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小哥的“权益”和“尊严”谁来保护?

作为每个月至少吃十次以上外卖的天佑对外卖小哥的感情可以用又爱又恨来形容。爱是因为无论是台风还是大雨,他们都风雨无阻;恨是因为有时他们会送餐不及时,甚至送的餐有破损现象,弄得汤汤油油混乱一团。但是,天佑从来没投诉过外卖小哥,也没有拒收过,因为我深知他们的不容易。

天佑家住的小区里有几个保安是兼职做外卖小哥的,我跟他们聊过,尽管他们的收入不算低,每月有几千块的收入,但是,在休班送外卖时几乎是一天12小时不停歇,通常是从早上10点一直到晚上10点,包括午饭、晚饭、宵夜3个高峰时段,双休日订单量最大。送餐员通常需要在1个小时里,在3公里的范围内送67次餐。有报道说外卖小哥每月收入可以超万元,但是,天佑熟悉的几个外卖小哥说,那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因为这里除了路程的限制,还有商家出餐时间和进小区保安盘查的时间,寻找地址的时间等等。

收入是一方面,还有就是辛苦。对于外卖小哥来说,越是天气恶劣,叫外卖的人越多,然而,越是这样的时候越麻烦。因为平台规定每单都有时间限制,非常严格,超时就扣钱。由于是跟食品相关,平台的规章制度非常详细,假如外卖出现"衣着不整""车辆外观脏乱"等事情,都会被罚款50元,如果存在"等餐时占用顾客餐位"等行为,罚款200元。超时,顾客拒收还得外卖小哥自己买单。

因为有时间的限制,外卖小哥好多都是闷着头看手机骑车子,而且骑的挺快。至于闯红灯,逆行,上机动车道那就是家常便饭了。当然,对于这种状况天佑是不赞成的,因为这太危险了,不仅是会给外卖小哥自己带来生命危险,也会给其他人带来危险。这种现象的出现除了外卖小哥自身安全意识的淡薄外,外卖公司不合理的制度也是催生这种违反交通法规的根源,外卖小哥为了追求速度导致的交通事故不在少数。

天佑问过外卖小哥为什么要这样,他们的回答是延迟送单会扣钱,另外还会影响当月的业绩数据,总之就是不能轻易延迟送餐,他们本来就是挣点辛苦钱,轻易经不起扣钱的折腾。天佑问外卖小哥,平台的追责条款中,没有因为不可抗拒因素送不到外卖的免责条款吗?他们都摇头,似乎真的没有。或许有,只是执行起来会有诸多限制,相当于没有。

天佑相信,送外卖这种低门槛的职业,外卖小哥的权益往往是会被忽略的。外卖平台的法务部门不应该没有从业者权益方面的条文,但估计是有条文而没实践,形同虚设,应付检查而已。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在我们这个丛林社会,等级观念深深地刻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像外卖小哥的权益与尊严,谁会尊重?

刚才说的是权益,现在我们说说外卖小哥的尊严问题。看过一个视频:北京大暴雨,一外卖小哥因未按时送达,客户在自己家门口数落辱骂了小哥三四分钟,最后还把饭菜扔在地上!看到外卖小哥离去的背影,天佑心里非常酸楚。

外卖小哥送餐送晚了,他的确不对。对于客户来说,下雨不下雨,确实不是送晚了的理由。对于客户来说,自己花钱购买了服务,确实应该得到及时的服务。在服务不到位的情况下,可以投诉,可以要求全额退款,甚至可以要求三倍赔付。但是,骂人家三四分钟,这个就过分了。下面这个截图就是,客户在侮辱谩骂之后,把手指直接戳到外卖小哥脸上。这真的让天佑很气愤,你有钱就了不起啊,你有钱就可以这么蛮不讲理?外卖小哥为了工作,忍气吞声地走了。这要是天佑送外卖,没准儿一股火上来,我把餐扣那人脸上。

在视频中,外卖小哥的态度很好,他一开始就对客户的问题就作出了解释,然后很诚恳地道歉。没有表现出一丝不耐烦,或者推卸责任。但是,客户还是不依不饶,谩骂,言语侮辱,还把手戳人家脸上,外卖小哥长这么大,可能他妈妈都舍不得这么指着他的脸骂他吧?都说顾客是上帝,我看视频里的这个人,不像是上帝倒像是个情绪失控的精神病!幸亏这事儿外卖小哥忍了,如果不忍,会不会引发一场冲突?

