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军语:集结]部队由运动状态转变为临时停留状态的缩短队形的过程,或将分散在不同地点的兵力调集到指定区域的行动。

《集结号》这部片子过去很多年了,铁血网咋还在纠缠号谱里有没有“集结号”?

有个帖子说,连干部纠结于如何向新兵解释有没有集结号。也难怪,90年代颁布的《军语》连“军号”条目都删除了,营连干部自己没搞清怎么解释。当然,不能因此而质疑电影里的集结号空穴来风。

探究集结号,必须要了解我军的历史,了解我军的通讯体制。早在红军时期,我军就有了司号员,几十年中历经多次规范,司号员成为步兵通信兵种岗位。连队有号兵,营部有号目(司号班长),团部有号长(排级干部),业务上垂直隶属于团通讯股(根据编制不同也有归作训股)。这种编制体制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还保留着。团司令部通讯股的一项职责就是,根据不同的任务,编制不同的联络信号,随同作战命令一并下达到营连分队。这些限定范围使用的号谱,以作战行动调号为主,量大变化大,不属于制式通用号谱,我军没有专门统计编列为操典,常用的制式号谱有107种,大体分为:勤务号13种,联络号11种,行动号10种,名目号28种,连队兵种号16种,战斗命令号26种,礼节号3种,集结号按其性质划分属于“联络号”,而其中确实没有,它应该是当时战斗兵团本级指挥范围内编制下达的号谱。记不清了,曾在某会战纪念馆见过一本国军号兵手抄的号谱,全是会战中专用的调号,说明这种情况不光是共军,国军也是这种做法。

军号传令是技术条件落后情况下的通信方式,它的复杂性在于双向架构和全开放,准确辨别和保密是两大难题。过去连队平均文化低,一般由司号员和有文化的干部(如指导员、文书等)负责辨识号音,受传达上级命令。电影中提到的,就是这种野战通讯架构关系。最终,连队没有人听见上级吹响约定的集结号,绝不是哪个环节除了问题,而是首长的战斗决心决定了连队的命运,即以小部队的牺牲为代价,牵制敌人,掩护主力完成战场机动。作品通过“全连拼光了”的极端情节渲染了战争的惨烈。从军事上讲,这是常见的用兵之道,军史上不乏其例;从文学创作上讲,这是历史的真实而非空穴来风。

约定的号谱保密性好,敌人听到了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有时这种约定就是赋予制式号谱相反的意思,最难辨识的是名目号+战斗命令号。当年司号员站在营房边门,朝着山上吹的一条号谱:8班长,向连指挥所集中,跑步前进!记忆犹新

一门军事通信艺术,转眼已逝去30多年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