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中印1987年边境冲突表明:印度是一头时刻准备袭击中国的狼

印度,常被我们一厢情愿地定位为“朋友”、“兄弟”,并从新中国建国开始直到如今都对其“十分客气”,即使被其侵犯了主权也大多忍气吞声采取外交斡旋等方式寻求和平解决,从未把其视为敌人也从未主动攻击过它,最多是忍无可忍退无可退的时候开展一些有限的自卫反击行动。虽然其侵占我国9万平方公里土地,虽然其屡屡对我们十分无礼和蛮横,但是我们一直都是温和地对待它,这是为什么呢?就是希望其能够“觉醒”过来,重新回到第三世界国家的怀抱,与我们联手共同抵御西方的侵略,就是希望我们不要成为真正的血海深仇而是可以和谐共处的好邻居。然而,印度却并不这么想。

印度一直在记恨中国在1962年时教训了它一顿,把它从“第三世界国家领袖”和“不结盟运动盟主”的位置上拉了下来,在国际上抬不起头来,而且印度还以英国人的划分标准认为中国在侵占着它的土地,并总是怀疑中国要侵略它而惶恐不安。除了记恨、害怕、怀疑之外,印度对于中国还有一种态度,那就是嫉妒,它无法接受一个比自己建国还晚的“小弟”国家超越自己,所以一直对于中国的发展持警惕和紧张态度。这一切造就了印度对中国根深蒂固的敌对关系,也促使印度下大决心、不惜血本、卧薪尝胆时刻准备着与中国的斗争,以报仇雪恨和扬名立万,只是它又怕再次失败于是就装出一副小心翼翼若无其事的样子匍匐在我们身后,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时刻准备着攻击。

1987年的中印边境冲突就是如此。1986年中国与越南之间的战争依然在继续,围绕着“老山前线”展开激烈的攻守,中国的大量精锐部队都集中于广西和云南边境地区,在此情况下印度人就打起了小算盘开始蠢蠢欲动起来。1986年底印度议会两院通过法案将非法侵占的中国藏南领土———他们所谓的“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升格为“邦”。中国不止一次向印度提出强烈抗议,印度不仅不听,反而在达旺一带有异常军事调动,1986年2月,印度鹰派将领克里希纳斯瓦米·桑搭吉上将被任命为陆军参谋长,他设法使印度政府批准了一个代号为“棋盘行动”的大规模军事演习,演练如何将位于阿萨姆平原的印度军队快速部署到同中国接壤的实际控制线附近。

这次演习涉及印度陆军10个师和数个印度空军中队。印度陆军使用新装备的米-26重型直升机,将一个旅的部队空运到了靠近达旺的吉米塘。随后这支部队从塔格拉山口出发,越过纳木喀措,占据了附近的哈东山口。桑搭吉上将还把3个陆军师调到了旺敦附近,另有5万印军前往被他们称为“阿鲁纳恰尔中央直辖区”的中国藏南地区。印军的频繁调动引起了中国军队的警觉,为了防止印军进一步蚕食中国领土,中国军队克服重重困难,把部队派上了实控线中方一侧。在实控线沿线的众多岗哨,中国军人面对面地同印度士兵对峙着,中国军队采取了克制态度,并没有主动同印军产生摩擦。桑搭吉不无得意地宣称,印度同中国存在着较大的边界分歧,印军的调动可以使北京认清形势。

中国的忍耐已到极点但印军拒绝解除战备状态,印军高级将领丝毫没有退让的意思,反而下达了代号为“猎隼行动”的命令,桑搭吉试图在边境地带显示印军巨大的进攻实力,以此来压制中国军队。印军从西向东和从南向北部署重兵,米-26重型直升机频频起飞,步兵战车和装甲部队也出现在了锡金东北部。到1987年4月,印军向塔格拉山脊下的阵地补充了大量兵力,在桑多洛河谷地区建立了直接威胁中国军队哨所的尖兵哨。7个分得很开的尖兵哨所显示,印军不仅侵入中国领土还向前作了少许移动,这引起了中国军队的强烈反应,两军紧张地对峙着,战争似乎有一触即发之势。