天佑又想起一个新闻,西安的一个外卖小哥和饭店老板发生冲突用刀将店老板捅死了,而冲突之后,外卖小哥选择自我了断,连捅自己数刀,当场死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惨剧?据说是外卖小哥拿错了餐。为什么拿错?有可能是老板拿错了单,也可能是外卖小哥拿错了,总之是拿错了。外卖送去后,老板发现送错,又叫外卖小哥再送一次,外卖小哥当然不干,而老板又不愿意出两份钱,就威胁要向平台投诉。大家知道,这种投诉结果肯定对小哥不利,于是,在双方互不相让的情况下,惨剧发生了。这是底层互害的典型案例,但是,就其根源还是因为尊严所引起。

在这个国家,很多人没有尊重底层劳动者的习惯,没有平等的观念,于是,他们对待外卖小哥的态度总是像对待奴隶。于是,外卖小哥受到的屈辱就层出不穷了,被骂的、被打的、被轻视的、被下跪的,在大太阳下面晒着不许去写字楼大堂叹叹空调的......林林总总,就像天上的星星一样数不清。天佑有回甚至跟我那个坏银朋友开玩笑,说下一部小说就叫《外卖小哥受辱记》。是的,这个国家,因为每个人都有被欺负的时候,所以,他们有了欺负别人的机会那一定是要大大地表现一下的。于是,身处社会最底层,又是背负某种不平等条约的服务行业的外卖小哥就成了人人可以呵斥的对象了。

那么,究竟怎样保障外卖小哥的权益,并能更好地维护他们的尊严呢?除了我们要在舆论上营造一个人人相互理解的氛围,在法律上制定出能够维护外卖小哥的相关条款,在全社会培育平等意识也是必须的。

说到平等,天佑不得不多说两句,一次,崔永元在美国前教育部长威廉贝特家采访时,发现她的别墅花园洋房很豪华、很气派,他心想,住这么好的房子,这位部长家的那些邻居,一定不是达官就是显贵。

出于职业的敏感和习惯,崔永元采访完这位部长,就随意地问起她的邻居都是什么人?部长笑着说:我的邻居,左边住的是一名修下水道的水管工,右边住的是一名超市营业员,他们住的房子和我是一样的。惟一不同的是,左边人家的下水管道从来没有堵塞过,而我家的下水道却常常堵塞;右边人家下班后,可以从超市顺便买些菜回来,在我下班后,却还要到超市去买菜。他们虽然都是蓝领,但收并不低,与我这个部长收入不分上下,社会地位很高。

永元疑惑地问:你家下水管道堵塞了,不能请那个修下水道的邻居到你家来修一修吗?你是一位部长啊!

这回轮到这位部长惊讶了,她说:这是绝对不可以的。因为他有他的维修单,有他排的顺序和计划,不管你是教育部长还是总统,必须要排队,排到你才是你,而且是有时间约定的。我没有任何特权指令他为我做什么。部长言犹未尽,继续说道:他们都是有一技之长的人才啊,比我聪明多了。如果我从部长的位置下来了,还真的不知道能于些什么?

崔永元一行从部长家出来时,正好看到部长的水管工邻居驾驶着一辆奔驰小汽车下回家了。他从车上下来,看到部长送客人出门,俩人很亲切、很自然地打着招呼。部长与水管工、超市营业员做邻居,不仅没有感到身份降低,反而感到荣幸。因为这些邻居在这位部长的眼里,同样是不可多得的人才。社会分工的不同,并没有降低他们在社会上的地位。这种平等和尊严,体现了社会的文明和进步。

我们这个国家跟美国差距有多大?恐怕不止差在硬件上,还有软件上,譬如平等。我们的法律和观念什么时候才会给予外卖小哥充分的平等,足够的尊严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