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face=Arial]三、相知无远近万里尚为邻。[/face]
空军招待所南楼大厅内。人声鼎沸,气氛热烈。在我们到达的时候,杜昌荣夫妇、林松秋、林东云、熊建林等战友正在忙着招待前来报到的战友,填表登记、分配房间,分发材料和纪念品。看到我的到来大家停下手里的工作,围上来与我亲切握手、拥抱。特别是熊建林等几个去年没有参加保定聚会的战友,分别50多年后再次相聚,心情特别激动。
这些战友是19667月到10月在空军二预校学习训练的。我当时是他们的区队长。在预校只有短短的一百天时间,并且一百天里还有30天是在农村野营,但是我对这批学员印象特别深刻,至今我还能回忆起他们的相貌特征。并不是我的记忆能力超强,我想大概是我第一次带学员特别用心吧。这批学员为了避免文革的冲击,提前下放到了陆军连队。下放期满后,因为预校还在文革的混乱之中,他们就直接转到航校去了。1969年他们航校毕业,有31位战友直接分配到了云南空27师,担负起守卫祖国南疆领空的光荣任务。从那时起我就非常留心空27师的情况。因为我那个区队,我所在的中队,分配到27师的战友占了一大半。特别是1972年的一次事故,我的两个战友光荣牺牲,我对这些战友更是牵肠挂肚,思念有加。所以,当这些战友发出聚会邀请后,我第一时间响应。
[b][face=宋体]从现有材料得知:[/face][/b]
[b][face=宋体]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是建国初期组建的老部队。也是转战大半个中国、有着优良传统和作风、专门在海、边防执行急难险重任务的战斗部队。六十年来该师先后进驻青岛、大连澄沙河、周水子、广东遂溪、云南蒙自、湖北山坡机场。曾参加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入闽、入滇轮战等。该部队先后[/face][/b][b]3[/b][b][face=宋体]次入滇、[/face][/b][b]2[/b][b][face=宋体]次入闽、[/face][/b][b]1[/b][b][face=宋体]次入粤,在[/face][/b][b]12[/b][b][face=宋体]个机场担负要地防空作战和轮战任务。部队先后涌现出一批先进个人,有被中组部树为“优秀党务工作者”的孙庆礼;有“朱伯儒式干部”、荣立一等功的李广文;有被授予“模范炊事员”、全国“新长征突击手”的陈昌顺;有被授予“新长征突击手”、“模范飞行大队教导员”称号的空军功勋飞行员吴朝安等。[/face][/b]
[b]1968[/b][b][face=宋体]年[/face][/b][b]8[/b][b][face=宋体]月,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调驻蒙自机场,该师进行复杂气象训练的[/face][/b][b]1[/b][b][face=宋体]个大队及独立中队调驻巫家坝机场。该师并经常抽调[/face][/b][b]1[/b][b][face=宋体]个中队轮番进驻平远街机场。[/face][/b][b]1978[/b][b][face=宋体]年边境自卫还击战期间,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独立大队紧急进驻云南蒙自机场执行自卫还击作战任务。[/face][/b]
[b]1986[/b][b][face=宋体]年初,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被确定为新飞行员的训练基地。该师训练能力强,连续多年超额完成飞行时间指标,为空军和广州军区空军的建设作出了贡献。[/face][/b]
[b]31[/b][b][face=宋体]名新飞行员充实到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正是[/face][/b][b]27[/b][b][face=宋体]师进驻云南不久。那时的蒙自,只是一个边陲小县,那时的营房,破旧不堪;那时的机场,各种设施非常简陋,只能算作一个备降的野战机场。就是在这种简陋、艰苦的环境中,我们的战友来了,他们给部队带来了生机,带来了笑声,带来了希望。我看到张德胜老友哽咽了。张德胜战友今年已经七十五、六岁了,他是[/face][/b][b]27[/b][b][face=宋体]师[/face][/b][b]79[/b][b][face=宋体]团的老飞行员。说起那段往事,他情绪激动,不能自制。他说,那时候刚到这儿,飞行员严重缺编,一个大队只有[/face][/b][b]5[/b][b][face=宋体]、[/face][/b][b]6[/b][b][face=宋体]个飞行员。我们只能坚持,咬着牙坚持。我们等啊,盼啊。我们团一下子补充了[/face][/b][b]25[/b][b][face=宋体]个,(另外[/face][/b][b]6[/b][b][face=宋体]个补充到了独立大队)个个都是宝贝呀。我们有希望了,我们有发展壮大的本钱了。曾经在[/face][/b]抗美援朝空战中,打下过3架敌机的老团长乐的嘴都合不拢![face=宋体][b]说到这里,古稀老人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热泪。[/b][/face]
[b][face=宋体]是的,这批战友的到来,不仅补充了人员,而且改变了飞行员的年龄结构,给部队增添了新生力量。杜昌荣战友回忆说:[/face][/b][b]1968[/b][b][face=宋体]年师里补充过[/face][/b][b]18[/b][b][face=宋体]名飞行员(都到了[/face][/b][b]80[/b][b][face=宋体]团),他们都是我国最困难时期训练的学员,航油有限,飞行器材短缺,飞飞停停,拖了七、八年才毕业。所以补充到飞行部队时年龄最小的都[/face][/b][b]25[/b][b][face=宋体]岁了,最大已达[/face][/b][b]28[/b][b][face=宋体]岁![/face][/b]昌荣他们这批新飞行员刚到蒙自下车时,有的地勤机械师看见了,回机务大队说这期新飞行员才20来岁,像小孩似的!当时机务大队的大队长还不相信,批评那个机械师说假话![face=宋体][b]地勤人员以往从没见过像我们这样年轻的飞行员。[/b]在开飞的当天,地勤人员还[b]担心我们能不能把飞机开上天去。[/b][/face]
[b][face=宋体]葛云志副师长,一个典型的东北汉子,今年已经七十有八。他性格豪爽,快人快语,独自一人从东北吉林市来昆明参加聚会。他是空[/face][/b][b]27[/b][b][face=宋体]师许多军史的亲历者。看到了自己的老部下、老战友,他也是心情激动,眼里噙着泪花,强忍着不让掉下来。我两次看到老人的这种表情:一次是在[/face][/b][b]20[/b][b][face=宋体]日中午的小范围欢迎宴会上,他眼里噙着泪给大家敬酒说,我要谢谢大家,在咱们师最困难时的坚守;我还要谢谢大家,在分别[/face][/b][b]40[/b][b][face=宋体]多年后还想着我这个老头子。另一次是在回访巫家坝老营区时,人们不由说起那场惨烈的事故。老师长动情的说,我就在现场指挥呀,家属们一听说出事了都往机场跑……我的心都乱了,现场都是血呀!他再也说不下去了,背过脸去擦去了泪水。(待续)[/face][/b]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