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作者:灯二团刘俊奎

7、关于美军的二、三事。

我因右小腿骨折,在野战医院住了42天。这一不幸的事却因祸得福,得以和各部队的人物接触,从而多了解了一些战场上发生的事。一位高炮連级干部战斗中负伤住院。他津津乐道地和我讲述说:一个被俘的美军上校飞行员在被审讯时提出一个问题,中国军队是用什么先进的武器打下我的飞机?我方告诉他,我们是用普通的高射炮、高射机枪、甚至有二战时期的85口径的高射炮时,他不相信中国能用这种陈旧落后的武器击落美F4、F105等先进的飞机。我方带他到炮阵地上察看,並让他观看了一场战斗。当他亲眼看到美机被高炮击落后他服气地伸出大拇指,表示对我军的赞赏,说,奇迹!只有中国军队能创造这样的奇迹。不过,美国空军也创造过另一种奇迹。66年初,在外苏防区一次战斗即将打响前,突然一架F105美机莫名其妙地坠落在防区外,飞机较完整。战斗还没打响,美机还没进入防区飞行员却弃机跳伞,后被抓获。经审问得知,他知道中国高炮部队的历害。他说,被高炮打下来不如自已先跳傘逃命。从此事看出美军飞行员的惧战怕死的心态。这与我英勇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英勇顽强不怕牺牲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形成多么鲜明的对照。

67年大约年中,我随七连转驻太原。太原防区重点保卫目标是太原钢厂和发电厂。太原是越北最重要的工业城市,是越南主要的钢产和能源基地,又是一处交通枢纽。这些工厂全部是中国无偿援建的。所以,美军把太原做为重点轰炸目标。

高炮62师保卫太原防区作战中战绩优异。有报导说62师作战91次,击落击伤美机179架,曾创造了一次战斗击落击伤18架美机的最好战绩。在太原防区有几件事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太原市有一明显目标,即一根高一、二百米的巨大的烟筒。烟筒中段有一南北通透的大洞,是美机用导弹打的。我曾因公事去62师师部,回来时迷失了方向,最后还是靠烟筒的洞给我指明了方向。我从报纸上注意到有关报导说,七六年越战结束后,在越方请求下中方帮助修复了钢厂和发电厂没备恢复了生产。可是,越南背信弃义,恩将仇报的对待中国,对中国采取敌对政策,以至发生三年后的中越反击战。我从原铁道兵龙参谋长10年前组织的赴越为铁道兵烈士扫墓祭奠的纪录片中得知,中越战事之后越方因管理不善,两厂频临倒闭。于是越方又请求中方帮助增修两厂没备,协助两厂的生产管理。在中方人员全力帮助下,钢厂和发电厂在短时间内恢复了正常生产,逐渐扭亏为盈。我特别注意了录象光盘中展现的那根高耸的大烟筒。被导弹打穿的大洞己被修复,从远外看明显粗大,显得和烟筒整体极不协调。在太原钢厂某地的一处路边,我们发現一颗未爆炸的巨型炸弹。我们停下驻足观看。呵!个头真大,虽然没有尾翼也有一人来高。弹体内的炸药己被老百姓掏空。听62师的人员说,美机在太原投了这颗3000磅的炸弹,在弹内发現写有“我们反对屠杀无辜的人”的纸张。这可能是这颗炸弹未爆炸的原因。看来美国人民的反战势力不可低估。

8、一次打胜了的“敗仗”。

这个故事是我在住院时听一位炮兵病友讲述的,后来到七连后又听周围的炮兵说及此事。因只是听说,所以前面未敢面众。一次夜间敌机偷袭,一架敌机从外苏防区擦过,窜入南面的北江防区。我防区没开灯开炮。只听到北江防区有零星的几声炮响。一会又平静了。北江防区防空部队受到上级严历批抨,要求对贻误战机做出严肃处理。原来,那天夜里风雨交加,炮兵们为高炮穿上了炮衣。警报后多数炮来不及进入作战状态,敌机已经临空。只有某炮连的几门炮在来不及摘下炮囗套的情况下向已远离的美机开了几炮,所以上级认定这是一次失利的战斗。后来,在远离防区的某地传来有美机坠毁的消息。几经查证,那天夜间其他防区都未开炮,只有北江这几门炮伧促的开了火。最后认定就是这几门炮击落了美机。后来这个防区到底是开的检讨会还是庆功会就不知道了。

