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一九七九年底,我远离家乡赴湛江,在南海舰队通信总站服兵役,距今已近四十年了。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里,撰点文字,以表达自己对四年军旅生活的怀念之情。
(一)应征
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这句话,凡有过当兵经历的人大都会这么说,我也会这么说,但我真正理解它说的是什么的时候,四年的军旅生活已渐行渐远了。
三十多年前,一个刚刚长大的小男生,是说不出来的青涩,说不出来的燥动。有点迷茫的我们,不知道人生的路该怎么去走,向社会索取了十八年,该怎样去返哺,父母养育了我们十八年,该如何去报答?我们还真不知道。两次高考,两次失败,没有过多的挫折感,也没有太多的懊恼,有的只是一颗蠢蠢欲动的心。漫无边际的游荡是我们排遣寂寞、消磨时光的方法,我们还不懂得珍惜,时间实在是富余。
海军要招兵了。当兵去吧,我对自己说。生在军人世家、没少受革命传统教育的我,从小就非常喜爱当兵的人,每每身着军装的帅哥靓姐从身边走过的时候,我的周身热血是会沸腾起来的,心跳也会加快。
当兵去吧,我再一次对自己说,然后去对父母说,他们都很支持我的决定。接着去对发小蒋律说(怎么就没对同样是发小的周崧嵩说呢,为这事我们俩没少挨崧嵩骂:真不够意思啊)。我们去报名了,接着就是体检,政审,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地进行着,很快我们接到了南海舰队的入伍通知书。
19791127,这一天,我平凡的社会人生算是开了一个好头吧。
(二)告别
父亲在外屋默默地抽着烟,母亲站在我的身边,看着她儿子笨拙地收拾行李。儿子要离开家了,心中的不舍油然而生。没有过多的叮咛嘱咐,更没有伤心淋涕,有的只是一种和谐,一种默契。他们知道儿子欲言又止的是什么,我也从母亲那慈祥的目光中读到的是什么。鸟儿羽翼渐丰,是到离巢的时候了。
这是一个无眠之夜。
天没亮就起床了,很认真地把自己打扮了一下。镜子里的少年身着崭新的军装,少了几许羞涩,多了几分英俊。妈妈给我打了荷包蛋,又塞给我一叠钞票,我只留下15元,也许是想轻装上阵、萧洒走一回吧。
父母、姐姐送我来到了兵站,地方领导热情洋溢地讲了话,还给我们戴上了大红花。
我们列队行走在大街上,道路两旁欢声笑语,锣鼓喧天,满是前来欢送新兵的人群。有生以来,我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是光荣、什么是骄傲、什么是自豪。
轮船码头。一声汽笛长鸣,我们仿佛听到了远方的一个神圣的声音在召唤。当再次回过头来看看亲人的时候,我分明看见,我的父亲眼里噙着泪花,我的母亲发间闪现着银光。泪水情不自禁地夺眶而出,从我脸上淌下,滴在了这片深情的土地上。
(三)踏上征程
中午时分,轮船载着我们,离开了美丽却还贫穷落后的盐阜大地。
据说这次盐城到南海舰队服役的海军新兵达300多名,在我们前面已走了一批是到舰艇上的,那可是真正的水兵,我们这批大都是通信总站的地勤兵。
在船上,我们吃了第一次公家的饭,领了第一次公家的钱(6元津贴),换来的却是不一样的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宁人兴奋的。
轮船缓缓地行驶着,漂过运河,渡过长江。第二天中午,大队人马才在江南重镇镇江上了岸。我们将在这里转站,前往目的地湛江------海军南海舰队司令部驻地。
令我没想到的是,我生平第一次坐火车,竟是铁皮闷罐车。
