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日媒:200名中国留学生在日“集体失踪”(图)

曾让多少国人迷失的日本东京都

. 媒体曝光二百中国留学生在日本下落不明

. 记者追踪发现幕后隐情竟是校方陷阱所迫

. 21名中国学生已被开除教师又兴罢工风波

. 我驻日使馆调查后明确指出学生是受害者

调查时间:2001年11月至2002年3月初

调查地点:日本东京

调查缘由:去年年末,日本媒体爆出所谓大批中国留学生“下落不明”的新闻。该事件引起我驻日使馆和日本文科省、入管当局的密切关注,并着手深入调查。经查,日本酒田短期大学近200名中国留学生“集体大逃亡”,实际上有着迫不得已的苦衷。

这一事件再一次给处在留学热潮中的学生们泼了瓢冷水,人们开始注意到日本一些大学的陷阱。

本版约请一直追踪该事件的日本《东方时报》(日本发行量最大的华语报纸)记者撰写此文,揭开事件幕后的真相。

352人的学校里竟有339名中国留学生

在2002年新年即将到来之际,近200名中国学子却面临被迫变“黑”的险境。

大量20岁上下的中国学生,在付出了巨额学费后来到这个被宣传成“人间仙境”的日本酒田短期大学。但是没有过多久,当他们用完了出国时带在身上的仅有的零花钱,当他们在酒田市内找工屡屡遭拒,当他们没有拿到一到学校就应发放的奖学金时,他们突然发觉,自己上当了。

酒田短大,正式名称是瑞穗学园酒田短期大学。说是大学,只不过是一所只有一个专业(经济科)的二年制私立学校。按日本文部省(相当于中国的教育部)核准,学生定员为100人。在1999年,两个年级加起来,才81名日本学生。

该学校尽管已开办了40余年,但是一直经营不善,几换老板。到了1999年7月,因原短大理事长巨额不明的假款问题,导致经营层全部换人,坏名远扬,致使2000年春季入学的100名招生名额,只有9个日本考生。再加上日本经济长期不景气,生源短缺现象越来越严重,日本学生都纷纷涌向名校,于是,酒田短大的生存摆到了一个非常突出的位置上来。

到中国去,招收大量的中国留学生以弥补财政困境——这一点成了短大经营层的共识。从2000年春天开始,酒田短大大量引进中国留学生。到了2000年,酒田短大开始分春秋两期招中国新生。2001年的秋季入学,就招了140个中国学生。目前在籍学生共352名,其中中国留学生就有339名。他们的到来,给学校带来了滚滚财源。

巨额学费成为非法务工的导火索

中国学生来到酒田这穷乡僻壤的小城,个个身负重任。这个重任,不单是学业上的,更重要的是他们每个人在来日前,几乎都身负巨债。酒田短大要求每个中国学生在来日前,必须交纳80万日元学费以及入学金等近百万日元。更严重的是,酒田短大还规定2002年春季入学的120名中国学生,必须一次交清两年的学费合计150万日元。

80万日元学费,是中国东北地区普通百姓一个人10年的收入。学校的一名职员告诉记者,从2001年春天开始,酒田市内IT相关企业的临时工越来越难找,短大的学生成批成批地被解雇,在酒田市内根本找不到打工机会。

一名法务省官员也公开指责校方收受巨额学费,导致了今天这样的状况。他说,中国学生为了准备这些钱,不得不向家人或朋友借钱,沉重的债务成了学生们非法务工和移居东京的导火索。

没有奖学金,没有工打,无法还清来日前背下的巨债,怎么办?于是,他们中一些人被“逼上梁山”,离开了小城酒田,跑到了大东京。从2001年夏天开始,几十个人开始大胆出走。“走”到现在,人越走越多,路却越走越窄……

为迁就学生打工竟开“东京分校”

打工的日子对于这些本应坐在宁静的课堂里的年轻学子来说,是无比艰辛的,尤其是一些女学生,她们被迫走“黑”,走上了陪酒、按摩等被入管局明令禁止的“黄业”。

大批留学生去东京打工挣钱,学校方面对于这种情况一开始是默许的。校方甚至“别出心裁”地想出了一个新招数,在交通非常便利的东京神田车站附近,找了一间56平方米的教室,从9月份起配备了5名教师,开设了“东京分校”,让“流”到了东京的留学生们,在那里上课、修学分。讲课方式是放映本校的授课录像,让学生看着录像学习。学生可以一边打工,同时保持学生身份,而学校则稳收学生的学费,保持“良好”声誉,两相情愿。

但没多久,不少一心向学的留学生发现,东京地区不仅工作难觅,更重要的是,看录像的学习方式效果非常糟糕,于是一些人在逗留了两周后自动返回了总校。剩下的近200名留学生则继续留在东京。

