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卖哥“拼命抢路”,“不容易”就能“不守法”?

王方林紧盯着电脑,眼睛距屏幕的距离不足15公分。从客户下单,到商户接单开始配餐,一份新的外卖订单就生成为待指派订单,一波压一波,一波压一波,涌入电脑屏幕。王方林是某外卖平台上海安义路支队的队长,订单由他指派给骑手,接单后,骑手便在以商户为圆心的3公里半径范围内飞驰,或取餐,或送餐。在闯红灯的风险和超时带来的罚款与投诉间,骑手们更担心后者。(827澎湃新闻)

这则题为《外卖抢路”6小时:用命在拼,最怕超时被投诉》的报道引起舆论澎湃回应,各媒体纷纷转载,众网友纷纷点赞,感叹外卖哥真不容易的声音颇多。我以为,外卖哥拼命抢路的行为不该点赞,不容易不能成为不守法的理由。

报道提到,有一次午高峰,外卖骑手宋军收到队长王方林给他一份从北京西路送到江宁路的订单,两公里的路程,要穿过8个红绿灯路口,丢给他的配送时间只有10分钟。我把餐送到客人手上的时候还剩4分钟,王方林说你是不是飞过去的,客人说我就看着你的轨迹,想着你肯定要超时,居然没有!他有声有色地描述客户当时的惊讶。那次送单他至今印象深刻,没有超时运气占了很大成分,红绿灯我一个都没等,都是绿灯,我就直接杀到那边。

两公里路程,8个红绿灯路口,10分钟配送时间,而且还是在午高峰,外卖哥最终居然没有超时,可见他真是用生命在拼。虽说他运气好,一路都是绿灯,但这种直接杀到那边冲劲还是挺惊险的,万一出现意外,很有可能把自己或路人杀死

运气不可能总是好到一路绿灯,如果遇到红灯怎么办?有的时候红灯就不管了,只要没车,我们基本上就冲过去,宋军说。为了抢时间,闯红灯,违反交规逆行,出现交通事故的概率自然也大了。前段时间,新闸路有个外卖哥们被车撞了,前天死掉了,宋军瞪大了眼睛说。

为什么他们要冒着生命危险去闯红灯?报道称:在闯红灯的风险和超时带来的罚款与投诉间,骑手们更担心后者。

骑手每超时一单,会被扣掉单次配送费的一半。如因此引发客户投诉和差评,罚款20元,接近每单配送费的3倍。当超时不可避免,骑手会在和客户沟通后,提前确认送达。不过这个方法并不总奏效,王方林就遇到过。我把餐交给她,说希望你不要投诉,她说好的,我不会投诉你,下午5点钟以后,投诉结果出来了,他因被投诉提前确认送达,被罚款1000元,这几乎等于白送了三天。

既然超时面临如此严重的后果,骑手们为了多赚三五块,当然就只能拼命抢路了。既然外卖哥这么不容易,为什么顾客就不能理解、宽容一点呢?就算耽误了一点时间,也不要轻易去差评、投诉吧?显然,这则报道就是这样引导舆论的。该报道还举了另一个外卖哥的典型事例:有时候,章明会从客户身上感受到家的温暖。他还记得一位男生在订单备注里写道:今天下雨,你小心点,路太滑,不要着急慢慢送,注意安全。’”

读到如此正能量的文字,估计网友们也会感到一股暖流在内心涌动,他们纷纷留言道:辛苦钱啊,大家都不容易”“心疼这些外卖小哥,多一份理解吧,都不容易”……

对于媒体的这番舆论引导,我感到十分不解。明明闯红灯是危及自己和他人生命的违法行为,为何非要以不容易的理由为其辩护?明明是外卖平台和店铺过于追求利润,苛刻对待员工,导致外卖人手不足,工作量和压力过大,他们才会不惜冒险闯红灯,为何非要通过煽情的方式引导顾客理解”“宽容?难道这样就能和谐了吗?

总之,外卖哥为了不超时而拼命抢路甚至闯红灯,根本不是正能量,而是违法行为,理应旗帜鲜明地反对。外卖哥不容易不是不守法的理由,也不能把问题抛给顾客去解决。这种把法律问题、经济问题转换成道德问题的做法,实际上是转移话题、转嫁责任的鸵鸟态度,这样的道德战胜法实际上是精神麻痹,不仅于事无补,而且百害而无一利。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