灰黑色的车箱,只有四扇小方窗,最多能同时伸出两个人的头颅。底板上铺垫的是芦席,稍不留意便会扎破手指。大家和衣躺着,一个紧挨一个,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也常拿出口琴,吹上一首愉悦的乐曲,和大家一起逗乐儿,此时,我们似乎都忘却了离乡的感伤。最可笑的是,每次到兵站点新兵们下车抢饭吃的情景,大家一涌而上,争先恐后,没有一丝一毫的拘谨,因为几次下来,动作慢点的,肯定会吃不饱肚子的。
火车哐当哐当的,人也忽悠忽悠的,五个昼夜的行程,让我们模糊了季节,模糊了日期,甚至是模糊了时间。随着火车不断地南移,南国的气息也愈来愈浓了,我们每个人的心也愈加激动起来:祖国的南海边疆啊,我们来了,来接受你的洗礼了。
(四)新兵生活
我们被卡车带到了一个叫河唇的很不起眼的小镇,南海舰队通信总站的一个训练队就设在这里。
我被分在了二排四班。班长叫于怀柱,78年的老兵,很憨厚的一位河北汉子,算是我军营生活的启蒙老师吧。班长把我们领到了宿舍,首先作了自我介绍,然后一个个点了名,算是认识了。接着就是分床铺,记得我分在了下铺,上铺是崔桂林,对脚的是大帅哥赵强。在班长的指导下,我们开始学着整理内务,新兵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新兵生活是紧张而又辛苦的,除了每天的队列训练,还要学习军事条例等等,所有当过兵的人都经历过这道门槛,其中的酸甜苦辣都尝过的,这里就不再赘述了,只说几件大家都记忆犹新的事。
其一就是整内务,叠被子。叠被子是一件艰难而又复杂的工作,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被子叠得方方正正,如同豆腐块样,大家真是下足了功夫,费尽了心机。新被子膨松而又柔软,有的新兵不敢晒被子,有的还在棱角边沿处喷上温水,因被子都是将里子朝外叠的,不久棱边就变黑了。
其二就是队列训练时,有的新兵老是扭过脸,不敢正视前方。因为在我们的正前方都是女兵们,一不小心和谁对上眼,怪不好意思的,为此没少挨班长训斥。
第三当然要数紧急集合了,那三声急促的哨声最是让新兵跌胆吊魂的。我们时常相互打听夜里搞不搞紧急集合,都一无所获。为了应付这一残酷的时刻,有的人甚至提前打好背包,和衣而卧。有一次紧急集合,我还被排长拉到队伍前面展示了一下,原因是我的背包全散了,为这事我难过了好几天。很是嫉妒那此女兵们了,为什么她们每次都是那么镇定自若,一点没有慌乱的迹象呢?
还有一件令大家都难以启齿的事。由于我们是北方来的,因水土不服很多人都生了体癣,我们都叫它烂DAN。奇痒无比的,十二万分地折磨着每一个不幸的小子,卫生员发的药水就好像是专拿我们新兵开心的,用过的帅哥们无一不手舞足蹈、呀呀嚎叫,场景十分悲壮。现想起来,新兵生活还真有点荒唐可笑呢。
三个月一晃就过去了,其间,我们还度过了离开家乡的第一个春节。直到我们手捧鲜红的帽徽领章的那一刻,我们才真正体会到当上一名光荣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是何等的幸福。
(五)鹤地水库
河唇,南国很小的一个镇,如果不来湛江当兵,估计也不会很快就知道它的存在。就是这个不起眼的小镇,却有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那就是鹤地水库
记得在新兵训练期间,部队安排我们参观了鹤地水库,先是小水库,好像还有座小型水电站,后来便用大卡车载着我们浏览了一遍大水库。宁人非常遗憾的是,主库区这么好的风景,我们也只是一瞟而过,脚连地都未沾。然而,她的美丽却深深地烙在了我的脑海里。
鹤地水库是一个人造海,为了解决雷州半岛时常干旱截江而成。宁我不解的是,它为何叫鹤地这个名字?
