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泪目!“功勋犬”去世 军人用最高礼节致敬

泪目!“功勋犬”去世 军人用最高礼节致敬

军礼是军人最高的致敬礼节。10月8日中午12时30分,武警广东省边防总队第五支队四中队举行了一场简单而庄严地告别会,军人们向因病离世的退役警犬尔坤致以军人最崇高的礼节。告别会现场庄严肃穆,浓浓的战友情、悲凉的离别感写在每名军人的脸上、眼中、泪珠里…… 生在警营、长在警营的尔坤,2007年,结束在黑龙江边防总队哈尔滨警犬训练基地的培训,跟随时任训导员来到广东边防五支队,这一待就是十年。尔坤生前最后一张照片 去年9月,上一任训导员退伍,潘健怡经过短暂的交接培训成为尔坤的新一任训导员,此时的尔坤已经临近退役。“与其说我是它的训导员,不如说它是我的老班长,坐卧、追踪、扑咬,这些基础的日常训练,即使作为新手的我指挥动作不标准,它也能立刻领会我的意图,标准地完成各个指令动作。”尽管相处的时间不长,潘健怡对尔坤的感情很深。一年来,他俩互相配合、互相成长。“尔坤是一只特别优秀的警犬,能与它搭档是我的荣幸。” 10岁的尔坤相当于人类年龄的80岁,体力和反应能力已经不能适应警犬岗位要求,年初退役后,留在部队继续由潘健怡抚养照料,安度晚年。

泪目!“功勋犬”去世 军人用最高礼节致敬

年轻的尔坤在进行扑咬训练 九月秋老虎来袭,尔坤连续几天食欲不振,经过医院检查,是由于长期承担高负荷的工作任务,出现心力衰竭的症状。医院当场发出病危通知,手术只有一半的几率存活。“救不救?”“救!”潘健怡和战友们决定搏一把。 经过近4个小时的手术和一星期的观察疗养,尔坤奇迹般的恢复了。从医院回来后,潘健怡特地从网上买了可以制冷的电扇装到犬房,每天陪着尔坤散步。尔坤也常常衔起最爱的橡胶球,蹭蹭潘健怡的裤腿,与他玩抛接球。

泪目!“功勋犬”去世 军人用最高礼节致敬

用军人的最高礼节致敬“无言”的战友 在请示上级批准后,尔坤被安葬在部队的后山,与其它因公牺牲或衰老死亡的“无言”战友一道,继续守护着这片土地的安宁。现在,潘健怡还是会时常回到犬房,轻抚尔坤生前的装具,就像平时轻抚尔坤那样温柔,现在,他已经接管新的警犬,但尔坤依然是他心中忠诚的战友、伙伴和老师。 在我军历史上,曾列编过大量的军马、军犬、军鸽,这些不说话的战友与官兵一样,衷心、机智、勇敢、不畏艰险、不怕牺牲,承担各种人类难以完成的任务,立下不少赫赫战功。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