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七)阅兵

建国60周年隆重的庆典活动虽然结束了,但它的余音仍未淡去,一幕幕精彩的画面依旧在我们的脑海里显现,尤其是那整齐划一、威武雄壮的阅兵方阵依次通过天安门的时候,电视机前的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无一不激动得热泪盈眶。此刻,我也想起了我的一次参加阅兵的经历。
那是入伍后的第二个建军节,我们连抽了不少人和其它连的男兵一同组成了一个方队,准备参加舰队司令部直属机关部队的八一阅兵式,接受南海舰队最高指挥官的检阅。受阅前,我们只是利用早操的时间进行队列训练,主要是练习齐步和正步,训练强度肯定是和北京的大阅兵没法比的,但由于正值南方炎热的夏季,我们为之流了不少汗,比平时辛苦是不用说的。
那次阅兵虽然不能和北京的国庆阅兵式比,但能参加也是挺不容易的,当兵四年,舰队也就进行过那么一次阅兵,稀罕得很呢。记得我们通信总站有两个方队,一个男兵方队,一个女兵方队,而女兵方队经过的时候,首长们也是报以热烈的掌声的,事实证明,电话台的女兵们走到哪里,哪里就灿烂。
所有的方队都是徒手行进,虽然我们手中没有钢枪,脚上没有皮靴,那阵势也还是蛮不错的。当我们雄赳赳气昂昂地正步走过主席台,听得口令一齐向右看,冲着司令员们高呼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的时候,心情也着实激动了一把,呵呵,真正的军人的风采原来就是这样体现出来的。
(八)进入角色
涓涓细流,归入了大海,不见了自己的,却永远存在。我们来到了战备执勤岗位,坐到了收信机前,不见了往日的自己,却真实存在,存在于部队这个蓝色的海洋。
一切都很新鲜地摆在了我们新兵面前,我们早已把自己当做了一个战士,一个随时随地冲上战场的战士,虽然这里听不到枪声,看不见硝烟。清晰的记得第一次执班的情景,激动是不用说的,那种倾心的感觉真的无与伦比。当老兵手把手教我怎样在正点发通播的要领时,我是虔诚的;当我用颤抖的心伴着颤抖的手,第一次敲打起电键,向南海的海面舰艇发出嘀嘀嘀哒、哒嘀哒嘀哒哒嘀哒的时候,我是自豪的,就象是从事一项多么重要的使命一样庄重,一样神圣。更令我想不到的是,我们值班的那座1号楼,是南海舰队的最高指挥中心,舰队司令员就在我们隔壁。
四班五运转的值班其实是很辛苦的,紧张时还会改成三班五运转,有时还两班倒。而对于刚进入状态的我们,干什么都不觉得累,全神贯注地守听,仔仔细细地辨别每一个微弱的信号,生怕漏听,如果出现别的台转告说有舰艇在呼叫你,请注意守听的话,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所以,我们不像老兵那样悠然自得,只要一上机便是十分地投入的了。
不久,我便开始失眠了。守听的精神紧张,无定律的值班时间,混乱了我们的生物钟,打乱了我们的生活习性,再加上连队差劲的伙食,吃不下睡不着的滋味真的折磨人,脑袋成天是昏昏沉沉的,我失去了往日的轻快。老兵告诉我,等到你当老兵的时候就好了,到时你也可以休一个夜班。
天啊!
(九)月光下
喜欢看月亮,特别是月圆的时候。下机休息,更多的消遣就是看月亮。一个人,静静地来到报房外面的走廊,沐浴在皓洁如玉、清澈似水的月光下,任思绪纷飞,凭心歌流淌。
我时常对月亮说,我想家了,想念爸爸妈妈。每到这时,月亮总是微笑着,轻轻地给我一个吻,欲打消我的思乡之郁。这时的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什么叫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那一阵我真是好寂寞,好孤单。
每每这个时候,带我的老兵总会来到我的身边,用力地拍拍我的肩头,一句话也不用说,一起看月亮,一同分担寂寞的怅惘。
深夜的司令部大院的确很宁静,很怡然。月光下,1号楼前的杨桃渐渐开花,渐渐成熟,散发着诱人的清香。寂寞的时候,老兵常常带着我钻进果林里偷杨桃,还有人心果。记得第一次偷果子的时候我汗流浃背,胆战心惊,站岗的那小子眼尖着呢,一但被逮着了,很丢人的啦。我紧张地跟在老兵的后面穿行,老兵却镇定自若,显得若无其事的样子,看来绝对是大内高手。
也记不起我们偷过多少次了,而每一次过后,我都会忘记寂寞,忘记孤单。
(十)战友情
入伍第二年的春节后,母亲要来湛江看我了。
