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米哈伊尔·伊里奇·科什金是苏联坦克工程师中冉冉升起的

明星。他曾在列宁格勒工业学院学习。1934年毕业后,在基

洛夫工厂设计局任设计师和副主任,1938年任哈尔科夫设计

局总设计师。

在坦克设计局内,他领导了BT快速坦克的改进和A-20、

T-32坦克实验样车的研制工作,他手上另一张王牌是BD-2型

高速柴油机。科什金设想的新坦克为全履带式,用倾斜装甲

板制.造车体,安装BD-2型柴油机,并采用口径尽可能大的坦

克炮。科什金的设想与管理层意见不符,因此不能直接推出

他的设计,而是用A-20和全履带式A-32过渡型号来实现他的

设计,并以BT改进型名义上报军工集团审批。

1938年8月,科什金在莫斯科展示了他的新设计,并在军工集

团领导的面前,批评受到总参谋部许多人所钟爱的BT坦克使

用的轮履方案。他提出了一种更轻、更快、武器更好、装甲

防护更强的全履带式A-32方案。许多“老近卫军”都惊呆了

,认为A-32方案根本不可行。苏联国防人民委员会成员科京

的岳父伏罗希洛夫也持反对意见,好在斯大林也在居中调解

, 并请科什金研制A-20和A-32这两种车;但是斯大林似乎并

不特别赞成全履带式坦克,并要求科什金说明全履带方案的

优越性。

1939年12月19日,在T-32实验坦克基础上研制的T-34坦克获

准投产,但必须重新验收。为此,需制.造11辆坦克来进行工

厂试验和部队试验。同时,科京领导的设计局又设计了T-50

步兵伴随坦克。为了扼杀T-34,科京通过伏罗希洛夫辩称,

T-50和KB能履行所有坦克使命,言外之意是T-34没有必要投

产。

1940年3月,T-34坦克的命运到了十字路口,科什金的工

作受到管理层极大的干扰。经过据理力争,同意他再次说明

T-34应当投产的理由,并获准在莫斯科与KB坦克作对比试验

为了显示T-34坦克的优良性能,科什金和被挑选的乘员

组,将2辆T-34坦克以履带行军的方式开到莫斯科作对比试验

。此时正是寒风刺骨的冬季,科什金带着肺炎的早期症状,

与乘员组一起以充满自信的英雄气概,用12天的时间,把新

车开到了莫斯科。斯大林和国防会议的代表观看了对比试验

。机动灵活的T-34给斯大林和在场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KB坦克却显得很笨拙,样式陈旧。伏罗希洛夫礼貌地从外部

仔细观看了T-34,同时坦克工业人民委员、机械制.造部长马

雷舍夫又在车内、车外进行了检查,并对新坦克感到满意。

对比试验后,科什金和乘员组又将坦克开回哈尔科夫,也没

有出什么问题。3月31日T-34坦克获准批量生产,装备部队。

1940年9月26日,科什金因在冰天雪地上驾驶时染上的肺

炎引起的并发症而去世。鉴于科什金设计出T-34的特殊贡献

,1942年被追授苏联国家奖金获得者称号,并获红星勋章。

在T-34真正面向世界之前,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科什金的

名字,在T-34的出色性能表露无遗时,大家才真正发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