那天天气奇好,登车远眺,一望无际的大水库尽收眼底,泛泛的湖水湛蓝湛蓝的,波澜不惊,深不可测;无数的洲岛郁郁葱葱的,大小相间,形如落珠;白云倒映在湖水里,水天一色,浩如烟海。四周静静的,不见人影,不闻吠声,只听得鸟儿断断续续地鸣叫着。身边的战友们也都无声无息的,贪恋地欣赏着这人间美色。
三十多年过去了,令人难忘的鹤地水库会是什么样子了?还是那么秀逸如玉女、大气如鹄男么?
(六)报训

历时半年的报训生活很是平淡,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期间,本人做了一回小班长(当然是不算数的),管着七八个人,还蛮有成就感的。
报务培训没有什么理论知识,其实就是把一个正常人变成白痴机械手。练抄报从写字母、数字开始,戴着耳机一边听音响器发出的电码,一边记下对应的字母数字,慢慢提速;练发报,也是从敲打电键开始,一个字码一个字码地练,慢慢提速。练抄报,头疼,一堂课下来头晕目旋,满耳朵里尽是挥之不去的嘀嘀哒,哒哒嘀的电码声;练发报,手疼,一堂课下来,手腕乏力,手指疼痛,教官还总是给你把电键上的弹簧拧得紧紧的。因为开始是练跪式发报,不到半个月,我们所有人的中指背都磨破了,钻心地疼。教官说了,要磨出老茧来才能改练立式发报,实是可恨。
我们这批盐城兵不少是城市来的,调皮倒蛋的大有人在,有些人是大错误不犯,小毛病不断,一遇教官不在,就不好好训练了,有时还大声吵嚷。但教官是不买你的帐的,吵,吵什么吵?县城的怎么了,有什么了不起的,79年兵还是北京市的呢。特别记得那个天津籍的教官训斥的这句话,听了挺噎人的。后来,又来了个教官叫孔令敏,性情倒是挺温和的,听说他曾在全海军大比武中获得一级技术能手称号,从他那不紧不慢的样子真看不出他是个技术高手。孔教官常带领我们训练,他发报的声音和自动发报机没多大区别,流漓酣畅,悦耳动听,听他的发报我们跟着抄,甚至比自动发报机还顺手。我很崇拜他,用当今的话说称之为偶像一点不为过。在他的带领下,我们收发报的技术进步很快。
南方的夏季干燥酷热,让人感到特别漫长。那时的生活条件还是挺艰苦的,教室里有电扇,宿舍里可没有。痱子是不可少的,皮肤上的汗斑也出来了,再加上那个烂DAN,真不知那第一个夏季是怎么熬过来的。
冲个凉是件很幸福的事。天气干旱,营区老是断水,时常是半夜才有水。水是蓄在一个长方形大水池里的,经过白天的曝晒,水里面的细菌繁殖了,洗在身上总是痒痒的。我们营区外不远处有一口水井,有的战士晚上就跑到井口边洗澡,被老百姓告到部队来了。后来我们又时常偷偷跑到很远的水渠那里去洗,队里领导知道后我们又挨批了:那个水渠水流是很大的,一不小心掉下去会出危险,在那里洗澡,让老百姓看到了像什么样子啊。
很快半年过去了,下连队前,训练队汇了餐。很遗憾的事竟发生在我们盐城兵身上了,会餐快结束时,有人摔盘子摔啤酒瓶子,餐厅里是一片狼藉。这件事还惊动了总站领导,据说首长很生气,好在后果不严重,没有人受到严厉处罚,可这一事件的发生让我们盐城兵的声誉很是受损。
十分感谢孔教官把我带到了总站的二营三连,呵呵,那可是在湛江市里哦。一起的还有崔桂林、陈群、陈月东、杜林、张云江、孟华等十几个盐城兵。同样的,也十分感谢所有的训练队的领导和教官们,在他们的关心教导下,我们迈开了军旅生涯艰难的一大步。
非常之羡慕电传班的几个男兵了,他们和女兵们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感觉一定是好极了,半年的时间呢。我们当兵四年,和女兵们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加在一起的时间总共才有几个小时呢?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