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来源:国防在线客户端

[人物小记]周军,1982年出生,2005年毕业于原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侦察与特种兵指挥专业,现任中国海军某特种部队教导员,海军中校军衔。2007年曾赴委内瑞拉玻利瓦尔共和国参加第八届国际特种兵集训,以全优成绩通过全部课程,获得委内瑞拉猎人学校最高荣誉“突击队员”称号,荣立二等功一次。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国防在线客户端 郑文达整理 周军口述

2007年3月6日,我赴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一去九个月。 每每想起那271个日日夜夜,恍惚隔世。

我时常会梦到自己奔跑在遍地毒虫猛兽的亚马逊丛林,空气中弥漫着瓦斯的味道,身后响起刺耳的警报声和拉动枪栓时的金属摩擦声,子弹呼啸着划过头顶,这种感受是如此真实,就像刀一样扎在我的心上。

我惶恐地睁开双眼,摸了摸身下柔软舒适的床:噢,我已经活着回来了……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毕业时的合影

一、漫长的第一天

到达猎人学校是下午1点多,没有欢迎,没有仪式。学校只有一栋简单的两层楼,周边全部是训练场。校门正中有一面刻满烈士名字的荣誉墙,20多面国旗在荣誉墙前迎风飘扬,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猎人学校

简单收拾后,大家饥肠辘辘地走向饭堂。教官突然命令全体蹲下,几名士官跑过来,把厨房里的辣椒、胡椒、油盐酱醋全部混在一起,每人一瓶先灌下去。这是我进入猎人学校的第一顿饭。

这顿晚餐吃得我嗓子眼都快冒烟了,突然一股清凉袭来,进来一个女护士,身材高挑,穿着性感,一身黑色体恤,军裤紧绷。看得大家都很兴奋,我心想这儿护士都这么好。结果她掏出根烟就开始骂,“你们这群公狗……”

“看什么看,你们这些蠢猪!给我爬到训练场去!”旁边一名教官高声吼道。在教官的打骂声和瓦斯气体的熏呛中,我们背起三十多公斤的背囊,穿过齐腰深的杂草丛和腐烂恶臭的烂泥潭,爬到一个破败老旧的车库。在这里,每四人分到一根爬满蚂蚁、粗糙不堪的圆木。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猎人训练第六天

“懒猪,蠢猪?给我举高了,要不就退出,这里有清凉的果汁和面包。”

“退出吧,今天将是你们最轻松的一天,明天的训练更加残酷……”

单单一项圆木训练,从晚上8点一直扛到12点。一个绰号“园丁”的教官负责拷打,他在一根绳子上面打个结,边打边问,“你的军衔,你的国籍,你为什么来到这里?”当晚就有两名队员退出。

夜间山里温度低,他边打边用水管向我们浇水,冰冷的水柱将我们的衣服全部浸透,那种冷如钢针一般,刺骨入肺。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夜间抬舟

地狱般的训练一直持续到凌晨两点多钟,漫长的一天才告结束。

第二天一觉醒来,一份生死协议便递到我们面前,协议上注明猎人学校所有的训练不在国家宪法规定范围内,包括侮辱、殴打、伤亡等,如训练中出现意外与本校无关。签的话留下,不签走人。

二、结婚

第一个课程,叫“喀萨”,在西班牙语中的意思是结婚,意味着我和我的搭档在这半年里就是夫妻,无论吃饭睡觉,还是训练行军都在一起。

我的搭档叫ROJOS,白人,高个子、一头红发,刚从委内瑞拉第43届海军特种学校毕业。训练中,我俩常相互鼓励。休息时,他会拿出他妹妹的照片给我看。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狙击课中的搭档

行军时,如果同组队友相互不满,就会被增加负重。一位40多岁的老士官是我们的助教,一边跑,一边拿木棍抽打我们。有时候,我心里特别难受,心想“狗日的,不干了!受这种苦又没人知道……”

可比起吃苦,我更不能忍受的是那些外国军人的目光,我代表中国海军来到这里,他们还不知道我的姓名,只知道我是“chino”(中国人)。我无论如何也要坚持,为了中国、为了中国军人的荣誉,我要坚持住,还要拿到好成绩!我甚至想过,等我通过训练获得荣誉勋章后,再将荣誉勋章扔还给校长。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合影

