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波士顿蔚蓝的天空下,一座颇具特色的建筑静静的矗立在波士顿港口不远的地方。这一是一栋集钢筋混凝土与大玻璃截面为一体的建筑,看上去像是一个纪念馆。

这的确是个纪念馆,但建筑物的门前却竖起一座牌子,告诉游客,这其实是一座图书馆。这里就是由波士顿本地豪族---肯尼迪家族自己捐资建造的肯尼迪图书馆。

在自己的家乡以自己的名字建造一座图书馆,是肯尼迪一向的夙愿,不过直到他受到袭击死去后,这一愿望才由自己的夫人代为完成。只是人走茶凉,死了的话,那就更加冰冰凉。这在美国也不例外。本身肯尼迪是准备把这座图书馆建在马萨诸塞州剑桥市的哈佛大学。这一想法也得到了当时哈佛管理层的极力赞成。不过,等到肯尼迪的遗孀去落实这一想法的时候,哈佛的管理层只是遗憾的耸耸肩,表示那只是过去式。

于是,纪念馆的选址被移到波士顿的海边,马萨诸塞州立大学的波士顿分校边。毕竟,肯尼迪家族是盘踞在波士顿的最高级别家族。但也可以这样说,这也是这个庞大家族的悲哀。风云一世,豪气冲天的肯尼迪在自己被刺杀后,居然立刻受到如此的冷遇。似乎有点说不过去。但随着肯尼迪家族男丁的一个个莫名死去,以上的那种冷遇竟然会让肯尼迪家族的人感受到一丝丝的温暖。。。。毕竟,人家只是冷脸相对,而没有冷枪杀人。

大漠流云此刻正站在这座图书馆的前面。抬头看了看这座建筑的风格,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念头

“不会吧,难道竟然是他?”心有所想嘴里不由得就说了出来。

“你说的是谁?”这次是大漠流云回国前的最后一次出游。出来已经很久了,也该回家看看,在斟酌再三之后,他决定去波士顿的肯尼迪纪念馆看看。顺便也去看看前几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现场。虽然看上去这两个地方没有什么关联,但这却是大漠流云都觉得比较有看点的地方。于是吉姆派出了一个导游---年轻而美丽的安米娜小姐。安米娜正是一个如假包换的波士顿人。大漠流云随她旅行,应该会省去很多不便之处。而对于大漠流云的问题,安米娜也竭力想给于最完美的回答---任何问题。

“哦,我看这座建筑的风格很像一个人的手笔,不知道是不是。”大漠流云说到。

“哈,那你一定是猜对了。”安米娜冰雪聪明,立刻知道这位中国人一定是想到了另一位华人。

“原来真的是贝聿铭手笔。特点很突出,一股子浓浓的玻璃味儿。”大漠笑到,看来自己没有猜错,这座纪念馆和巴黎的那座玻璃金字塔有极高的相似元素。使用玻璃的特质更是如出一辙。所以大漠才可以轻易看出。

大漠和安米娜走进图书馆,这真的就是一个纪念馆。里面展示了肯尼迪家族从爱尔兰到波士顿的奋斗经历,也展示他们家族登顶者约翰·肯尼迪的从生到死。

“你觉得肯尼迪这个人怎样?安米娜小姐。”大漠问到

“他是一位很伟大的总统,要不是被人中途刺杀,美国或者会比现在更好。”安米娜回答。

“为什么呢?”大漠问

“他正在进行改革啊,如果按照他的改革进程,让国家能够真正控制资本以及货币的发行。我们也就不用闹什么占领华尔街了。”安米娜是吉姆的信徒。当然受到吉姆思想的影响。

“这就是为什么他被杀后,连纪念馆的选址都受到刁难的原因吧?”大漠显然也是做过功课的。

“岂止这样呢,他家后来受到的不公正和匪夷所思的事情太多了。总之,在我们美国,没有人可以和资本家一较长短,或者你会赢,但结果却是死。所以,吉姆先生说得好,要想让美国重新焕发生机,就一定要用武装革命来达到。不彻底的改革,妥协性的改革,最终都还是会掉入到资本的陷阱里。”

“你的意思也包括特朗普?”大漠再次问

“当然也包括他。”安米娜抬头望着大漠,似乎要在这位中国老师面前展示一下自己的见解。

“特朗普上台以后,看上去很是凶猛,但却并没有突破资本内斗的圈子,所争取的并不是人民的福祉,而是资本之间的利益交换罢了。当然,他到底能把事情做到什么程度,这个还是有待观察的,毕竟,有这位榜样摆在这里,谁也不敢轻越雷池一步。”安米娜怒了努嘴。

“你是说,特朗普也有可能会和他一样?”大漠也用手指了指一幅肯尼迪的巨大画像。

“那就要看他是不是玩真的了。”安米娜一笑

“你的意思特朗普至今都是在闹着玩?”