她是年前到桂林探亲,看望我那从未谋面的八十多岁的姥姥的。桂林离湛江已很近了,母亲说在不影响我部队工作的前提下她会来看我。她还带来了我的小外甥兵兵,那小家伙快五岁了,生下来我这个当小舅的可没少抱他。
连领导听说我母亲要来,都十分关心,安排了住处,还派了吉普车去火车站接站。战友们也很热心,帮我收拾房间,有的还拿出自己的线毯被褥什么的。记得我那小外甥还把尿尿在了线毯上,我那战友都没让我洗,真让我感激不尽。期间,连领导还放了我两天假,让我陪我的母亲,还派车让我带我的母亲去湖光岩游览。打电话给蒋律等几个老乡,他们也从远在廉江的12号赶过来了,一同去了湖光岩。在那里,驻地湖光岩附近的赵强等几个老乡也十分热心,跟着跑前跑后地照应着,我那小外甥所受到的礼遇更是一级的,没少让我们的战友抱。
让我很感激的是,母亲离开的时候,我向连领导提出想送他们到桂林。本来我很有顾虑,因为我还是一新兵,提出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了。让我没想到的是,领导很爽快地同意了。
所有的一切都让我深深体会到部队这个大家庭是多么的温暖,领导和战友们的关爱是何等的深切。我从心底里感激他们为我所作的一切,也使我明白,战友同志之情是任何感情所代替不了的,我深深地爱上了部队,爱上了那些朝夕相处、并肩战斗的战友伙伴。
当时的指导员叫孙胜学,连长张永奎,副指导员王建平,副连长康树启,司务长董明德,还有孔令敏、王志涛分队长以及刘克沛等十多位一分队的战友们,分别快三十年了,不知你们现在怎么样了?
(十一)成长
报务兵的值班生活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我们的任务就是守听,负责与海面上的舰艇的通信联系,其重要程度是不言而喻的。除了正常的五班四运转的通信值班外,每天上午补觉,下午训练,晚上活动,这样的按部就班好象很少改变,除了遇到海上有情况,实行战备状态。
那时中越自卫反击战刚刚结束不久,虽然战火已经平息,但紧急事件还是常常会出现的。记得一次前苏联有一舰队在北部湾游弋,海情一度非常紧张,为保证通信畅通,随时随地准备开战,我们全连进入了二级战备状态,实行了二班倒,轮番作战,所有力量全部扑在了战备值勤上,每个海面上的舰艇都安排了专门机器专门人马进行守听。连领导也亲自上阵,全体指战员精神高度集中,一点都不敢懈怠。收发报我们新兵是插不上手的,领导都指定几个老兵负责,重要的都是分队长亲自操作,生怕出现差错。经过几天几夜的对峙,苏联舰艇退却了,我们也圆满完成了战备任务。任务是完成了,但心中不免还是有点遗憾的,要是真打起来就好了,我们也不枉来南舰一回了,我们私下里都这么说。
经过这几次的磨砺,我们这些新兵渐渐成长起来了。
(十二)青涩年华
舰队司令部电台的报房原本是在1号楼的,据说是司令员嫌报房的噪音太大,不久被搬到2号楼了,我们值班的地点也转到了2号楼,只留了一个收海情报的在那里。
2号楼的东边,有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不用我说,大家就知道是什么了,呵呵,电话台。我们2号楼报房走廊的东边直对电话台,那些女兵们的芳影全在我们的扫瞄之中,这下可好,原本下机无聊的男兵们有事可干了。新兵一般还挺老实的,可老兵油子可真是如鱼得水了,下了机,一边哼着小曲,一边自然而然地度到了那走廊的尽头。品头论足是不可少的,我们不认识的,叫不出名字的,在他们的感应下都入了道,不久便发展到了给某些女兵们起外号的地步。可惜好景不长,我被调到连部当了文书,这么好的风景暂时欣赏不到了。
电话台的女兵们确实挺厉害的,如果在路上相遇,她们能镇定自若地和你行注目礼,而我们男兵却都红着脸,狼狈地低下头或转过脸去。记得有一次晚饭后,我们几个老乡在宿舍楼下抽烟聊天,我突然发现云江面色突变,满脸通红地把头低下去了,我真纳闷这小P孩是咋了,下意识地转回头,原来两个电话台的女兵已经走近了,估计她们是去总站办事的。我们都开始嘲笑起云江来,后来也都自嘲起来,哈,男兵们都这么没用么,平时在背后议论起她们浑身是劲,现在见到女兵怎么话都说不出来了呢?嗨,女孩子穿起军装来确实养眼。[size=10.5]
[size=10.5] 电话台电传班的女兵们因工作上的原因与我们接触较多,常有女兵送报到我们报房,我们见她们来了自然都很高兴,但只会傻笑,绝对不敢多说话的。后来我们大家都和谐了,值夜班的时候吃夜餐,常打电话问对方有什么好吃的可以交换一下。随着兵龄长了,脸皮也[size=10.5]那[size=10.5]薄了。