在猎人学校里,即使每个科目都优秀,如果两人协同不行,照样被淘汰。每组专门有个士官全程跟踪记录。比如说你没吃没睡,恰好有这么一块饼干,自己偷摸着吃了,大老远那个士官看到了,记上;大家都很累,休息十分钟,轮到你执勤了,你想偷下懒,扣分。

一次,刚训练完就接到通知,说今天不用吃饭了,一会儿都换上运动服去海边烧烤。大伙儿听了都乐坏了。一路颠簸,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大巴车猛然刹住,“唆”得一声,一个瓦斯罐就扔了过来,我们被一脚蹬出车外,教官说到了。

下车一看,好家伙,几辆笨重的拖车停在那里。教官鄙夷地笑道,“你们是愚昧的猪,不配当特种兵,下去干点体力活吧!七人一辆,晚饭前推回营区。”

拖车的前面有一个三角架,我们两人在前面抬,几个人在后面推。车上还得随时准备两块大石头,休息时,一人喊停,大家把石头往轮胎下一垫,一个个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不想动弹。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训练间隙

一路走走停停,终于挨到了校门口,这时,人都快虚脱了。

“朋友加油!朋友加油!” 这次训练让那帮特种兵们都学会了中国话。回来的那天下午,他们早早地就在门口站成一排,大声为我们加油!

三、死亡边缘

战斗潜水兵第一阶段魔鬼选拔,27天,一天一个科目,没有间歇吃饭又少。

“猪永远是吃不到食物的!”这是教官每天挂在嘴边的口头禅。

运气好的话,我们每天能吃上3个饼、喝上3瓶果汁。运气不好的话,哪个科目没过,或排到最后,就吃不上了。那时,一块水果糖都可以被咬成四份。

训练中,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有一次我们十几个特战队员乘坐一辆直升机,刚飞起来就掉水里了。我们顶着水压打开机舱门,刚浮出水面,上面就有俩士官用高压水龙头,模拟海上大浪,对着我们迎头便冲。旁边还架了个巨大的风扇,模拟空中大风,呼呼的吹得你眼睛都睁不开。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训练途中

“要生还是要死?!”教官在岸上吼道。这个时候可是性命攸关,大家不敢懈怠,顶着风浪游上岸。

经过这些科目选拔,54人最后只剩下21人。

门前的“墓地”,整齐地摆满了十字架式的墓碑,这是退出学员的“墓冢”。墓碑上写着退出“猎人”的编号和名字(在集训中我们只有编号,这个时候猎人才有了自己的名字)。每次训练回来,我们都会给他们带回鲜花,纪念他们。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训练中退出学员的“墓地”

每天我们都这么半死不活地坚持着,碰上伤病,那更是生不如死。集训期间,我受过两次伤,得了一次病。

第一次受伤是夜间渗透训练,当时人在悬崖边上迷糊过去了,脚刚好插到石缝里,把膝盖扭伤了。第二次是跳伞训练时,一不小心跳到飞机起降船中间连接线上的水泥地上了,脚踝给崴了。最后是丛林作战时,我被南美洲一种伊蚊给叮了,得了登革热,医生说很危险了。我住了10天院,挺过来了。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合影

四、猎人1号

我是猎人40号,方形的标签缝在军装右胸处,黑底黄字,代表着我是猎人学校的一员。猎人1号是我们的排头,它是条浅黄色的普通小公狗,大概60公分长。猎人1号是教官给它起的名字,意思是我们跟狗一样。

照顾好猎人1号是我们训练的一部分。我们两人一组,每组轮流负责这条狗一天,管它吃喝拉撒睡。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猎人1号

每次开饭,狗都先吃,吃完了我们再吃。那时,我们每人有两个军用饭盒,一个用来打咖啡,另一个专门盛饭。每次盛完饭后就放在地上,狗过来想吃哪个就吃哪个,它不吃了我们再接着吃。它吃饭时,其他人都得看着。狗吃完满意了,走了。这时,指挥官就开始读秒,10秒后,没吃完也得赶紧将饭盒塞进背囊,接着训练。