媒体曝光引来文科省与入管局检查

去年11月开始,日本的媒体开始报道酒田短大的“东京分校”一事,并且说,在“分校”登录的200名中国学生中,10月以来出席率仅20%左右。仙台、东京入管局也闻风而动,开始对这些中国学生情况进行调查,如查出单纯只是打工,将以违反《入管法》予以处罚,重者将被强制遣返。

在接受文科省、入管局的检查,并受到指责后,酒田短大校长稻本洋之助和事务局长等人表示,将废除“东京分校”,并向198名在东京的中国学生邮寄通知书,要求他们在“1月7日之前返回酒田”。

12月17日,酒田的东京分校关闭。

发出返校信函后,在有回复的47人中,44人表示愿回酒田、3人明确拒绝。有31人的信函因地址不对被退回,加上只留下电话的37人,有68人无法联络。校方将最后期限延长到2月14日。

付清150万日元学费“不及格”也“合格”

中国留学生事件正闹得不可开交,1月4日,酒田短大又向仙台入管局递交了春季入学的60名中国学生的签证申请。

学校方面解释说,去年夏天,校方在中国哈尔滨市设5个考场招生,共有1200人报名参加考试,其中265人合格。但是仙台入管局以超额招生为由予以拒签。短大方面从这265人中精选了60人,向仙台入管局申请他们的今春来日许可。

但是,据最新披露的消息,实际上,这60人并不都是从265人中选出来的。这60人中有一半人的考试成绩为“不及格”,但却因付清了150万日元学费,即被校方充为“合格者”,发放了入学通知书,并为他们申请来日签证。

数千万日元奖学金被校方克扣挪用

随着调查的深入,酒田短大又爆出一条惊人消息:校方竟然擅自克扣、私自挪用了理应发给中国留学生的每人15万日元奖学金,涉及留学生数322人,总金额达到4850万日元,以及文部科学省给留学生的奖励金260万日元。

学校说,已将这些奖学金中的50%充做了学费、20%交给了留学生,学校还保管着其余30%的奖学金。

但是,经文部科学省官员的调查,校方将奖学金与学校的经营资金混同一起,目前查出,学校账户中竟仅剩下65000日元。

日本国际教育协会明确表示,奖学金是为了支援留学生的在日生活而发放的,希望马上交给留学生。文科省学生课的官员表示,这是没有先例的行为,已要求校方专款专用,发给学生。

酒田短大决定不再招收中国学生

1月30日,酒田短大的经营者——瑞德学园的理事长贝原秀辉,召集了紧急理事会。会上正式解除了原理事兼事务局长室锐三郎的职务,还对短大今后的办学方针做出了重大决定:改变以往那种依赖中国留学生的办学体制,今后将不再招收中国学生。成立以当地企业人士为中心的“改革推进委员会”。同时,迄今未曾支付的员工工资,由贝原理事长自掏腰包。

理事会还决定,取消预定今春入学的60名中国留学生的签证申请,近日将正式赴仙台管理局,撤回申请。

仙台入管局动作更快,2月5日决定,不发给这60名中国留学生的签证,并通知了酒田短大。同时,法务省和东京入管局也决定,对于那些没有上学,只是单纯打工的酒田短大中国学生,不管打什么工种,一旦发现,一律予以强制收容。

2月14日,文部科学省派出以留学生课课长为首的10名职员,赴酒田短大调查。调查从上午9点到下午4点,持续了整整一天。但调查团对于校方不积极配合、闪烁其词的态度非常不满。

调查表明,酒田短大的300多名中国留学生中,目前在酒田校内的有136人,住在县外能够联络的有101人,另外97人行踪不明。

两名非法打工的女留学生被遣送回国

1月10日,东京入管局和警视厅以违反《入管法》的嫌疑,搜查了位于新宿歌舞伎町的一家风俗店。两名在该店打工的酒田短大女留学生被收容,这两人是短大经济科的学生,年龄分别为25岁和30岁。

在获悉两名留学生被收容后,酒田短大事务局次长表示非常惊讶。他说,两人于被收容的前一天(1月9日)还来到酒田本校,表示在退掉东京的租房后,将于21日返回酒田市。据悉,这两位中国女留学生会被强制遣送回国。

1月12日,东京入管局又突击搜查了东京都町田市的按摩店,一名32岁的中国女性被收容,她系酒田短大经济科学生,去年4月来日一个月后,就开始在按摩店打工。

1月23日,群马县警方逮捕了在该县月夜野町的韩国按摩店打工的中国女性金明花(31岁)。金明花系酒田短大留学生,去年4月30日来日,她仅上了两个月课,即开始在东京等地转辗打工。去年12月10日,到了群马县月夜野町的这家按摩店打工。

