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莫斯科航展我们去了展团,更有好消息传来,中俄要合作生产直升机,借鉴米26技术,新机型能装十至十五吨,算起来也是个世界领先的大家伙。这合作说白了,即俄输出技术经验,我负责生产销售一条龙。假如成功,不说国外市场,光我自家就够忙一阵子了,军用与民用的市场,蛋糕大到令人垂涏。

最新的消息,我进口俄米8及改型米17约四百架,这样的数字,怎么没谈成进条流水线呢?或许俄又想“卡脖子”,或许我开出的条件人家不能接受,总之有些遗憾,以至今天好消息,能够做出更大的弥补。

俄罗斯造直升机很有天赋。美国著名的西科斯基飞行器公司,造了不少著名直升机,这“斯基”两字,就知创始人有俄罗斯血统。米17系列引进,有美国黑鹰禁销原因,但米17高原性能超过黑鹰,性价比更是吸引眼球,其出口总量达到惊人的四千架!

这回合作说到米26,当年汶川大地震唐家山堰塞湖抢险,说实话没这大家伙救急,如何将施工车辆运上山,美国人也没辙。再回顾历史上我仿制米格17,从建厂到成品验收,用时三年。当时的苏联援华,斯大林命令“包教包会”,赫鲁晓夫更上层楼,从军用到民用,现代化基础建设,尽量满足新中国急需。今天仍将赫鲁晓夫说得不堪,似乎缺乏公平。毕竟他领导过的“老大哥”援华曾全心全意,否则哪来三年出产喷气机的奇迹?对比新世纪中俄合作生产飞机,似乎乌龟赛跑,所谓民航宽体客机的公司成立开幕式,就有些冷场,以后慢腾腾或许的。出样机估计十年八载,至少想重复上世纪五十年代的火热升腾,已没可能了。

俄罗斯资本主义,这儿特色社会主义。俄经济比我困难,用技术经验入个股,也要理解少说风凉话,毕竟我们没有“中华援俄”而是做生意。但一说钱便无缘,十分地缺乏邻里风度。举伊尔76为例,先进口数十架,俄也就图个小利。到了第二批合同34架,单价仍不超过三千万美元,仍属白菜价。俄以后出了困难,原总装厂在乌兹别克斯坦,管理不善人员流失,只能迁去俄罗斯,这要花一大笔钱。还有当时的配套商乌克兰,提出要涨价三倍,弄得俄罗斯焦头烂额,只能求我修改合同,每架涨个一千万,听来巨大,但认真想一想,涨成四千万还是白菜价。可惜这儿逮着理,你一头穷熊敢漫天要价,生意不做了!结果俄赔了违约金,已落了大料的这批伊尔,东拼西凑找钱找新买家,最后完成出口,单价五千万以上。此时我们想恢复合同,人家已拆了流水线,改建新伊尔476了。实在没法,只有从老机群中挑好的,再为我改建加油机。

这段往事总有人骂老毛子,也不想曾经的“老大哥”怎么叫的。得理也要饶人,生意不做也别骂娘。但今天似乎泱泱了,公知在央视公开教育:“我一个广东产值,就超过俄罗斯”。这比较有意思吗?邻家没来讨饭,再穷人家的事,边上嚷嚷缺乏礼貌。而且这比较不科学。广东是我最富省,人口却与俄罗斯差不多。假如拿我总人口与俄相比,则紧邻仍强于我。或许全面超越俄罗斯了,也不必如此气傲,为邻处世要厚道,否则紧邻必记仇。

俄罗斯对华生意,航空这块是能做就做,不做拉倒。但如何将农产品与酒类糖果等销往我大市场,这倒是北极熊新重点。普京最近签署法案,免除远东联邦区注册酒店五年所得税,这意味着旅游业开发,当然要吸引中华游客。所以看清邻居动向,别总摆“经济老二”的谱,似乎与穷酸老毛子打交道,我还算“低就”,更有恩赏之意,如此,本该有的邻里照顾,只会打了水漂。

笔者预感,若中俄宽体客机项目磨蹭,则直升机项目也会跟进。毕竟俄直升机市场,全球占有率可观。想开发新机种,俄还真不缺我这点钱与什么“先进技术”。一旦这愿景出现,也只能令人独唤奈何。

2017年7月22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