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当个警察不容易(七)负面影响了不得!看到了当前的一些社会状况,内心不由得一阵感叹:"当年咱就是当个小小的治安员,也轻易没人敢当面给我个什么脸色看,现在的警察咋会越混越倒拙呢?"再想想自已看到看某些人现在能随时随地端起碗来吃肉,却是放下筷子骂娘的行为看不惯,却也是社会有了巨大进步的证明。现在不也是一个理吗?当时自已不也是只建议他们到产科病房呆一会,就会明白没有当初的阵痛,就没有今天的好日子道理吗?把"当个警察不容易"写到了(六),还感到有一些重要的体会没说出来,加上一个(七),一方面是谈一下自已的真实感受,另一方面也是对自已当年一些"不作为"的事,作一些检讨和坦白。我想就凭咱这诚恳的态度,也不会像那个"说了也白说,不说白不说"的帖子下场一样,给弄到404里边反省吧!

干了八年治安员,后来虽然是一个有名的国营大厂的人却因为单位经济效益急剧下滑,被全数要回了厂里。虽然有些小舍不得,更多的却是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当时已经深深体会到"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的道理,如果再在这儿呆下去,再想当个老百姓心目中的正儿八经的好人,恐怕就难喽!干的活越多,接触的各种各样的人越多,打击了一个个违法犯罪人员,对一些社会上的阴暗面甚至黑暗面,也随之越来越清楚。

虽然自认为自已从小接受的是"正统教育",有些东西虽然看不见,摸不看,却如同今日的"雾霾",在不知不觉中,叫你在心理上沾染上一些普通老百姓沾染不上的脏东西。

记得有一次接到了一个南方建筑公司老板的报案:他的儿子和外甥在外出买东西时,被一帮本地人当成"凶手",挨了一顿胖揍,还被塞到车上拉到铁路医院去那个曾挨打不轻的受害人面前去表功,却是认错了人。我们按照他外甥提供的车牌号,很快在我们所的地盘里找到了那伙人,对方也是很痛快地接受了我们的调解和处罚:每个参与打人的200元罚款,向受害人诚恳道歉并付2000元医疗费。那个南方老板高兴异常的一番蛮话至今还令人记忆犹新:"冬过(董哥)哇,吾们输郎奋(出来混)江湖,嘟糸噢偶过(都是要有个)面几(子),里奥糸弗希吸粪(你要是不去吃饭),嘟糸弗该吾(就是不给我)面几!"想想人家身家上千万的老板,怎能把这种2000元的小钱装在腰包里?一顿好酒好菜之后,他那个笫三次从卫生间出来已是路都走不稳的一对熊猫眼的外甥,还非要拽着我们去上面唱歌,看着他后来轻松加愉快地付给每个陪唱小姐200元(市价是100)的样子,就是当时已属于高工资每月1000出头的我,能没有一点其他的想法吗?

还记得有一个建筑队的荥阳县的老板,快过年的时候的一天夜里,突然去了一百多人把他工地上两个看场的绑起来,连已安装上去的铝合金窗都卸走,只给他留下了一堆细砂和少量的散装水泥。我们顺着留下的痕迹破了案,他说是眼看着我们忙活了两天一夜,要专门找一个滋补的饭店给我们补补身体。看着一个个饿坏了肚子的人对着一个个"牛冲"、"羊凹腰"、"金钱肉"等大吃二喝,对我这"半个老乡"小声发了一些感慨:"兄弟,你说真大碗(现在)这世道咋掉了个个,这好面不胜(如)杂面,好鱼(传统的鲤鱼、草鱼)不胜杂鱼!恁大碗(以前)要是说'弄个驴球(金钱肉)叫你吃'那是卷(骂)人咧!你看看真大碗,吃了一盘又一盘!"听了他的这种感慨,你能没有一点感触吗?就说我在(六)中提的哪个xxx,人家见面就亲热又恭敬地喊你"哥",你别说有心想叫他学点好,就是图个减少麻烦,也得回叫一声"老弟"吧!别人看到你和他称兄道弟的样子,谁又能保证不会有人在背后说你"也不是个好东西!"

后来发生的一些事,更是叫我有了一些不想"积极工作"的念头。一次是农科所里两个保险柜被盗,我们忙活了一个星期,没有找到正主,却顺便网住了四个赌博的小鱼。眼看着其他三人的家长爽利地交了3000元罚款把人领走,第四个却是"主持人"的父亲迟了两天才拿了300块钱来找我,说是这是他才领的298块饯的工资,要是嫌少,他回去把家里剩下的一口袋麦子卖喽。我拿着扣除了90块钱我们垫出来的交给拘留所的钱的100块钱去请示所长说:"咱总不能连点吃饭钱也不给人家留下吧!"所长也是叹了口气告诉我,农科所的领导也专门给他打电话求情,说孩子是个孬货,这个老李却是很老实一个人,家里还有一个长年有病的老婆。"100就100吧!"我却是有点后悔:早知道这个情况,这100块钱我也不会罚他!

有一次严打时我们抓住了一个卖淫的女孩,她答应交足5000块钱罚款,却哀求我不要把她送去"收容教育",说她家乡是一个很穷的地方,看到别人的"榜样",自已是咬了几次牙才下了这么个决心:俺长得也不算赖,就是破着把自已的身子给糟蹋啦,也要叫弟弟妹妹能上上学,叫家里的老哩能过上好一点的日子!看着她那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觉鼻子忽然发酸,赶忙冲出去跑到外边的厕所里,好长时间才平静下来作了一个决定:咱也不去争啥丫子先进了,少一个指标就少一个吧。

还记得有一次我们逮了一个诈骗了几近万元的女诈骗犯,那娘们虽然长的一般,却长了一双会勾人的眼睛。有一次提审后去吃午饭,出门时我还特意提醒了那个看守她的治安员:"小心着点!别叫那娘们的那双眼把你的魂给勾走喽!"谁知道那家伙到底还是没有管住自已的裤腰带,人家是提起了裤子就喊叫公安局的人把她给强奸了,一下子从害人者变成了受害人,连所都得过来亲自赔礼道歉,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只煮熟了的鸭子从自已面前大摇大摆地飞走!后来也不曾一次地偷偷自已问自已:我要是碰上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妖精,会不会像什么柳下惠一样"坐怀不乱"!特别是后来每到有大批客商来的时侯,就会有人来打招呼,希望不要去找他们的麻烦。我心里更是泥歪:恁他娘的都知道趁机多挣点钱,为啥平常总是叫

俺落个孬孙!有了一种"正宫娘娘卖屁股,老臣不管蛋闲事"的想法。除了对那些靠卖淫购买毒品的吸毒女照样毫不留情地打击外,对一些农村来的或一些下岗女工作这种皮肉生意的人,觉得自已若是主动去拾掇她们,反而是自已亏了良心。记得后来有一次严打中,我又一次碰上了那个女孩,一见面我就凶狠狠地训斥她:"咋又叫我碰着你啦?你这孩子还真是猪八戒偷西瓜-----光记住吃,记不住打啊!"又读了有关的法律条文对她进行正面教育。也可能当时正好嗓子不舒服吧,声音也许有了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她非常老实地交代了自已所犯的错误"俺给那个男的发生了性关糸以后,那个男的说他忘了已换了衣服,钱没装在身上,下回一块给。俺看他胳膊上画着一个黑龙,没敢撵着他要。"咱如实地把笔录写好交了上去,所长看了笔录说:"她要是死咬着说她没收钱,那也没法!"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