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不把日本当回事是“愚蠢的”

日本在经济高速增长的过程中,实施具有深远影响的“国民收入倍增”计划,使得日本国民同步分享到了经济增长的成果。尤为重要的是,在实施计划的十余年里,日本社会形成了1亿人口的“中产阶级”,实现了国民收入与经济发展的同步增长,真正实现了国强民富的战略目标。这正是今天中国所需要学习的。

1963年,日本国内生产总值GDP是676亿美元,这样的经济规模GDP,相当于同期美国的11.4%、西德的70%、英国的78%。1966年日本经济实际增长率达到13%,日本在资本主义世界的GDP总量中排在美、德、英、法之后的第五位。1968年,也就是在明治维新100周年的时候,日本GDP超过西德,在资本主义世界跃居第二位,仅次于美国。从那以后,日本一直保持世界第二的位置,直到被中国超越。

这期间,日本人均国民收入年均实际增长10.4%,各个阶层普遍享受到经济高速增长带来的收益,基尼系数显著降低,从1964年到80年代中期,日本基尼系数一直保持在0.26的低水平,失业率保持在1.1%~1.3%的低位,劳资关系和社会矛盾缓和。日本用国民收入增长来带动经济总量增长,而不是用经济总量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增长的经验,值得中国学习和借鉴。

日本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日本经济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取得这样的成果,是因为日本把经济发展的目标,确定在全民收入增长之上,用国民收入的增长来带动经济总量的增长,而不是用经济总量的增长来带动国民收入的增长。以国民收入倍增为第一目标,经济发展就会井然有序,以GDP增长为目标,经济发展必然畸形扭曲。

经常去日本游玩的人或许没有注意过日本纸币上的那些人物。一千元日币上是野口英世,日本著名生物学家;五千元日币上是樋口一叶,日本著名文学家;而最大面额一万日元上那个目光坚毅、面色严肃的人,是教育家、思想家福泽谕吉。将这样的人印在纸币上,意味着日本人敬仰尊重那些知识渊博之人。

2016年10月3日,诺贝尔委员会将医学奖殊荣授予仅仅一人——发现细胞自噬机制的日本生物学家大隅良典。自此,进入新世纪以来已有17名日本人获得诺贝尔奖,距离日本2001年提出的“50年30个诺贝尔奖”的计划,已经实现了一大半。

从2005年到2015年,日本这十年的科研经费平均达到国内生产总值的3%,居发达国家首位,而2016年美国为2.8%,约4650亿美元。日本比美国投入比重还要高!大隅良典总结自己的探索经历,有一段话充满了画面感——“小时候热衷于飞机模型、半导体收音机的制作,夏天喜欢在小河里捞鱼、捕萤火虫、采集昆虫,手持网子在野外一走就是一天。采筑紫、野芹菜、木通、杨梅、野草莓,能够感受自然的四季变迁。”

对大自然和周围世界保持一颗好奇心,是引领诺贝尔奖获得者走进科研世界的原始原因。日本教育的秘密其实很简单:1981年诺贝尔化学奖获得者福井谦一在《直言教育》中写道:“在我的整个初中、高中时代,给我影响最大的是法布尔的著作,《昆虫记》、《阿维尼翁的动物》、《橄榄树上的伞菌》...他于我可以称为心灵之师,对我的人生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日本是一个有着千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的国家,虽然日本和世界上大多数发达国家一样,正在走向老龄化,但日本绝不是一个没有创造力,正在衰败没落或者说一无所有的国家。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经历过日本占领新加坡、日本在二战中的毁灭以及不屈不挠重新取得辉煌的时期。清醒明智的李光耀生前多次告诫国民,不把日本当一回事是“愚蠢的”。

正如牛津大学名誉校长彭定康所言:“自2002年以来,日本人均收入增长高于美国和英国;即便在经济衰退最严重的年份,失业率也从未高过5.5%,日本社会凝聚力依然强大,通过巨额海外投资,日本公司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面向全球,日本目前仍然以相当大的优势,保持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地位,从平均水平来讲,日本国民的富裕程度超过中国公民。”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