还记[size=10.5]得那部热线电话吗[size=10.5]?那就是1号楼[size=10.5]直通电传[size=10.5]班用[size=10.5]收[size=10.5]的那部摇铃[size=10.5]的有线电话[size=10.5]。因[size=10.5]我[size=10.5]在1号楼值[size=10.5]班的只有一[size=10.5]人,可以想像煲电话[size=10.5]的感[size=10.5]是何等的奇妙了。

[size=10.5]

(十三)结束篇

这段日子,心血来潮,写了一点三十年前军旅生活的片段回忆,不成文的,给自己,也给相关的友人一杯清茗。淡淡的清香似乎还未散去,浓浓的回忆却使我喘息未定,有点怅然若失。时光如此匆匆,三十年弹指过去,不觉太阳已经当头,秋天已渐深了。
此时,我从书柜里取出一本影集来,翻开之前用手轻轻地抚拭。影集里面帖的是我当兵四年所有的照片,有自己的,也有战友的,也有和战友们合影的。这影集封页虽有磨损,风光画面的色彩也不再鲜艳;里面的照片虽已泛黄,帖照片的像角也有开裂,而盛载的我那封存的记忆却依然如新。
翻开这本影集,我会看到河唇训练队门前那几棵高耸挺拔的木棉树,我会看到司令部大院道路两旁那盛开的紫荆花,我会看到霞湖边那缠绵的长青藤,我会看到海滨公园那片茂密的椰树林。
亲爱的战友啊,你可曾记得我们一起坐着大卡车去海康拉稻糠的情景吗?还记得我们为支援地方抗旱,一起跳到湍急的水渠里,手挽着手组成一道人坝的情景吗?还记得我们肩并肩一起逛红旗路,买走私表,一起过渡船去麻斜登舰艇的情景吗?还记得我们整个分队全体剃光头,在露天电影场一齐脱帽,引来电话台女兵哄笑的情景吗?还记得我们参加司令部组织的歌咏比赛,一起高唱《志愿军战歌》的情景吗……所有的一切你都是不会忘记的,我深信,因为我没有忘记。
这本影集是我的一小笔财富,我喜欢这笔财富,落寂的时候,凭窗而坐,捧一杯清茶,燃一支香烟,取出它再专心翻看一遍,再沉思默想一番。这时,怅然的情绪是会慢慢淡去,而我思念的战友们的音容笑貌却仍在我的眼前飘浮。每到这个时候,我会轻声地对着你们说:你们还好吗?
虽然是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们都先后离开了部队,彼此天隔一方;虽然在那里我们也有过苦恼和迷惘,有过挫折和失落,或因不谙世事犯过错,但军旅生涯给我们打上的那份印记和部队生活给我们留下的那份思念,大概是不会随着岁月的流逝而磨灭的了。
我守候着这本影集,就像守候着我的青春、我的情谊。那一张张充满朝气活力的脸庞和一双双明亮清纯的眼睛,总能给我慰藉和自信,让我知道,当我已人到中年的时候,实际上青春并没有离开,友情也没有远去。此时此刻,仍然有许多谋面的和未曾谋面的战友彼此关心着牵挂着,给我带来的多是喜悦,多是温情!
我守候着这本影集,把它当作心灵的憩园。在这憩园里,永远有战友等待我,无论是近在咫尺、还是远在天涯;而我,也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风雨阴晴,都会永远守候着一颗颗挚诚的心!
祝战友们事业辉宏,合家欢乐,幸福安康!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