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蛟龙突击队

蛟龙突击队是中国一支特种部队。他们身着一袭黑色特战服,留着极短的板寸,个个目光犀利,在一群海军战士中格外抢眼。

2008年12月26日,他们随中国海军首批护航编队远赴亚丁湾,至今已连续在亚丁湾执行护航任务300多天,随船护卫、驱离海盗、解救遇袭商船,一次次将奇迹书写在大洋深处。这支部队可以从空中到陆地、从海上到水下、从天南到地北迅速发起攻击。他们就是被人们誉为“海上蛟龙,陆地猛虎,空中雄鹰,反恐精英”的中国海军特种部队“蛟龙突击队”。

中国蛟龙突击队

特种蛟龙

超常标准铸利剑

一掌劈下去,整齐码放在铁凳子上的6块红砖,瞬间全数断裂。

在特种部队政委喻文兵的带领下,笔者乘车来到了某偏僻港湾———沙滩极限训练营。

根据训练计划,他们早上5时起床,到椰林深处静坐练“静气功”;6时整开始爬山或长跑。负重长跑,每人背沙袋,25分钟内跑完5公里。 吃过早饭,紧接着开始练头功。要求气沉丹田,先用软木片后用硬木板,不断拍击头顶。

练到一定功力,再撞树撞墙。队员们待头顶毛发脱落,并形成两毫米厚的老茧时,即可顶碎红砖了。

一营营长张根元让笔者见识了他的“神功”:只见他两腿分开马步一扎一掌劈下去,整齐码放在铁凳子上的6块红砖,瞬间全数断裂。接着他手举两块红砖,脑袋狠狠一顶。“嚓!”一声脆响,头到砖断。

通过了基本训练,并不意味着人人都可以跻身到特战队员的行列。笔者了解到,要想成为特战队员的士兵,必须经过一年以上的超强度训练,而且淘汰率在50%以上。经过严格筛选,精选出来的“个顶个、邦邦硬”的特种战士,除了熟练掌握海、陆、空、警多达上百件武器外,还掌握跳伞、爆破、潜水、攀登、滑雪、车舟驾驶、擒拿格斗、方位判断、地图识别等本领,以及侦察、捕俘、审俘、照相、录像等获取情报资料的手段和用密码通信联络等传递情报的技能。

中国蛟龙突击队

上天入海胜“超人”

徒手攀登5层光滑直面高楼,仅用了18秒!

如果说海军陆战队是由精英组成的团队,那么海军特种部队就是“精英中的精英”。海军特种部队具有空中、陆地、海上和水下四栖渗透突击作战和海上反恐作战能力。

东北大个儿三级士官田贵丰,号称特种兵中的“超级战士”。为了练臂力,田贵丰一年要拉坏5把弹簧拉力器,臂力棒要两根一块拧才过瘾。他笑着说“一根太软,不好使劲”。攀登是特种兵的基本技能。应笔者要求,田贵丰答应露一手。他当即脱下军装,换上迷彩服,穿上特战靴,在宿舍楼前站定,双手撑在墙垛两角上,两脚内侧夹紧墙面,迅速弹跳将整个身子腾空而起,跃至半米高处仍呈起始姿态。一眨眼的工夫,田贵丰已到5楼楼顶。一看手表,这位“超级战士”徒手攀登5层光滑直面高楼,仅用了18秒!深潜训练的难度和风险是最大的,要求队员身着潜水服,腰上别上压铅,携带蛙人运载器钻进潜艇鱼雷发射管。潜水班长刘晓伟告诉笔者,鱼雷发射管里面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身体部位离管壁仅一厘米。

野外生存训练是特战队员最难逾越的一道屏障。特战队员要被空降到没有地图标志的深山密林或沼泽地带中,与凶猛的“敌军”进行激烈的非常规作战,以此培养队员利用原始资源维持生存的能力。

中国蛟龙突击队

铜墙铁壁壮国威

特战队员乘坐橡皮艇进行海上渗透学员在100个小时里,不吃任何食物,也不能睡觉。

据了解,该部近几年先后派出45名官兵赴厄瓜多尔、委内瑞拉、爱沙尼亚等国家交流学习和参加“爱尔纳突击”国际侦察兵竞赛,一次次扬威国外赛场。

2007年1月至2008年8月,林乔伟与支亚峰、李冰峰等赴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接受生存与死亡的考验、生理与意志的挑战。折磨和体罚是这座“地狱学校”的特色,“地狱周”则持续考验着队员们的生理和心理承受极限。学员在100个小时里,不吃任何食物,也不能睡觉。队员们先要负重20公斤跑6公里、再涉水1公里、越过绳网障碍、再负重跑3公里。支亚峰的体重一个晚上就掉了5斤。

“虐俘训练”是最可怕的一次淘汰。在3天时间里,林乔伟被反绑双手,戴着黑头套,被教官用刺刺脚心,用荆条抽打,用烟头烫身体。更难忍受的是,他们被反绑双手、全身浇上饮料,扔到蚂蚁窝上任凭蚂蚁啃咬,痒痛钻心。在“陆地巡逻”训练中,他们要在数天内不带火种、没有照明,全副武装负重30公斤,穿过3条河流、翻过5座大山、渡过约1公里宽的海湾,行军200多公里。饿了,像原始人一样钻木取火,烤寄生蟹、寄生螺来充饥;时间紧迫、条件不允许时,就吃生鱼、喝雨水。最终,经过多轮残酷淘汰,林乔伟、支亚峰、李冰峰等和其他国家5名队员一起毕业,获得了委内瑞拉海军特别行动学校“海上突击队员”称号。

中国蛟龙突击队

艰苦生活

2008年12月26日,海军特种大队“蛟龙突击队”70名特战队员奉命随海军首批护航编队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执行护航任务。

2009年3月28日,特战分队长孙强奉命率5名特战队员,独立护卫“长航发现”油轮至肯尼亚的蒙巴萨港。28日早上,“长航发现”号抵达亚丁湾东口后告别护航编队,孙强和特战队员们“单刀赴会”,独立护卫着油轮向蒙巴萨港进发。此行,他们将穿过索马里东部海域的海盗活动高发区域,其间没有军舰伴随。进入4月,亚丁湾的气温日益升高,中午甲板上的温度高达50℃以上,海上湿度高达80%以上,空气变得黏糊糊的。为了确保商船安全,孙强、施祖定、李进、张春光、朱洪刚、倪一才等“特战六勇士”在舰艇前、中、后部位分两个班次保持24小时连续警戒防护,一个班下来,特战队员脸上、手臂上结了一层薄薄的盐粒。28天里,特战队员每天只是用毛巾简单地擦擦身子,没人洗过一个澡,有的甚至没有脱过一次鞋。队员们都是和衣而眠,握着枪弹睡觉,确保一旦有情况能够立即就位。

中国蛟龙突击队

联训情况

达累斯萨拉姆,2011年3月29日

中国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特战分队与坦桑尼亚海军陆战连举行联合训练。

3月29日,在坦桑尼亚达累斯萨拉姆海军基地,中国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特战队员为坦军陆战队员讲解格斗动作要领。

当天,正在坦桑尼亚访问的中国海军第七批护航编队随舰特战分队与坦桑尼亚海军陆战连在此组织了联合训练,就多项训练科目进行了技战术交流。

中国蛟龙突击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