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国1997解密档案揭露了日本上世纪蓄谋已久的南进计划,还揭出了五十多年前加拿大军队在香港与悍然发动了太平洋战争的日军对抗时的懦弱表现。香港本拟坚守90天,不到18天就被日军攻占,这确实让欧美各国、苏联和已于日军浴血奋战了好几年的中国军民感到大出意外。为夺占号称“英国女王王冠上的宝石”的香港,一向自称只对“海洋生物研究特别感兴趣”的裕仁天皇居然亲自参与侦察。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南进”准备

日本一直把香港、新加坡看作是自己“南进”集结兵力的战略区域,作为进攻和控制富庶的东印度群岛的枢纽。

1921年初,当时的日本皇太子裕仁出访英国在香港逗留期间,于3月11日的盛宴上,突然提出了要参观黄泥涌山峡中维多利亚蓄水库的要求。这座水库既非名胜又非古迹,从来没有邀请外宾参观过,按理可以礼貌拒绝。然而港英总督处于“推心置腹”,破例慨然允许!次日,裕仁携闲院宫载仁亲王和及川古志郎来到黄泥涌山峡,仔仔细细察看了这座当时供应全岛用水的水库,了解了它的抽水设备和防御设施,俯瞰了周围的地势和通道,还特别问了一个要害问题:一次储满库水,可供应全岛几天用水?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回答是毫无保留的:两天!

参加完蓄水库,裕仁和他的随员打破常规:置安全问题于不顾——兴致勃勃地徒步下山!为什么裕仁突然对徒步感兴趣?人们百思不得其解。20年后日本炮兵的首发炮弹就命中了那里的防御工事,这时才知道:原来徒步测量比航空测量还要准确!

裕仁于3月13日登舰西行,在伦敦,先作了三天英国皇室的贵宾,又作了五天政府的贵宾,受到了没有先例的热情款待。后来到了巴黎,经皇族谋略家东久迩宫稔彦亲王的穿针引线,他几次召见日本驻欧洲的武官和留学生,鼓励他们秘密盟誓,结成了以青年法西斯军官为主体的陆军巴登巴登派。这一派后来形成为裕仁亲信军官集团。到裕仁登极掌权后,在这个集团的效忠和策划下,清洗了“北进”派专横的长州阀系,发动了梦寐以求的“南进”战争。

裕仁来访之后,间谍便接踵而至。裕仁亲自向这里派遣了最早支持他“南进”的姨夫——披着宗教外衣的间谍大谷光瑞来开展活动,窥测东南亚。日本海军司令部派往南方的军事间谍,几乎无一例外地要先到香港活动或作准备。日本陆军系统凡是与“南进”战略有关的知名间谍机构,大都在香港设有掩护机关。如后来对中国和香港颠覆破坏、影响极大的“梅机关”与“竹机关”,就在香港设有联络点,属员们长期以商业业务为伪装。这些间谍,除刺探军政情报外,还支持他们的第五纵队办报纸、搞通讯社,为日后的军事占领制造舆论准备。当时的《香港日报》、 《南华日报》等等都属此类。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1937年,裕仁在赦命批准第452号侵华作战命令的同时,就曾打算派一个师团到广州登陆,以便把战火扩大到香港。为此,他授意亲信军官集团成员桥本欣五郎炮击英国军舰瓢虫号和美国炮艇帕奈号及其船队,进行挑衅。不料美、英政府作出了意想不到的强硬反应,引起国际瞩目,日本这才不得不把拟好的南方作战计划推迟十个月。

1938年10月,日本在派兵攻打武汉的同时,又攻陷广州,裕仁亲自主持的大本营发布命令,立即从“满洲”调来配有24厘米攻城榴弹炮和15厘米远射程加农炮的重炮兵部队,开到广州以南,把炮口指向香港。日本还调集第23军第18、38、104师团和原驻“满洲”的第51师团,组成强大的攻击军团,并配属空军飞行团和遣外舰队支援,部署在深圳附近等待时机。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凶猛进攻

1941年11月1日,裕仁签署了1941年 12月8日发动太平洋战争的绝密命令后,又在 1941年11月6日秘密下达了进击马来西亚、爪哇、菲律宾和香港的作战命令。命令规定,对香港的攻击要在马来西亚方面日军登陆成功之后开始;

1941年12月8日3时40分,日军大本营向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发出紧急特殊电报:“花开了”,日本第23军司令官酒井隆中将立即下令:攻占香港!

日军以与英军5比1的兵力、10比1的火力展开进攻,拟用一周时间占领港九。攻城炮兵不停地轰击英军工事,六天之后攻下了防御薄弱的九龙半岛。12月14日开始,以重炮滥轰香港。12月19日,佐野兵团作左、右两翼渡海,在香港岛北角及簸箕湾附近登陆。此时岛上英军已被分割成几处,弹药所剩无几,但抵抗还相当顽强。一支由1759名志愿人员编成的民间义勇队(系当地的中国人、英国人、葡萄牙人组成的“国际纵队”),在保卫簸箕湾和发电厂的作战中视死如归!这些人后来全部被杀!

