,很少有军队能在动用如此规模兵力的情况下,向对手发起出其不意的攻击。”

眼见形势危急,美军第2师师长凯泽少将命令预备队第23团火速救援。

此时,四十军军长温玉成也命令359团向美军侧后的鱼龙浦进行穿插,切断美军第9团的退路,并阻击增援的美军第23团。

359团要面临的任务可不简单,当时气温低到零下二十五度左右,清川江有将近200米宽,要去的东岸有美军一个步兵营、一个炮兵营,还有至少一个坦克连。不光如此,当时西岸也有美军一个营,要冒着美军侧射的火力穿插10多公里才能到渡口。不过这个359团虽然不是主力团,却是以飞毛腿闻名,当年在广西和桂军交手,愣是跑步奔袭25公里,以2个营的兵力拦住了敌军一个军。

得令后,359团迅速赶到渡口,强渡清川江,驱逐了美第9团3营并奇袭弗里曼的第23团炮兵阵地。弗里曼手上的18门105榴弹炮全部被志愿军缴获(美军一个榴弹炮营拥有火炮18门,其实就是一个炮兵营被359团干掉)。不仅如此,359团还击毁在美军炮兵阵地侧后的坦克3辆,缴获坦克及各型装甲车辆30多辆,汽车200多台。从渡江到结束战斗,359团仅仅用了1个半小时。

弗里曼初次和志愿军交手,就收获一场惨败。

第二天天亮后,美军第9团和第23团对志愿军359团阵地进行南北夹攻,试图打开通路,恶战14小时后,359团守住了鱼龙浦阵地。

白天是美军的天下,但到了晚上,就是我们的。当日晚,四十军118师开始对美军发起反击,为白天牺牲的战友报仇。激战一夜后,美军第2师各处阵地都被突破,甚至连弗里曼的团指挥所都被志愿军攻占,弗里曼侥幸逃生。这真是有点可惜了,如果此战能俘虏弗里曼,也未必有日后的砥平里了。

美军第2师师长见势不妙,于是命令美军第2师全线后撤至球场。

此战后,《芝加哥日报》的记者吉斯·比奇特意找到“中国通”弗里曼进行采访:“上校阁下,请您评价一下前晚与你们交战的中国军队?”

弗里曼诚实的说道:“即使没有飞机大炮,他们也能把我们打成傻子一样。”

记者:“您曾在中国担任驻华武官多年,并和蒋先生的军队一起和日本人作战,请您评价一下,他们和以前中国军队的区别?”

弗里曼良久无语,最后叹了口气:“他们已经是不一样的中国人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