9、再说点紅卫兵的事。

文化大革命期间的红卫兵有一句响亮的口号:让红旗插遍东南亚。为实現这一革命理想,红卫兵们打着红旗雄纠纠,气昂昂地向越南出发。他们涉河流,钻密林,越高山,想方设法偷越国境。有的被抓后送回国内,又再次越境,有的三次越境才躲过被抓,边防人员也是防不胜防。有一队红卫兵越境后沿着铁道一路南下,走到了宋化防区的重点保卫目标宋化铁桥。恰巧这时美机空袭宋化防区,这队红卫兵竞跑到美机轰炸的重点目标铁桥下躲避美机轰炸。红卫兵的举动吓坏了高炮兵。因为上级有指示,要全力保护好过境的红卫兵。炮兵明白没别的办法,只有更狠地打击美机才能有效世保护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红卫兵。这一仗的高射炮火异常猛烈,多架美机被击落。红卫兵看到美机被击落,激动高兴地揮舞红旗大声欢呼,炮兵们看了又惊,又气,又可笑。……战斗结束了,红卫兵们有惊无险被“押”回前指。这样的红卫兵类似的事举不胜举。有些红卫兵坚决要求参军执行援越抗美这一国际主义义务,经上级批准一部分红卫兵被同意留队参战。随后出現了许多诸如在战斗中英勇牺性的“英雄红卫兵赵建军”烈士这样的模范典型人物。我在带领宣传队期间曾观看过东线前指和西线六十二师战地宣传队的演出。发現各队都有一批女队员。这些都是留在前线的红卫兵。她们在舞台上显露出红卫兵们朝气蓬勃的精神面貌,为这些运离祖国在异国他乡的军人价带来了国内文化大革命的信息,也更让这些勇敢坚强、长久远离女性的男子汉们为之眼晴一亮。

10、野战医院见闻。

我因腿伤在野战医院住了四十多天。野战医院位于八十多公里的一个山凹里。四周是高耸的山崖,高大茂密地林木把院址摭的严严实实,真是个安全的地方。我记得美机多次空袭防区,病号们从未钻过防空洞。西边的崖壁上有一巨大的山洞,千八百人活动也富余,各种医疗没备,不同疹室,手术室俱全。病房就是山脚下几排竹棚屋,躺在床上透过屋顶可数星星。一天早晨天还没大亮,只听一个伤员大声尖叫,惊醒了全屋人。大夥一看忍不住大笑。原来一只猴子正坐在他肚子上。尖叫声惊醒了同病室的人,也吓跑了猴子。原来病人刚作完腹部手术,还处于麻醉昏迷状态。因病人的各种食品较丰富,早就引得山上的猴子常来“做客”。这只猕猴趁天还沒亮钻到屋内寻找食物坐在了他的肚子上,让这位伤员提前苏醒了。山上的猴子很多,见人们无恶意所以胆孑越来越大。一天早晨值勤的轻伤员。们给大家打水,可水捅不见了。后来发現水桶挂在半山腰的一颗树上。谁干的坏事,反正这些伤员没这个能耐。旁边病房一个伤员缠的绷带被猴孑拽着往山上跑,伤员疼的大叫。大家七手八脚赶跑了猴子抢回了綳带,没办法,重新包扎吧。与敌机斗,与困难斗,还要和这些猴子斗,有意思。在医院也是观察了解每次战况的好机会。每次空袭时,大家都紧张地盯着山谷医院的进口处。战斗如有伤亡救护车辆会急驰而来。我曾几次见过混身是血的伤员匆忙地被抬进山洞手术室。我们真希望永远见不到这些战地救护车的影子。战地报导中宣传报导过不少医护人员的动人事迹。每次战斗打响前,他们隐蔽在距阵地最近的地方,以便以最快速度冒着敌机轰炸的危险抢救伤员。一次战斗中一位伤员被泥土堵滿了口鼻,人已窒息。一护士见状不等车到医院,用钢笔上的管子刺进伤员喉管,让其能暂时呼吸,抢救了这位伤员的性命。为此,该护士荣立三等功。这正是医护人员也英雄!

11、机警的战士。

灯二团政治处主任高英,是抗美援朝经受过战火考验的老同志。听说这位老同志不怕炮火,不畏艰难,唯独怕蛇。他听到“蛇”字脸就发白,看到蛇双腿就打顫,舌头半天缩不回去。越南的热带丛林环境正适合各种蛇类的生存。在越南,蛇真是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打不尽,防不住。一天,高主任正在营部一竹棚内伏案办公。突然,一条一米多长的毒蛇从棚顶探大半个蛇身伸向高主任的头顶,高主任却全然不知。正在这时一名战士推门进入看到了此情景后大吃一惊,怎么办!他灵机一动,带着微笑的说:高主任,您出来一下,外面有人找您。高主任放下笔离开桌子走到门外。“谁找我?”,高主任没看到有人找。这时,这位战士笑咪咪地说:“主任,没有人找您。”他让高主任在门口一看,蛇己爬到桌上。只见高主任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如果这位战士大声呼叫“有蛇!”,高主任当时会是怎样一种壮况?大家都说高主任多亏遇到了这位机警的战士。

