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前,合肥长鑫的DRAM正式投片,产品的规格为为8Gb LPDDR4。可以说,近期国内三大存储芯片工厂好消息接连不断。先是紫光麾下的长江存储宣布即将量产32层NAND Flash。随后,福建晋华与联电携手对镁光发起知识产权诉讼,福州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镁光公司数款产品在中国大陆禁售。在国家意志的推动下,中国存储芯片已然成为打破欧美日韩在芯片上垄断的第一个突破口。
合肥长鑫DRAM正式投片 为什么说形势依然严峻

顶层设计力图打破DRAM长期被外商所垄断格局

DRAM被广泛应用于各种电子产品,比如电脑、服务器的内存条,以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的运行内存中都有DRAM的身影。由于三星和SK海力士在DRAM的市场份额合计高达70%,因而韩国企业可以轻易操纵DRAM市场。

在三星等国外厂商恶意涨价的大背景下,在2017年,DRAM的价格疯涨,内存条被网友调侃“都快涨成金条了”。市场规模也从2016年的415亿美元提升到2017年的722亿美元,涨幅高达74%。中国联想、华为、小米等整机厂和中国消费者都深受其害。而三星则借着存储芯片大涨价一举把Intel从垄断了20多年的霸主宝座上赶下了。因此,如何打破三星、SK海力士、镁光等公司的垄断,则是国内存储芯片企业的当务之急。

其实,在2016年第四季度存储芯片大涨价之前,国家就已经着手布局存储芯片。当时国内5个城市对国家存储芯片项目进行了几轮的争夺,在几轮“淘汰赛”之后,国家存储基地落户武汉。原因就在于很多方面武汉比其他城市有优势,特别是武汉还有武汉新芯这家在存储芯片方面有一定技术积累的企业,这使得武汉有一个很好的载体去承接国家存储芯片项目。

不过,合肥在败给武汉之后,并没有气馁,反而在地方政府的主导下,决策继续做存储芯片。在资金上,投入了不少于460亿人民币,在技术上与日本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合作,因而有日本媒体报道这是尔必达前社长坂本幸雄对韩国三星、SK海力士的复仇之战。

用来打个比方的话,长江存储是“国家队”,合肥长鑫则是“省队”,而且长江存储与合肥长鑫做了分工,长江存储主攻NAND Flash,合肥长鑫主攻DRAM,这样就避免了两家企业重复建设和恶性竞争。

根据原本的规划,合肥的存储芯片工厂预计量产时间为2018年下半年,届时12英寸晶圆月产能高达10万片。不过,目前来看,这个指标要完成的难度非常大,希望合肥的存储芯片工厂能够早日实现预期的规划,把DRAM的产能提上来。
对于境外企业有一定技术依赖性

虽然合肥长鑫、福建晋华等国内存储企业纷纷传出好消息,但有一个事实必须明确,那就是在技术上,合肥长鑫、福建晋华对于境外企业都有一定的依赖性。

在最初,合肥长鑫是打算和日本前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合作,不过,这场合作随后就淡出媒体的视野,不知是坂本幸雄非常低调,还是其他原因,媒体上看不到后续合作消息了。

随后,又传出兆易创新投资合肥长鑫,并与合肥长鑫合作的消息。不过,兆易创新只是在Nor Flash上有一定技术积累,并在国外大厂纷纷退出Nor Flash的大背景下,兆易创新抓住了镁光和Cypress等大厂退出留下的巨大市场空缺,在Nor Flash市场上取得了商业上的成功,进而斩获了10%的市场。

在DRAM上,兆易创新是不折不扣的白丁。之前,业界传出兆易创新将收购美国的ISSI以便获取DRAM相关技术,不过这项收购后来又告吹了。据业内人士披露,兆易创新的DRAM技术,其实也是源自外商授权的,并不是自主研发,只是当了一回“二传手”,一些媒体对兆易创新捧得太高了。

同时,业界也传出合肥长鑫从中国台湾和韩国挖人的消息。虽然暂时没有明确合肥长鑫的具体技术来源,但技术源自境外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类似的,福建晋华的技术也是来自境外企业。

福建晋华选择了与联电合作的技术引进道路,由晋华出资,委托联电开发 DRAM 相关技术。由晋华提供三亿美元资金采购研发设备,并依进度陆续支付联电四亿美元,开发出的技术成果双方共有,整体技术完成后,再转移到晋华进行量产。

可以说,很多国内企业在寻求技术突破的事情上,第一选择还是与境外公司合作,或者是从境外购买技术授权。即便是挖人研发,也是让他们过去做过的技术重新实现一遍,对境外的技术和人才依旧有一定依赖性。
将面临三星、SK海力士、镁光、东芝等公司的绞杀

在很多行业,一旦中国人掌握了核心技术,十有八九就会白菜化。然后一个过去高大上的高利润行业,被中国人做成红海行业。同时,一大批过去金光闪闪的国外巨头破产或兼并重组。在这方面,面板行业就是最好的例子。

而三星、SK海力士、镁光、东芝、闪迪等公司为了避免存储芯片行业变成第二个面板行业,必然会对中国存储芯片企业进行绞杀。比如通过技术优势形成产品代差进行竞争,或打价格战的方式扼杀中国企业。

前不久,业界传出三星刻意控制产能,防止存储芯片价格下滑,极有可能是想在国产存储芯片上市前,再大赚一笔钱,存储充足的弹药,为将来和国产存储芯片打价格战做准备。

另外,国内合肥长鑫、福建晋华都不是IDM模式,这也是两家企业的一个隐患。
从实践上看,在技术上和商业上最成功的,都是三星、镁光、英特尔这些真正的IDM厂商,其他模式与这些IDM大厂的差距是非常明显的。原因就在于,IDM模式下,设计部门和制造部门之间的沟通成本要比Fablees模式低,而在Fabless模式下,设计部门和制造部门在技术细节上,不可能像IDM企业那样坦诚相待,肯定会有一点保留,一旦出了问题,两家公司极有可能陷入扯皮的境地。加上只有IDM厂商才有动力去用最好的工艺,Fabless厂商往往会选择性能次一些,但更加成熟、更加廉价的工艺。这就会使Fabless厂商的产品相对于IDM厂商的产品先天处于劣势。

正是因此,国家02专项总师、中国科学院微电子研究所所长叶甜春指出,“从模式上看,发展存储产业一定要走IDM的模式”。

在未来几年,合肥长鑫会面临非常严峻的形势。能否度过难关,重复京东方的辉煌,就要看政府有多少定力,以及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