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真正的二战日本战犯元凶是谁

曾经看过一套书叫二战三元凶,希特勒、墨索里尼、东条英机。我曾经信了,可是后来看过更多的书才知道,前两个是真的,但说东条是侵略中国和其它国家的元凶,东条会真的认,但他其实只是参与者,而不是组织者,更不是领导者,真正的日本二战元凶不是他,而是一个组织,一个由狗天皇裕仁组织、培养并控制的一个集团。

应该记住: 第一个组织:一夕会。 一个称号:三羽乌。三个人是永田铁山、小畑敏四郎、冈村宁次。 1921年10月27日,他们在莱茵河上游巴登巴登矿泉疗养地聚会时,这三个同在欧洲当武官又是陆军小学、士官学校、陆军大学同学,在热腾腾的蒸汽中闷了半天,想出两条:

第一,从陆军——长州藩的栖身之处打开一个缺口。

第二,走法国的路线以恢复国力。

其实巴登巴登聚会有四个人,第四人是东条英机。尽管他后来出任日本战时首相,只因为在士官学校中比“三羽乌”低了一年级,他在巴登巴登除了替永田铁山点烟和站在蒸汽浴室门口放哨,便无别的事可做。既不能被列入“三羽乌”之内,更不能参加他们的讨论。

除了在巴登巴登这四人之外,“三羽乌”从不属于长州藩且才华出众的同事中又选出7人。11人的“巴登巴登集团”形成了:

巡回武官永田铁山、驻莫斯科武官小畑敏四郎、巡回武官冈村宁次;驻瑞士武官东条英机、驻柏林武官梅津美治郎、驻伯尔尼武官山下奉文、驻哥本哈根武官中村小太郎、驻巴黎武官中岛今朝吾、驻科隆武官下村定、驻北京武官松井石根及矶谷廉介。11人都成为后来日本军界的重要人物。

永田铁山被刺前是日本陆军军务局长,裕仁天皇直到最后决定无条件投降的时刻,还在地下室里挂着他的遗像;

小畑敏四郎为陆军大学校长;

冈村宁次为侵华日军总司令;

东条英机为日本头号战犯,战时内阁首相;

梅津美治郎后来成为日军参谋总长;

山下奉文任驻菲律宾日军司令,率军横扫东南亚,被称为“马来之虎”;

中村小太郎任过陆相;

松井石根为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南京大屠杀要犯;

中岛今朝吾任第十六师团长,南京大屠杀中最惨无人道的刽子手;

下村定为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后接任陆相;

矶谷廉介是后来与中国军队在台儿庄发生血战的日军第十师团师团长。

这11人是日本赖以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昭和军阀集团的核心骨干。

从巴登巴登聚会之1921年10月27日这天,昭和军阀诞生了。一只黑色的乌鸦,一头法西斯怪物产生了。从此开始,亚洲和太平洋的黑暗历史即将到来。无数人的苦难即将开始。但是要想一想,当时他们的力量还不强大,11个少佐级军官敢有那么大的胆子改组日本陆军吗?有,他们真的有,因为在他们背后有一个人,就是当时的太子裕仁。为了提前培植自己人为以后掌握军队做好准备,他指导了这次聚会,成立了这个组织,这个组织在后来他上台后就是他的军刀。这是一伙不缺乏野心和献身精神、只缺乏思想的青年军官。没有思想没关系,太子有办法。

一个日本青年在上海的阁楼里穷的天天清水泡饭团,但却写出了《国家改造案原理大纲》。裕仁指派能够阅读中文、梵文、阿拉伯文、希腊文、德文、法文和英文的大川周明去找到他。他和北一辉两人一边喝米酒一边争吵闹了一夜,然后削去了北一辉理论中皇室不能接受的部分。随后北一辉隐匿进智慧寺,大川周明则受命担任了宫内学监。

宫内学监即所谓“大学寮学监”。这是一个秘密去处,连二战结束后的东京审判都很少涉及。“大学寮”实际成为日本皇室培养法西斯军官的教导中心。日本后来企图征服世界的那些庞大计划的草图,几乎都是在这里提出最初构想的。巴登巴登集团的所谓青年才俊们就是在这里系统学习了军国主义思想,从而为发动侵略战争找到了理论支持和精神依据。在皇室的支持下,这些人都在裕仁上台后得以重用,一步步夺取了日本军界的权力,又以下克上、暗杀、军事政变等手段结束了文官政治。再后来,两个佐级军官石原莞尔中佐,板垣征四郎大佐就能在日本军部不知情的情况下策划组织918事变,就是因为有一个强大组织在支持他们或者说他们就是这个组织精心安排的。事变成功了,是天皇的正确,失败了,是两个军官的错误。以后的事就不必想了,只看看那个巴登巴登集团成员后来的职务和他们干的事就知道了。

一夕会排名第四的东条英机后来成为战时首相,并在战败后为裕仁背了锅。但日本法西斯的罪行,真正的元凶应该是裕仁和昭和军阀集团。他们不是一个人在犯罪,而是一个国家元首和他的集团,带领着整个日本民族在犯罪,而且至今,罪行没有完全清算,日本也并不承认。军国主义的恶魔还在日本徘徊,而中国大多数人却并不认识它的本质、历史和发展趋向,这才是可怕的。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