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做为现在的国人,我觉得确实有些窝囊,美国敢于肆无忌惮地欺负我们,就连一些小破国都敢时 不时地“熊”我们一下,在国外也经常传来国人被虐、被抢、被杀的噩耗,对印军这次的入侵,从常理讲,匪夷所思呀!

为什么我们现在是这种境况?难道不应该引起我们的反思吗?

我们是个很坏的国家吗?应该不是。我们到处寻求合作共赢,总是主张和谐,绝不干涉别国的内政,连自己受委屈时,也是高姿态,有这样的坏国家吗?

可为什么我们总是受欺负呢?

答案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可能太“老实”了。“马善被人骑,人善被人欺”,这个古训应该确实有些道理!

我们本来是要建设社会主义的,可是有人说不行,还没有到时候,只能建设“特色”社会主义。这说明什么呢?是不是说明任何事物的发展都应该有个过程,时候还没有到,而硬要搞,效果就不会太好,似乎应该是这样的吧?

现在是怎样的一个世界?应该还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是一个奉行丛林法则的世界。而我们说,这不好,应当建设和谐世界,于是就推行了和谐理念。

推行和谐理念应该是没有错的,但推行是推行,这意味着世界还没有实行和谐理念,我们在推行时可以做些表率,但不能凡事现在就都按和谐世界准则行事,因为还没有到和谐世界嘛,完全过早地按和谐理念行事就会与现行世界发生冲突!

这个“冲突”是不是就是我们在现行的世界上经常不受待见的原因?似乎应该是吧?

所以我们现在似乎就应该推行一个有“特色”的和谐世界,既推行和谐理念,还得按现行世界主要的准则来行事,否则,我们在世界上似乎就是一个“异类、另类”了!

世界上的矛盾是经常发生的,当发生矛盾的时候,及时处理解决就是了,这应该是事物规律告诉我们的道理,也是应该奉行的正确的哲学思想。

可当我们与别人发生矛盾时,我们却往往不去积极地寻求解决,而总是回避矛盾,或者搁置争议,这似乎就违反了事物规律,没有按正确的哲理办事,其结果恐怕就是很糟糕的!

可我们的一些人还不以为然,还美其名曰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们这样说、这样做可能是对的,但我的忧虑不见得就绝对没有道理。

“下棋”当然是可以下的,但要看怎样下,正常“过日子”是不能耽误的,不能不管不顾,只埋头“下棋”!

我们现在是不是正是这种情况---生怕搅了“棋局”?生怕耽误了埋头发展?对什么事都尽量忍着?等世界和谐了再解决?等我们再发展壮大了一些后,认为所有问题就自然而然地好解决了?

其实,事情恐怕并不是这样简单!

可以举个例子,有一群邻居,其中有个人长得满脸横肉,做事蛮横,因此谁也不敢碰他。尽管社会不提倡野蛮,但毕竟还没有到共产主义,腐朽的东西还是存在的,并很有市场。

还有一个大个子,起初邻居们也怕他,但经过一段时间后,人们发现这个大个子并不可怕,不但不可怕,还可笑,因为白长了个大个子,对谁都弯着腰,满脸赔笑,骂他一句、打他一下,也无所谓。时间长了,邻居们不仅把他当做了老实人,而且也当做了傻子,谁都敢欺负他。其实大个子是在做和谐的表率,可没有人理解他、赞成他、尊敬他,反把他当做了笑柄。

我们是不是那个傻大个子?虽然例子不太形象,但道理似乎是相通的。

我们如果真是那个傻大个子,在别人欺负时,不客气地收拾他一下,然后再告诉他应该怎样做人的道理,是不是就没有人再敢欺负大个子了?更不敢把他当做傻子了?而且人们还明白了一些做人的道理,对改善邻里间的不良风气有真正的好处。

所以,一个人如果是正常人,应该有静、有动,静是泰然处之,动是有所作为。一个国家应该也是一样,可以寻求安静地发展,可以追求理想的信念,但不能只埋下头来,不管不顾,应当昂起头、挺起胸,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与外界互动,有所表现。让别人知道你是一头清醒的狮子、有锋利的龙一样的爪,别人才能敬你、畏你!

如果我们真是一头清醒的狮子,还有龙一样锋利的爪,美国、印度等一些反华势力,还敢肆无忌惮地欺负我们吗?

当然,我希望我的议论是杞人忧天的瞎呲呲,不过我对我们的处境,确实感到着急上火,有时不免感慨一下!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