援越抗美战场上干部战士不仅要经受战火的考验,还要克服在艰苦、恶劣的生活环境中遇到的许多困难。入越后,营、连部多选择在一号公路西侧山脚下茂密的树林中。住房就是用树干,竹排搭起的棚子,不挡风,不摭雨。灯站的同志们就更苦了。基本上都是在山头上挖个半地下式的用木棍支起的茅草或竹排做顶棚的茅草屋。夏季,白天四十度以上高温是常事。大家只要不出门,什么军容风纪全不考虑了。光膀子,大裤衩子是最合适的着装。兵器晒的烫手,炮兵们跑警报时会全然不顾毫不犹豫地坐在火热的炮盘上,屁股上烫起一层水泡。灯手们也时常被兵器烫伤。住在山顶上战士们用水很困难,要从很远的地方打水,每人用水需定量分配。一到旱季,阴冷潮湿的天气持续几个月。被子潮的像刚用洗衣机甩干后的衣服。吃的饭几乎天天是罐头、干菜。动员大家多吃饭成了一项艰难的思想工作。除此之外每天还要经受“海陸空”的袭扰。这里的蚊子大的出奇,好在有蚊帐。最讨厌的是看不见,抓不着,能钻进蚊帐咬你的“小咬”。它比蚊子咬的更历害,红肿,起泡,甚至引起溃烂。我的眼睛曾被蚊虫咬后肿的只剩一条缝。地面上蛇、虫和一些动物不断登门做客。对付蛇大家通用的方法是人手一棍,打草惊蛇。仅我用一藤棍打死的蛇就有十多条。.睡觉前先要检查被子里有无藏的蛇。有二位其他灯团的实习干部住在条件较好的帐篷里。我和他们住在一起。一天夜里睡觉时突然其中一位床倒人坠地。起来一看,原来是一支特大的穿山甲从地下钻出来,顶翻了床架。七连部一次干部开会,一只有二尺多长绿色的四脚蛇窜入屋内。大家停止了会议,集体抓捕。一片混乱,同时也带来一阵难得地嘻笑。我想起电影“上甘岭”坑道里连长带头抓松鼠的情节与此时的情景何其相似。只是累了半天白忙乎,没抓着。更希奇的是一个战士被比筷子还长的蜈蚣咬了小便处。那痛苦万分的样子,目不忍睹,不得不送去了医院治疗。天气炎热,大家都喜欢在溪水中洗个澡,殊不知,越南的河流中普遍有一种类似血吸虫的絲虫,极易钻入人体,引起寄生虫病,只是当时那混身汗臭,酷热的天气让大家都不在乎了。恶劣的生活环境让不少人得了关节炎,胃病,湿疹,烂裆等病。但同时也磨炼了干部战士的坚強意志,提高了在扱困难条件下的生存能力,增强了战斗力。

12、青松与落叶。

在越南战场上发生的这样一件事给我留下深刻印象。援越抗美是中国人民解放军执行的国际主义义务,在战场上我们要打出国威,軍威。同时要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爱护越南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保护越南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树立我军的正义之师,仁义之师的光辉形象。但是,期间仍有极少数人违犯纪律,甚至个别人胆大枉为走上犯罪的路。66年年底的一份《战地报导》中刊登了这样一件事:一位高炮部队的电话兵路过一片茂密的竹林时,被一名年轻漂亮的越南妇女强行拉进了竹林並与之发生了关係。没想到这个女人指控中国士兵强奸了她。此事引起了我军高层的重视。经查证后我军事法庭判处这名战士死刑,並在犯案当地执行以挽回影响。此案也惊动了越方政府。得知该战士被判死刑的消息后,政府立即委派当地一重要官员与我方负责此案相关人员进行交涉。越方表达的主要内容是:对中方严格地军纪表示赞佩;对此案中案件发生的原因及过程,越方认真客观地做了调查。认为女方在案中是主要责任人。是女方引诱甚至强迫我战士就范。而且事间女方有意偷摘了战士佩带的毛主席像章,並以此为证告发我战士。为此认定了女方有不良动机。战士虽错但不至死,肯求中方重新审定战士的犯罪情节,改判死刑判诀。这位官员真诚地说:“中国人民解放軍象一棵高大的青松,出現这样的事只如同掉落一根枯黄的针叶,絲毫无损伟大军队的形象。”。根椐越方列举的案件事实与请求,我方有关部门对这名战士做了改判。事后,在入越的中国部队中.开展了法纪教育。从而大大提高了部队遵纪守法的自觉性。如。高炮某连选择一处山头做阵地。入驻时发現在阵地主方向有几棵树影响观察与射击。是砍悼这几棵树,还是另选更合适的阵地?连里认为爱护越南一草一木是我军的神圣职责,宁受千般苦,万般累,也不能毁坏树木。结果炮连重新堪测,修筑了新的阵地。

