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德军第14装甲师的死亡行军 站起来就走站不起来就毙

1943年德军第14装甲师在进攻斯大林格勒时被苏联红军分割包围,突围无望,已经陷入了全军覆灭的境地。1月30日晚,经过与苏联红军的谈判,德军第14装甲师1月31日早晨选择了向苏军投降。尽管在30日夜间有部分士兵试图驾驶坦克突围,但均因陷入苏军包围而失败。

德军第14装甲师的死亡行军 站起来就走站不起来就毙

1943年1月31日上午德军第14装甲师的投降士兵走向了他们未知的苏联俘虏生活。投降的士兵中只有70-80人是健康的,其他的均受伤或身患疾病。这时候的德军已经不像当初一样的挺拔威武,他们没有了坦克,没有了战场,也没有了任何武器。

在押送的路上两侧都是经过血腥厮杀后惨不忍睹的战场,在德军俘虏耳边依然响起的是苏联宣传广播里的声音:“斯大林格勒将让一切入侵的德军尸横遍野,堆积如山!”

一位隶属第14装甲师的少尉在日记中说,“期望更好的待遇是不现实的,尤其是考虑到党卫军安全部队是如何对待那些落入我们之手的苏联军人时。”

德军第14装甲师的死亡行军 站起来就走站不起来就毙

当3月来临,冰雪初融的时候,这支由“披着破旧军毯,蹒跚而行的幽魂”组成的队伍就从斯大林格勒附近出发,向东行进,“生存意志”成为支撑这些半死不活的俘虏走向遥远的战俘营的动力。

“在沿途的俄国人眼里,我们跟几百年前沙皇发往西伯里亚的囚徒没什么两样。”鲁道夫杜伯特回忆说,“一些妇女按照古老的习俗站在道路的两侧,将毛毯、粗盐、黑面包和腌鱼塞给上路的战俘,而一些孩子与男人则向队伍投掷石头,并大声咒骂。”对于战俘来说,这趟死亡之旅的时间是各不相同的,最幸运的一批只需行进12公里到达斯大林格勒北部的杜博夫卡战俘营,就可以勉强安顿下来;而更多的人则必须跋涉数月,才能到达目的地西伯利亚与高加索。

德军第14装甲师的死亡行军 站起来就走站不起来就毙

在漫长的行军中,不断可以听到卫兵的枪声,宣告又一个不堪重负、过分虚弱的同伴已经倒下。夜间,战俘们不得不以10到20人的规模,挤在一起,分享一条军毯,处于最外面的成员必须保持警醒,确保内圈的沉睡者在两三个小时后跟自己轮换,否则寒冷的天气就会使短暂的沉睡变成死亡。“每天早晨,所有人都在卫兵粗声粗气的催促中醒来,及时列队。俄国人的逻辑很简单,能站起来的就打发上路,不能站起来的就赏一颗子弹。”

在经过漫长的跋涉来到战俘营后,这些筋疲力尽的流放者发现他们面临的不过是一座有屋顶和四壁的废墟。在规模最大的贝凯托夫卡营地,30个人拥挤在一间不足60平方米的囚舍中,每隔三天,才有一批食物和水通过少得可怜的卡车和骆驼送到战俘手中。为了防止可能的暴动,战俘营管理人员将战俘按照国籍与“政治成分”划出了名目繁多的等级:罗马尼亚人、意大利人受到的待遇明显优于德国人,他们的口粮和被服供应更充足,并且可以在厨房工作。

作为第六集团军的高级指挥官之一,沃尔瑟冯塞德里茨将军积极主张与苏联合作,将德国陆军与人民从纳粹暴政下解救出来,在担任苏军对德政治工作的“自由德国”组织负责人后,他甚至希望贝利亚允许他成立一支3000人左右的德国战俘部队,以吸引更多的东线德军投诚,并最终以此为基础组成德国新政府。尽管有少量的战俘得以加入,然而无论是他的昔日战友还是新合作者,都对他的热心表示敌意或冷淡。

德军第14装甲师的死亡行军 站起来就走站不起来就毙

战争结束后的1947年-1948年又有部分战俘得以释放回到了德国。剩下的经过苏联的再次甄别和审判,被认为没有犯有战争罪的则于1949年再次释放了一片,而被认定有罪的则被判至少25年的劳动改造。

到了1955年,德国5000名幸运地活到这一刻的战俘中,仍有2000人被关押在苏联,直到当年9月,阿登纳总理访问莫斯科,与苏联签订了一揽子经济贸易协定的时候,这些人才得以释放。'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