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他们,或高鼻蓝眼,或皮肤黝黑;他们,来自于国外。因为种种违法犯罪行为,他们被集中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

重重高墙之内,外国籍涉嫌违法犯罪人员究竟有着怎样的生活?中国警察、外国在押疑犯,互相之间是怎么沟通交流的?本报记者首次走近这一特殊群体,为您真实还原他们在看守所里的生活。

一只盆,差点引起一场争斗

语言,也许是横亘在警察和外国疑犯之间的第一道障碍。

曾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内羁押的,有来自美国、法国、韩国、越南和伊朗等多个国家的外籍人员。正是由于外籍在押人员语言不通,再加上东西方文化和种族差异,这给外籍在押人员管理带来很大的困难。“连话都听不懂,怎么管理人家呢?”

一天晚上,看守所来了一名特殊的收押对象,大胡子、黄头发、蓝眼睛。这名犯罪嫌疑人是法国籍的杜米(音译),他因涉嫌金融诈骗,经苏州市公安局批准,由苏州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对其执行引渡拘留,羁押在市第二看守所。

考虑到收押对象的特殊性,看守所警察特意做了功课:一方面了解杜米所在国的文化、风土人情等,融洽监管民警与他之间的关系。另一方面,特意安排外语基础较好,而且有一定外籍在押人员管理经验的民警担任管教,与杜米“拉家常”似地进行英语交流,及时向他宣讲中国的法律、法规,以及看守所监规等纪律要求。

由于语言不通,和杜米在同一监室里的在押人员与他交流十分困难,这不仅增加了管理的难度,也容易造成这些外籍犯罪嫌疑人苦闷、烦躁的情绪,稍不注意,就会与其他人产生摩擦。

入所的当天晚上,杜米一进监室就随手取了一只盆,往里面倒了很多供饮用的开水并把脚伸进去,自顾自洗起了脚。同监室的人认为杜米是新来的,可能不太懂规矩,于是好心地提醒他,这个盆是大家用来放吃饭用的碗勺的。说到这里,同监室的人还做了个往嘴里扒饭的动作,指了指脚,做了个否定的手势。

“what(什么)?”杜米双肩一耸、两手一摊,显得一脸的诧异,表示自己听不懂中国话,两只脚继续在卫生盆里搅动。

同监室的人急了,连说带比划同他沟通,可是杜米看了半天还是不明白。他心里想不通,觉得洗个脚你们都不让,起身就要和同监室的人打起来。闻讯而来的管教民警了解情况后,赶紧进行了一番调解,这才平息了双方误解。

发生这件事后,加上说啥人家也听不懂,杜米在监室内常常处于独在异乡的“孤独”状态,整天就傻傻地坐着,从他渴望的眼神里,看得出希望有人与他交流。

“不错哇,杜米终于知道合作啦。”看到这个“大胡子”一点点改变,管教民警专门组织杜米开始学习中文词汇,将被监管人员行为规范等有关规定,制作成一张张的中英文对照图解卡片,发放给他学习。并在有外籍人员的监室中,开展了一个学外语活动,让同监室的中国在押人员也知道一点ABC。

不仅如此,看守所还专门购买了多本英文书籍、杂志,供外籍在押人员学习、阅读,让这个外籍监室成为教育在押人员的特殊学校。

经过一个月的学习,杜米已经掌握200多个中文词语,汉语水平有了很大提高。现在的他,不但能听懂一些普通话,甚至还能用不太标准的中文,与其他在押人员进行简单的交流,同监室的人相处融洽。

杜米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每天早上的早操,他都跟着队伍一板一眼地进行操练,已完全适应看守所的生活。后来,他对管教民警说:“我在中国犯了罪,但管教民警对我很照顾,我很感激,我很OK,god bless you!”


三餐饭,满足“老外”特殊需求

外籍在押人员在性格特点、宗教信仰、饮食习惯,以及民族风俗上与中国存在较大的差异。比如非洲籍在押人员性格比较暴躁、身强体壮,与同监室在押人员容易产生矛盾,甚至发生打架斗殴情况;伊朗籍在押人员为清真教徒,在饮食上有比较多的限制。

正是考虑到众多的“不同”,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充分尊重外籍人员的风俗习惯,最大限度地实施人性化管理。

在看守所,三名伊朗人曾因涉嫌抢劫犯罪,被园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依法执行刑事拘留。随着时间的推移,伊朗人阿法曼(音译)关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已近一年,当问起在看守所的生活状况时,阿法曼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说:“我挺好,谢谢中国警察对我在生活上的特殊照顾。”

刚关押进看守所时,阿法曼觉得自己身处异国,因触犯法律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没有家人为其聘请律师,为他存钱存衣物,内心十分孤独。总感觉自己被国家和亲人抛弃了,情绪非常低落。