据悉,入管局和警方还将密切注意那些留在东京地区短大留学生的动向。一旦发现有不法行为,将予以严处。

人口仅10万的酒田市难觅打工机会

1月21日,短大特别课程正式开课。据事务局统计,“移住”东京的198名中国学生中,有80人回到了短大,出席第一天课程的有50人。

但是,仅10万人口的酒田市,根本无法提供大量的打工机会,身负重债的中国学生,无法安心在酒田完成学业。一名男生表示:我们是上了当,当初招生时,学校方面吹得天花乱坠,说到酒田后能马上找到工打,除还债、生活外,还可存款。但是到了这里,什么也没有,让我们怎么安心学习。

一位25岁中国吉林省籍男生,1月6日回到酒田,他心有余悸地说:“在酒田能找到打工机会吗?我现在非常担心自己以后的生活。”

另一名男学生,曾在东京都内某饮食店打工,每月收入15万日元,他辞了工回到酒田后,却是一无所有,他表示希望转学到东京都的专门学校去。

被拒签的学生很难讨回巨额学费

酒田短大不但挪用了日本政府机构的奖学金,对那些最终无法来日的中国学生,其已交的巨额学费至今也没有退还。

权文淑是黑龙江省绥化市人,她于去年初申请赴酒田短大留学。在茨城县的姐姐代办了有关手续,短大在拿到仙台入管局的“反签证”后,于2001年2月20日通知权的姐姐,需先交学费,并开列了详细的学费清单,共计95万日元。3月29日,姐姐向山形银行酒田支店的酒田短大账户中汇去了95万日元。

但是,当权文淑办理来日手续时,最后一关被日本驻沈阳领事馆拒签,也没有说明拒签理由。打那以后,权文淑的姐姐便与校方开始了艰难的退款交涉,要求尽快退还95万日元。校方虽答应退款,但到了去年12月底,还没有一点动静。2月14日,校方解释说现在学校很乱,又新换了事务局长,钱一定会退,但什么时候退还,说不清。

我驻日大使馆派员调查

几个月来,许多中国留学生,纷纷向中国大使馆寻求帮助,大使馆领事部官员也从留学生那里听取了情况。中国大使馆官员明确表示,在这一事件中,绝大多数留日中国学生是受害者,对于今后酒田短大、文部科学省如何妥善处理这一问题,将拭目以待。

领事部官员指出,短大在中国招生时做了许多虚伪和夸大宣传,学生来日后非常失望,一部分学生为还债不得不到东京等地打工,在人口仅10万人的酒田市,短大短期内招收了几百名留学生,校方责任重大。

2月8日,领事部一等秘书王丽娅等两名官员亲赴酒田短大,听取了校方的说明,表明了中国大使馆的立场。调查结束后,王丽娅表示,中国大使馆强烈关注这一事件,也非常关心中国留学生,学生们都是抱着认真的态度来日本学习的,想继续留在日本学习的人为数不少,希望校方妥善处理。

中国大使馆领事部的官员还多次向在日中文媒体介绍了与酒田短大严正交涉的情况,表示正密切注意短大方面的新的举动,要求校方充分保护学生的利益,保证他们的正常学习、毕业或转学。

3个月不发工资教师发起罢工

2月27日,酒田短大教授会决定,开除21名已被入管局收容和没有交清学费无法联络的中国留学生,其余的45人也将在近期做出决定。目前,依然有近200名留学生在东京生活,学校将对这些学生,分期作出处理。

同时,学校又面临着另一场危机,从去年12月开始,学校就没有支付47名教职员工(其中有7名中国教师)的工资,这些需养家糊口的老师们实在是忍无可忍,于2月22日给理事长发出一份“最后通牒”,表示,如在2月28日前再不支付工资的话,他们将集体“罢工”!

据称,这些没有支付的工资,其总数有3000万日元。这对早已是“四面楚歌”的学校经营层来说,更是致命的一击,同时也愈发引起了那些留在酒田短大内学习的中国留学生的不安。

短大的经营者——贝原秀辉理事长,在接到教职员工的“最后通牒”后,以个人资财做担保,从银行借到了3000多万日元。2月28日,其中的1400万运到了酒田市。除了学校的公共事业费外,47名员工的一个月工资共计1000万日元,3月1日汇进了员工们的银行账户中,教职工决定不再罢工。

有关人士表示,目前,短大方面开除了一个事务局长,并改变经营方针,但已在日本的几百名中国学生如何妥善处理,60名交了巨额学费却被拒签的学生怎么办?这些都是非常现实的问题。酒田短大、文部科学省如处理不当,无疑是给今年的纪念中日恢复邦交30周年的热潮浇上一盆冷水。

酒田短大何去何从,人们将拭目以待。(朱耀忠)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