到了1941年圣诞节中午,香港岛上的英国守军全部退守到南端赤柱半岛的狭长地带,扼守着半山区总督府躲在的高地。指挥官马尔比少将带领着疲惫的英国士兵,保护着这块裕仁曾下榻过的地方,免受日本士兵的糟蹋……

马尔比将军亲自撰写的报告以一些战例称赞了一部分守军的勇敢无畏精神,谴责了皇家苏格兰兵团及英国士兵们的失职。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马尔比将军最不满的是一百四十名加拿大云尼柏手榴弹兵团及加拿大皇家射击队的两队士兵。当时加军接到的命令是一定要守住浅水湾酒店,但这些士兵不但没有努力抵抗,反而“到处喝酒,没有想过采取进一步的军事行动”,直至加军喝得酩酊大醉的将领杨格少校被撤职,由英军少校领兵后,百多名加拿大士兵才被货车载到前线。被送上战场的加拿大皇家射击队士兵竟然坐下来“罢工”抗议,加军领队告诉英军将领说: “士兵们考虑过了,他们认为战斗应该停止。”英军将领拒绝了加军的要求,并对他们说: “加拿大士兵一是参加战斗,或者是举白旗走出去投降。”加拿大皇家射击队拒绝单独投降,马尔比将军只好暂时把加军撤回赤柱休息及重整。报告上附上一连串勇敢士兵嘉许名单,但没有一人为加拿大士兵。

不过,曾服役在加军杨格少校麾下的士兵强调,杨格是一名勇敢的人,曾在第一世界大战中获嘉许,否认杨格是酒鬼,也不肯确认报告上描述的事情。

日军进袭香港时,英国政府已把香港订为不能守的城市,英军只是尽力而为,但没想到投降如此之快。

圣诞节后,战斗更加激烈。日军佐野兵团面对久攻不下的工事,开始了他们在南京曾表现过的疯狂:滥杀无辜,大肆淫掠,用以逼迫守军投降。这种暴行,以跑马地的日军为甚!他们把野战医院中的伤员全部杀死,又把女护士绑在死尸上轮奸,让英军俘虏“参观”。他们把被吓得要死的英军中尉放回士丹利要塞,叫他去诉说所看到的一切。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在议会上揭露了日军的这些暴行,同时指出了日本天皇忘恩负义违反人道!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水库陷落

渡海的日本陆军第228、230联队登陆后,立即扑向黄泥涌山中的黄泥涌水库,迅猛而准确地攻击那里的防御工事。英国守军对日军作战部署的周密感到吃惊,这时人们才意识到裕仁携闲院宫载仁亲王参观这里的用意。攻守双方都知道,夺取这座供应全岛人民饮水的地方意味着什么。双方投入数千兵力,争夺了四天多时间。日军早有预谋,又熟悉地形,占了很大便宜,终于攻占了这个多年注意的目标,并且破坏了所有的抽水设备。

多处失守,水库陷落,守军指挥官马特比少将在1941年12月25日下午3时50分率军投降。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香港总督杨慕琦挂白旗投降的旗杆,正是当年欢迎裕仁、悬挂日本太阳旗的地方。1942年1月19日,日军成立“香港占领地总督部”,从东京派来的陆军中将矶谷廉介担任总督。此人系情报军官出身,早年在欧洲活动,对英国的情况较熟悉;后来与在南方活动的皇室间谍大谷光瑞关系密切,为裕仁亲信军官集团的11名成员之一。裕仁访欧时,曾特别召见过他。“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日军猛攻华北,平津沦陷。时为旅团长的矶谷率部队攻人鲁东南,一路烧杀掳掠,犯下滔天罪行,但在台儿庄和临沂,矶谷旅团却遭到李宗仁将军指挥的中国军队迎头痛击,死伤惨重,吃了大败仗,矶谷大失脸面,一度回日本治病休养,等待时机。矶谷当上香港总督伊始就发布一系列沾有血腥味的命令,并强迫香港人民将全部港币以2比1比价兑换成“军用手票”。命令谎称这种‘‘军用手票”有大量的储备基金,可以兑现,值得信赖,如果有人拒绝使用,那将被看作是“怀有敌意”而被判处死刑!为办理此事,东京专门派来了陆军“金融班”,常驻渣打银行。

1941年日军攻占香港幕后:天皇曾亲自侦察

“军用手票”只是日本军队征发占领区人民物资之后发给的一种无记名的标记i不是货币,因而它根本就没有交换价值。然而,日本政府却蛮横规定它要比占领区通行的任何一种货币都高出一倍,这就完全暴露了日本军阀欺骗和掠夺的本质。规定上海例外,是因为上海的日资企业太多,使用这种东西会损害日本资本家的利益;香港之所以不能例外,是因这这里的中、美、英资本雄厚,日本要打击的正是他们!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