平常训练我们也得带着它。行军时把它放进背囊里,背着。刚开始大家都很烦它,人都又渴又累还要照顾这个小东西,很不方便。最气人的是,教官还动不动就拿狗来说事儿。“猎人1号在哪里?猎人1号吃饱了没有?猎人1号睡好了没有?”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与猎人1号在一起

有一次开饭,铁盘子里就盛那么一点通心粉,狗一过来,咔嚓就添,我们一脚就将它踢开了。这事不小心被外军队员看见了,他们向教官告状,我们挨完罚后还得弄饭给狗吃。

后来,渐渐的我们喜欢上它了。猎人1号非常聪明。你让它停,它就蹲到那里,让它敬礼,它就敬礼。平时它也不叫唤,就知道跟着队伍跑,我们到哪里它就跟到哪里。训练时,它也跟我们在一起,跳伞时,我们胸前系一个袋子装上它,潜水时,它就在保障船上远远看着我们。

半年以后,一件事情却让我们始料未及——教官命令我们亲手杀了猎人1号。

杀它的时候我们心理很难受。狗肉每个人都必须吃,大家站成一排排队吃。 吃它的时候大家都忍着眼泪,但那也没办法,它也算一个科目,你不吃它,就得退出。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与猎人1号在一起

五、虐俘训练

一天晚上下着大雨,我们训练回来,教官让我们在雨中擦枪。

擦枪间隙,他们把我叫进一个小房间。房间很干净,一位性感女护士走过来,让把衣服脱了体检。我刚脱完上衣,猛然进来几个黑衣大汉,二话不说就把我摁在地上,胶带往眼睛上一贴,头罩往脑袋上一套,双手反过来一拷,就塞到里屋去了。

听声音,已经有好几个人捆在里面了。 大家清楚,虐俘训练开始了。

一开始教官用藤条抽,没人招。紧接着开来了一辆大巴车,直接把大家拖到山上。 山上有几间小房子,屋内有一个水池,把人扔进去浸到半夜,然后拖到一个泥坑里。他们把瓦斯拆开,用纸包着点燃了放进桶里。这时,人都困的不行了,瓦斯往你鼻子跟前一放,直接被呛醒,接着就窒息得晕过去。整整八个小时,一直折磨到第二天天亮。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战斗潜水之后

天亮后,他们抬来一个像狗头铡一样的架子,把头卡着,脚往后一抬,放在一个一人多高的木头上面。后面站个士官,很利索地把你的靴子脱掉,开始打脚底。

当时,惨叫声撕心裂肺。如果你喊,“不要打了,我退出!”可以了,帽子一摘就可以走人了。一直挺着,好,就过了。

然后是电椅,把针从脖子这儿扎进去,双手反拷在椅背上,脚从椅子后面拉过去,然后给你通电。通电时,插在脖子上那两根针特别疼。这一关过了之后,又来个士官专门收拾你,不让你睡觉,打、蹲下、起立、趴下、坐着。

折腾完后,他们把我们的手脚全捆起来,直挺挺得摁到水里,拎出来,再直摁下去……把我捞出来时,肚子已经喝满水了。这个过程大概几十秒,越反抗越难受。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猎人障碍一侧的实弹机枪

这个结束后分两组,一组是套塑料袋,把你捆好了,脑袋套上塑料袋,接着开始揍你;另一组是捂毛巾,将你嘴巴掰开,毛巾往里一塞,浇完一瓶水就算过关。

之后就到第三天下午,所有人都在那儿跪着,感觉好像是个草坪。这个时候,教员就说,“到目前还有这么多人,我感觉很失望!”“你们已经坚持三天了,再坚持四天,满一个礼拜就行了。”大家一听,都崩溃了。

然后就听到开可乐瓶的声音,一人喝一点,味道有点像燕麦片。喝完以后,教官又问,你们再坚持四天就过去了,有没有人要退出,退出后可以去沙滩上找女人,喝啤酒。有的队员一听,实在撑不住就退出了。

教员一看退的差不多,好,虐俘训练你们通过了。

我在委内瑞拉猎人学校受训的271天

获得直升机战术训练毕业证书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