“那倒不是,但他目前还是处于试探阶段。最主要的就是我觉得特朗普演戏的成分大于做实事的成分。管理一家公司的和管理一个国家毕竟有着很大的差别。他或者只是想利用自己的大嘴巴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空间,而并不一定想要做些什么实事。”

“嗯,不错,安米娜小姐,你的想法已经很深入了,不愧是吉姆的高徒。只不过我为什么要来波士顿呢?那是因为,再过几天,有关于肯尼迪遇刺的档案就要解密了。这些档案的解密或许会揭示肯尼迪被刺得背后到底谁是黑手。明白了这些,或许我就会知道,如今想要做同样事情的特朗普会采取怎样的措施,是真的想要和改革,还只是虚晃一枪。所以,我想在档案解密之前,先到波士顿来转一转,回味一些之前的东西。”

“哈,我就知道你的选择一定是有目的性的。不过,你要知道,这些档案可不可以解密,美国总统是有决定权的,也就是说,特朗普说不定会利用手中的权利来阻止这些档案的解密。如果真是那样,也就说明特朗普不过是个银样蜡枪头罢了。可是,大漠先生,如果特朗普不阻止这些档案的公开,是不是就说明特朗普真的是资本的敌人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这些档案里究竟有些什么,但此时的特朗普是知道的。他有这个特权。所以我觉得不管档案里面有什么,其实特朗普都不会阻止,因为一旦阻止,他之前打造的形象也就会毁于一旦。再者说,你们国家的那些所谓秘密档案,大多都用墨汁涂的一塌糊涂,即便能看出某些端倪,那也会因为可以做多种解释而难以确定一个唯一的结论,所以,公布档案并不能说明什么?”

“那你为什么还要过来看,还要就这件事情思考呢?”安米娜不解的问

“你看看那片港口、”此时,两人已经走到图书馆顶部的一个大落地玻璃窗前,得益于贝聿铭的大玻璃设计,站在这里,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波士顿港口。

“我看到了,这个港口很有名的。当年,引发美国独立战争的倾茶事件,就发生在这里。”

“哈,不愧是波士顿的姑娘,厉害。”大漠流云一挑大指、知道了吉姆手下的人真的不弱,最起码比起很多胸大无脑的美国大妞好好得多。

“那您让我看港口有什么深意吗?”安米娜可是不愿意放过这个深入讨论的机会。

“当年,北美为了自身的利益考量,即便面对强大的英国殖民武装,也敢于拿起刀枪在波士顿这里拉开独立战争的序幕。如今,肯尼迪家族把位置选在这里也不能说毫无深意。眼下,特朗普正在竭力收缩,试图打造一个不受多重资本影响的美国,这个和当年的独立战争有着很微妙的联系。当年是为了摆脱来自英国以及欧洲资本的额控制,从而发动战争,如今是为了摆脱国际资本华尔街集团的侵蚀而发动改革。虽然就像你说的,改革毕竟不能彻底,也会无果而终,但当事情激化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说不定就会产生极大的变数。当年人们在这里倾倒来自印度的茶叶时候,也并没有想要建立一个全新的美国,但事情的发展却异乎寻常。今天同样如此。如果特朗普的改革真的能够落到实处,那么对于资本的另一端打击也是可想而知得,或许激起的火花就不是特朗普以及他的敌人所能控制的了。所以,本次肯尼迪档案的公布或许会是一个契机。激起火花的契机。”大漠似乎言犹未尽,接着说

“肯尼迪生前其实是想融入到整个资本圈子里的,他只是想做一些改革,更有利于美国社会的改革,但无疑他的改革会触及到很多人的痛处,所以他死了。如今的特朗普显然聪明的得多,他只是狠抓制造业,利用力所能及的手段清除一下国内资本和国外资本的联系,比如各种退群。但长此以往,他还是难免会触及到最深处。那个时候说不定,就会迎来和肯尼迪一样的危险。,所以,他现在不阻止肯尼迪档案的公开,或许就是在为下一步更大胆一点的行动在做保障吧。”

“啊。。。。还有这种考虑吗?”安米娜有些恍然。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