“怎样让阿法曼有点希望呢?”管教民警从自身做起,带动同一监室的其他在押人员,尽量在生活和精神上关心阿法曼。看守所免费给阿法曼提供日常生活用品和换洗衣物,并根据阿法曼清真教徒的饮食习惯,专门为他提供清真餐、水果等,满足他饮食上的特殊需要。

每天,阿法曼有在饭前、睡前祷告的习惯,加上他表现欲强,兴奋时经常手舞足蹈。一开始,监室里其他在押人员很不适应,一度取笑阿法曼“整天疯疯癫癫的”,这让阿法曼很是反感,情绪时阴时晴很不稳定。

管教民警知道这事后,在周讲评和进监室期间,特意结合伊朗的异域文化和宗教信仰,在监室里进行了一番宣讲教育,要求大家互相尊重人权,不歧视、不嘲笑、多多包容。经过短时间的磨合适应,阿法曼很快能和大家融洽相处了。

美国人迈克(音译)因涉嫌贩卖毒品,被吴中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押送至看守所。刚进看守所时,由于环境的不熟悉和语言上的障碍,迈克对周围的一切充满敌意,整天瞪着一双眼,坐在角落一个人发呆。开饭时吃两口就不吃了,放下碗又发起呆来。

细心的管教民警发现不对后,用简单的英语和迈克进行了交流,这才明白,原来迈克以前的主食为面食,而中国南方的主食是米饭,对于米饭他难以下咽。还有,他到中国后都是喝矿泉水,因为一喝烧开的水,迈克就会水土不服拉肚子,加上语言不通,他担心在这里受欺负。

“原来是这样!”管教民警了解情况后,立即把情况反映给了看守所。经过讨论决定,由所里每天向迈克发放八个面包和两瓶矿泉水,解决他水土不服的问题,并告诉他不要胡思乱想,要遵守监规和看守所的各项规定。同时还教育监室其他在押人员不得捉弄他,在生活起居上多照顾这名外籍人员。听到管教翻译转达的意思后,迈克连声说“Thank you”,表示会遵守监规服从管教,绝不给看守所添麻烦。


记者注意到,在集中关押外国籍涉嫌违法人员的苏州市第二看守所,每一名新进人员入监,都会拿到一本印有中英文对照版的“权利义务告知书”,告诉他们每个人依照中国法律享有的权利及实现途径。监室里,还会循环播放中英文对照和维吾尔语版的“在押人员教育片”,让大家知道每天该干些什么、不该干什么。

一连串人性化管理的背后,既保障了刑事诉讼活动的顺利进行,又保障了外籍在押人员的合法权益。同时也会及时提醒办案单位依法加快案件进程,防止因案件超期,导致外籍在押人员权益受损或不必要的外事纠纷。

比如,看守所会依法保障这些在押外籍人员的会见、通信等合法权利,对于他们提出的聘请律师、会见使领馆工作人员、与亲属通信等要求,及时联系有关部门依法处理,同时建立与出入境部门的协调机制,确保外籍在押人员投送监狱、驱逐出境等顺利进行。

例如,苏州市第二看守所就专门安排了伊朗驻上海领事馆领事,对关押在该所的三名伊朗籍在押人员进行领事照会。照会过程中,伊朗驻中国领事馆领事询问了三名伊朗籍在押人员在监内的生活状况和身体健康情况。三名在押人员均表示,中国的司法环节非常规范严谨,并且管教民警对他们的衣被、铺位、就医、开支等各个方面,均在合理范围内给予了一定程度的照顾,而且十分尊重他们穆斯林的宗教信仰和饮食要求。

照会结束,伊朗领事对苏州市公安局和苏州市第二看守所表示感谢,并嘱咐三名在押人员要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和看守所管理规定,配合中国公安机关的侦查,实事求是地坦白自身错误,以端正的态度等待最后的处理结果。

印度人迈哈德(音译)因涉嫌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曾被羁押在苏州市第二看守所。迈哈德是个忠实的什叶派伊斯兰教徒,受伊斯兰教教义影响很深,刚入所时,由于不了解中国的刑事诉讼程序,心理负担很重,影响了正常的监室管理。

针对这一情况,管教民警专门聘请了翻译,向他介绍了中国的相关法律、法规,并在强制措施发生变化时及时提醒迈哈德,让他的情绪尽量稳定。不仅如此,看守所还主动与办案单位协调,督促办案单位及时办理案件,防止发生超期羁押的现象,确保迈哈德的合法权益不受侵害。

“外事无小事,对被羁押的外籍犯罪嫌疑人的教育管理,不仅关系到监所的日常工作和安全,还关系到中国的人权、法制状况在国际上的影响。”苏州市第二看守所所长方伟东说:保护人权、尊重风俗、提供方“便,这是我们对这些外籍在押人员的管教原则。”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