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1月APEC,TPP败部想“复活”?

早在10月上旬,一个传闻就不胫而走:日本、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四国秘密“串联”,酝酿借11月10-11日越南岘港APEC领袖峰会之机,推出一个不包括美国在内、由余下11个成员国构成的跨太平洋自由贸易协定(TPP)框架,让因美国单方面退出而“难产”的TPP“败部复活”。

随着岘港APEC峰会会期的日益临近,这个传闻的“落地概率”也与日俱增:11月30-31日,除美国以外的TPP11国在日本千叶县浦安市召开TPP各领域工作组会议及首席代表全体会议,协调了“后美国时代”各国在“冻结要求”方面的立场,至此TPP概念的“岘港复活”,似乎八字已见了一撇。

TPP11国几乎清一色出口国,之所以对这个框架如此热心,是希望借此打开一个更广阔的市场,并在这个市场内借助体系、规则之力,对外来竞争者构成“领先一步”的竞争优势。和美国不同的是,“11国”各自经济体系较为单一,对“组织、框架”的需求度更高,TPP以外的选项也更少。

随着特朗普(DonaldTrump)执政时间一天天过去,TPP各国越来越清楚地认识到,让这位高呼“美国优先”,接二连三让美国退出(或威胁退出)一系列双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机制的总统,在TPP问题上“吃后悔药”,已几乎不可能,与其坐待美国“改朝换代”,不如先自救一把。

“11国”的想法是各不相同的。

日本安倍是“11国版TPP”最坚定的推动者,在安倍看来,TPP对日本这个曾经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出口大国十分有利,即便没有美国,在“11国”中经济体量独占鳌头的日本,也能挑起大梁——且没了“老大”,日本说不定还能指望一把“头雁梦”(日本曾极力鼓吹“雁阵效应”并以亚太经济“头雁”自居)的重温。

加拿大和墨西哥原本对“11国版TPP”意兴阑珊,但随着特朗普执意重启北美自贸协定(NAFTA)谈判,且“破局”的可能性越来越大,两国开始相继对“11国版TPP”认真起来,希望借TPP的“败部复活”拓展亚太经济、市场空间,从而摆脱对NAFTA的过度依赖,及美国因加墨两国的这种过度依赖,而在NAFTA谈判中表现出的有恃无恐。

澳大利亚作为“骑在矿车上的国家”,对TPP的态度始终热诚;新加坡和新西兰是TPP最早成员国(另两个是文莱和智利),也是美国单边退出后最早喊出“11国版TPP”的国家之一,它们对“体系化市场”的憧憬更大,“11国版”虽不如12国“完整版”,但也总比没有强。

此次各国匆匆达成争取岘港“败部复活”的共识,一方面想借这个全球瞩目的平台,让风头大减的TPP再“上一次头版”,另一方面也不免想借此让同样会出席APEC峰会的特朗普“再看看、再想想”。

11月APEC,TPP败部想“复活”?

然而匆匆启航的“11国版TPP”存在致命的弱点。

TPP规则原本规定,框架生效至少需要6个签署国议会批准,且批准国GDP总和超过所有签署国GDP总和的85%,这是有其一定道理的,没有足够的市场规模、容量,TPP框架就会徒具虚名。如今占TPP12国GDP比重60%的美国单边退出,TPP不免从“潜在的巨人”变成“又一个轻量级选手”,想恢复以往的“高光待遇”只怕很难。

更要命的是,剩下的11国清一色出口导向型,原本“完整版”TPP被众多关注者看好的关键,就是存在一个有巨大国内市场可供开放、有丰富贸易条件可供交换的美国,可以和这11个出口导向型国家,构成一个个互通有无、相互取长补短的循环圈,如今这些循环圈唯一的“纳入”接点美国不复存在,剩下的11个“卖家秀”表演者,又抛媚眼给谁看?不论是地广人稀的加拿大、澳大利亚,还是自居“头雁”的日本,又有谁有能力替代美国,成为消化容纳TPP11国丰富出口资源、产能的“水库”?

当初奥巴马(BalackObama)力推“完整版TPP”时,就有人将之比拟为五岳缺一(中国)的“四岳剑派”,而如今美国又退出,“四岳剑派”再度缩水为“三岳剑派”(且缺的还是嵩山和泰山)。如果说“四岳剑派”虽不完美但尚能顺畅运转,“三岳剑派”就实在有“玩不转”的可能了。

——作者:陶短房 2017-11-0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