桑搭吉自认为印军已同1962年时完全不同,现在印军不仅熟悉地形,而且装备有大量的运输机和作战直升机,可提供给养、支持地面攻击。按照他的设想,如果中国军队像1962年那样发起反击,印军就可以利用新式装备“围歼”以轻装步兵发起进攻的中国军队。桑搭吉甚至计划一旦战争爆发,印军可进入中国西藏纵深作战,将战线推进至雅鲁藏布江一线。英国学者内维尔·马克斯韦尔撰写的《中印边界争端反思》一书称,当时印军打算使用一个师的兵力来“清除”桑多洛河谷地带的中国军队,但两次均在最后一分钟撤消了攻击令。

1987年4月15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毓真反驳了印度对中国的无理指责,马毓真指出,中国没有侵占过印度一寸土地,相反倒是中国的大片领土被印度占领着。中国已经基本完成裁减军队员额100万人的任务,而印度1987-1988年度国防预算却增加了43%。第二天,印度《每日时报》报道称,印军至少有5个战斗机中队已部署在前沿地带,数目不详的米格-23战机也调动起来。《印度斯坦时报》4月17日报道说,印度“政府可靠人士”证实,“印陆军和空军正沿中印边界向东部调动”。中印边境战事似乎一触即发,处于十分危险的境地。

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向全世界表示:尽管中国要求和平解决问题,但如果印度坚持在边界沿线进行侵略性刺探,中国将不得不作出反应。就在西方媒体纷纷预测第二次中印战争会在何时爆发时,中国和印度之间化解“战争危机”的外交努力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着。时任印度总理的拉吉夫·甘地(英迪拉·甘地之子)并不希望鹰派分子真的挑起一场同中国的全面战争。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马毓真也表示,如果印度从中印边境撤军,就可以使那里的紧张局势得以缓和。5月印度外交部长蒂瓦里在赴平壤参加不结盟国家外长会议期间顺访北京,他向中国领导人带去了拉吉夫·甘地的一个口信,即新德里不打算继续使边境地带的局势恶化。

在国际上,苏联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也感到中印两国间有必要更认真、“更现实”地谈判,以便达成一项解决办法。当年7月,拉吉夫·甘地在北方邦国大党支持者的一次群众集会上说,有关中印边界局势的错误报道是由某些西方大国蓄意传播的,目的是要在印中两国之间制造误解和紧张。中印两国都意识到了边境地带对峙的危险性,两国政府决定逐渐减少在前沿地区的兵力部署,并重新开启双边对话。1988年12月,拉吉夫·甘地访问中国,寻求实现中印两国之间的真正和解,希望两国能共享和平之福。到1993年,两国签订了一项协定,以确保实际控制线两侧的和平,在这项协定中,引入了“平等互利”的安全原则。至此,这场边境危机才告化解。

从1986-1987年发生在中印边境的事情来看,印度对中国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始终在包藏着侵略中国的祸心,只不过是当时的国际形势对它的战争行动并不有利,它自己的实力也不足以保证对中国的全胜,所以它才在最后一刻撤销了攻击的命令,并撤退军队到安全距离,派出外交家与我国接触寻求和平安宁。这并不是我们斗争的胜利而是印度不敢太过冒险而做出的妥协,实际上印度人的刀早已出鞘了,只是在要挥舞向我们的最后一刻冷静了下来,把刀作为道具跳起舞来然后微笑一下,最后把刀收回刀鞘之内,于是我们又有了二十年的和平时期。这就是整个事件的真相,这个真相反映出的一个问题是印度会趁着中国混乱的时候攻击中国,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敌人。当时的中国军队主力在中越边境战场作战,西藏仅留少量部队留守,所以印度挑起争端以后我国一时间处于比较忙乱的状态,大量地从内陆省份往前线调兵,因为增援及时使印军对我的优势丧失所以促使印度最终选择撤军。军是撤了但隐患却一直留存,印度人时刻惦记着有朝一日的回头,因此边境地区的安宁就永远存在巨大的变数,特别是在我国处于特殊情况的时候。所以,对印度的定位需要重新研究,我们虽然爱好和平但我们绝不能容忍在自己睡榻之侧有一头狼在时刻守候,就等我们出状况时下手,这对于我们的国家安全是一个十分严峻的挑战,决不可等闲视之,必须一劳永逸地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