中国人民解放军是一支有着铁的纪律,以一心为民,忠心爱国,无私奉献,忠实执行国际主义义务的軍队。在越南战场上他们怀着对美帝侵略者的刻骨仇恨,不怕流血牺牲,奋勇歼敌,取得骄人的辉煌战绩。对待越南人民却是大爱无私,万般呵护,涌現出一大批罗盛教,邱少云似的爱民模范。我高炮某部一战士为抢救一名在秋江落水的越南儿童英勇牺牲,儿童得救。在越南常可看到被炸的满载物资的列车,到处都是散落的大米,被装,日用品,食品等物资。这些物资都是由越南人民的可靠后方中国运往越南各地的。尽管我部队的生活遇有许多困难,物资难以保障,但对这些散落物资总是收拢好,集中交于越方,没有人私自动一点一滴。诸如冒着炮火抢救被炸百姓的生命财产,助民为乐,为越南百姓排忧解难的事例数不胜数。我部的所为,赢得了当地政府和人民的拥护与爱戴。

13、说说“炸弹坑”的事。

在战友苏晓风家电脑中看到一幅一名战士站在一处炸弹坑里的照片,引起我的兴趣,就说说这炸弹坑吧。美机在越南战场投下最大的是二千磅炸弹。美机F4和F105型机是当年最先進的战斗轰炸机,载弹量均为六吨多。在执行任务中为保证必要航程,每架只能载两颗二千磅炸弹。每颗弹都能摧毁一栋大楼,毁灭一个村庄,可见破坏力之大。在克夫防区的一条沙石路上,行驶着一辆装满货物的解放牌汽车。途中,司机发現前面有一片水。他想,这是道路上的积水,一踩油门就过去了。司机把握方向盘向积水驶去。没想到汽车驶入水中后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不一会,驾驶楼里的两个人从水里钻出来爬上路面,再找汽车,不见了!司机这才明白,这哪里是路面积水,原来是一个积滿水的炸弹坑。到底是两千磅弹还是一千磅弹谁也说不清。反正十米长车身的汽车掉进去连影子都不见,说明弹坑直径至少有十几米,深六七米。说起炸弹坑,前线将士们需要感谢美机投的炸弹是最快捷地掘井工具。有不少炮阵地和灯站周围的炸弹坑,为大家提供了部分水源。因为每个炸弹坑几乎都是一口深井。

五、尾声。

班师之路也坎坷。从六六年十月一日至六七年九月,我亲爱的战友们浴血奋战整一年,园满完成了援越抗美作战任务,奉命班师回国。在友谊关南门前欢迎的人们挥动着红宝书,舞动着红旗,汇成一片红色海洋。我们被感动了,亲爱的祖国,我们回来了!在凭祥休整两天,学习国内正在开展的文化大革命的有关政策。听到红卫兵们的,打、砸、抢,斗“走资派”,打派仗等所谓“革命行动”,我们不但不兴奋反而心里沉淀淀的。之前,我们听说广西的红卫兵抢走了回国部队的多门三七高炮上山打起了派战。几个月前,因红卫兵阻断了铁路,中断了弹药供应,使越南战场上.的炮弹断了顿。急得炮兵直骂娘。听说是周总理派军队全副武装护送,並授命必要时可动武。到底是假兵怕真兵,这才保证了炮弹供应。我们回去的路上红卫兵会不会捣乱。正在动身的前一天,来了个江青的还是什么革命委员会的指示,大意是红卫兵如拦截军车,可以自卫。这可给我们壮了胆。战士们擦好了枪,备好了弹。我和其他干部们把封存的手抢也压满了子弹,挎在腰上。没想到战场上要防美机轰炸,国内还要防红卫兵打“内战”。解放军不怕美军,倒怕红卫兵,真是怪事。一路上抢不离手,车头两边各有一挎冲锋枪的战士保护火车司机。巧合的是我们前面的列车是一列四管高机的部队军列,只见战士们在炮位严陣以待,四管高机脱去炮衣昂首待射,这列军车成了我们的保標。就这样一路虽有几次意外停车,到也安全地到达了目的地——北京。国庆期间我们又园满完成了天安门广场灯光照射任务。团长纪树仁和二等功臣王兆明参加了周恩来主持的六七年国庆宴会,这是我们全团的巨大荣誉。十月份,我们又一次奔赴各自的战斗岗位,执行国土防空任务。战斗没有停止,新的战斗开始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