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法国球队颜色“偏黑”引关注 德尚:“团结就是力量”

法国国家队7月10日在俄罗斯圣彼得堡。

新科世界冠军法国队可以算是近20年来竞技成绩最好的国家队了。在自1998年以来的11届大赛中(6届世界杯与5届欧洲杯),法国人闯进了5次决赛并收获了2个世界杯与1个欧洲杯。考虑到2008年至2012年法国队陷入的内讧与动荡,这一成绩显得尤为珍贵。而2018年世界杯的夺冠,更是令法兰西举国欢庆。

夺冠可喜,庆祝盛典冷落球迷惹争议

为了庆祝“蓝衣军团”二度捧得大力神杯,法国队与法国政府达成共识:在从俄罗斯归来后,亮相香榭丽舍大街,与法国球迷共同庆祝胜利,随后马克龙总统将在爱丽舍宫为他们举行庆功会。一切看上去完美无缺,但按照计划,法国国脚们前往爱丽舍宫之后要去位于协和广场的瑰丽酒店(Hotel de Crillon)就餐并入住。成千上万名在现场守候的球迷期盼能像1998年那样,看到球员从酒店阳台露面,向他们招手。但这一切都没发生,再加上今年球队大巴在香榭丽舍大街上的游行时间过于短暂,很多球迷觉得受骗,表示特别不满。

近30万人在7月16日下午来到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与协和广场附近等待蓝衣军团带着大力神杯到来,但夺冠大巴不仅迟到了2个小时,到达香街后更是十多分钟就草草结束前往爱丽舍宫。有些球迷在协和广场等待了几个小时始终没有见到足球队员,感觉上当,由沮丧到愤怒,他们向警察扔东西,并试图阻断交通。

回应争议,德尚:“团队精神最重要”

法国球队颜色“偏黑”引关注 德尚:“团结就是力量”

法国队主帅德尚接受法国电视一台晚间新闻电视连线采访。

18日晚,法国电视一台(TF1)晚间新闻连线法国队主帅德尚,后者回应球迷的不满:“诚恳地说,队员们只有一个心愿,就是再从香街走一遍……”,并解释说,“如果可以,我们当然愿意多花些时间和大家共同分享这一美好时刻,但庆祝活动的行程安排不是由我,也不是由足协和球队决定的,我们只能按计划走”。

另外,法国队在本届世界杯上采用的防反战术引发了包括比利时门将库尔图瓦在内的一些球员言辞激烈的批评。对此,德尚表示,可以理解“球员在冲动之下作出的言论,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话的分量。”他同时强调,“入选国家队的23名球员技术过硬是毋庸置疑的,但在比赛中更重要的是,要有团队精神,团结就是力量,每个球员都在这个集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在被问到是否会继续执教国家队时,德尚调侃道:“如果(足协)主席保持对我的信任到2020年,我就会一直干下去!所以大家还得忍受我两年。”

追逐潮流,“高卢雄鸡”称王社交网络

法国国脚们亮相香街时间短暂,后又缺席瑰丽酒店阳台庆祝。法国球迷们没法同喜爱的球星近距离接触,但却能依靠社交网络,得知他们的一举一动。法国足球队是这次世界杯最年轻的球队之一,他们也是社交网络的忠实用户。可以说,法国足球队是世界杯冠军,也是社交网络之王。以安东尼·格里兹曼(Antoine Griezmann)为例,他在推特上的追随者有530万人,比法国总统马克龙的粉丝整整多出200万人。这些追随者可以及时了解法国球员们在网上的动态,查看到他们在台前幕后的小故事。

尤其是法国队中的本杰明·门迪更是今年法国足坛中的知名网红。2017年,年仅22岁的门迪在摩纳哥队横空出世,风驰电掣的速度,大范围的奔跑范围与精准的传球使它成为了一名炙手可热的边后卫。但转会曼城之后的他遭遇了严重的伤病,直到世界杯前夕才勉强复出。长时间远离球场的他却因此开始了自己的网红之路。尤其是夺冠后在更衣室手把手教法国总统马克龙庆祝动作的短视频已经传遍社交媒体。

法国球队颜色“偏黑”引关注 德尚:“团结就是力量”

17日,门迪在爱丽舍宫。

而后在爱丽舍宫的接见活动中,网红门迪更是cosplay了一把共和国总统的感觉,引发网友热议。

种族矛盾,移民后裔比例引关注

然而相比与1998年的冠军队伍,本届法国队内的有色人种明显增多。在今年法国参赛的23人名单中,有色人种达到了16人,大大的多于1998年的7人。因此,许多不喜欢法国队的球迷戏称法国队为“非洲明星队”,称法国队的夺冠为“黑色人种”的胜利。

诚然,法国队内的有色人种比例远高于其他很多欧洲球队,但这些球员中只有曼丹达(刚果)与乌姆蒂蒂(喀麦隆)两人是出生于法国境外,而这两人也都是年仅2岁就已随父母来到法国。虽然作为欧洲大陆一个历史悠久的国家,法国并不算是一个纯粹的民族国家而更像是一个移民国家。法国社会对待外来移民的态度也非常宽容,只要能说流利的法语,对法国国家与社会文化有很高的认同感,大多数法国人都会认可其为法国的一份子。因此,法国自古以来就有着大量的外来移民,其中不乏佼佼者成为了法国历史上举足轻重的人。例如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拿破仑就是来自科西嘉的意大利人后裔;被誉为“欧盟之父”的法国政治舒曼是卢森堡人;前任政府总理瓦尔斯更是个地地道道的西班牙人,出生在巴塞罗那,直到20岁才入籍成为法国人。

外来移民在法国足球中一直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法国足球历史上的3代球王也都是移民的后裔:雷蒙德·科帕(Raymond Kopa)祖上为波兰人;米歇尔·普拉蒂尼(Michel Platini)是意大利人后裔;齐内丁·齐达内(Zinedine Zidane)的父母都是生长于阿尔及利亚的柏柏尔人。只不过由于二战后的非洲移民潮,有色人种大量进入法国,才令法国足球的移民裔球员显得更为明显。

其实当今的欧洲足坛,移民与归化也渐渐成为主流。放眼望去,英格兰,比利时,德国等强队内都有近半的移民或有色人种后裔。例如快乐足球的代表斯特林(英格兰),本届世界杯并列进球第二的卢卡库(比利时),德国中场大脑厄齐尔,甚至上届世界杯夺冠功臣,德国传奇前锋克洛泽也是移民的后裔。可见,移民在欧洲足坛已经成为了稀松平常的事情。这其中的原因既有全球化带来的人口迁移影响,也有二战后欧洲人口凋零,出生率长期低迷所导致的移民引进政策。随着社会进一步的发展,这种现象也只会越来越普遍。

但不可否认的是,相比于其他许多国家队内的移民裔球员。法国队移民后裔大多对法国的国家认同感极高,当年齐达内就因对法国的身份认同而被阿尔及利亚人成为“叛徒”。而现如今,以博格巴为首的一批有色人种后裔也是为自己“法国人”的身份而骄傲,在夺冠后更是高呼“共和国万岁”。这在一方面可以看出法国对于民族文化融合工作所做出的成效与努力。相较于不愿意唱国歌的一众德国球员,颜色“偏黑”的蓝衣军团恐怕更能得到本国人民的支持。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