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理是白族居住较集中的地方。它是一个狭长地形,背靠苍山,怀抱洱海,风景绮丽。旅游景点多。素有上关风,下关花,苍山雪,洱海月之称。
十五日上午十一点多,我们乘坐火车前往大理。山清水秀,一路风景,人们在水田里插秧劳作,如诗如画。不由想起四十年前的边境紧张时期,恐怕又是另外一种情景了。下午五点多,我们到达大理下车。出站后即与滴滴司机取得了联系。上车后,直奔古城附近的下榻之处——三味别院。
三味别院是王杨在网上给我们订好的旅馆,就在大理古城附近。这是一家东北小伙子开的旅馆,临街有两三座院落,每座都是两层楼,按“凹”字形建筑,粉墙黛瓦,飞檐,廊柱,白族建筑风格,中间为“天井”。这里居住条件不错,服务也很热情周到,还有lP上网。唯一感到遗憾的是,天空凄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并且整夜没有停。
十六日依然下雨,我们打着雨伞,冒雨游览大理。虽然雨中但游人依然不少。古城街上摩肩接踵,头上的各色雨伞互相交错。我心有所动,写下了当时的心境:
大理旅游雨中行,苍天无眼人有情。
细雨敲击石板路,浇开红黄花万丛。
对对情侣花下藏,双双搀扶互提醒。
风雨同舟泛洱海,崇圣寺前情更浓。
下午回到住处,雨也没有停的迹象。因为怕路滑摔跤,又怕淋雨得病,就取消了原来的行程,没有再出去。
十七日一大早,云很低,天仍然阴沉着。我们打的直奔崇圣寺。
我们下车到达崇圣寺时,寺院和三塔还隐藏在雾霭之中。云雾缭绕,给人以神秘之感。金庸武侠小说凡涉及大理国或南诏国的描述,均有崇圣寺的影子。我们刚开始游览,却发现手机丢失。我心急如焚,手机里有我太多的信息。急忙出门寻找,幸赖滴滴司机张高峰拾金不昧,一个小时后托人送来,我心里才踏实。可是游览已经索然无味。进得寺院,跟着一个游团,旁听讲解。由于“请神容易送神难”,也没有拍照片。这段游览,没有留下深刻印象,只能叫做来过,不能叫游览。
中午饭后,我们驱车蝴蝶泉。蝴蝶泉风景秀丽,景色宜人。一部电影《五朵金花》,一首《大理三月好风光》使蝴蝶泉家喻户晓,妇孺喜欢。翠竹夹道,山青水绿,蝴蝶翩翩,情人依依,世外桃源,不过如此。
在回大理的路上,由于不熟悉路况,还坐过了站,白跑了一段冤枉路。不过,我们心情还是很愉悦的。因为预报天气有雨而没有下,我的手机也失而复得。衡量得失,得大于失,挺好,知足。
十八日上午,启程回昆明。火车一路无话。下午五点多到昆明。孙杰安排我们入住西南宾馆。孙杰是我队二十一期学员。他预校停飞后,先留下带了一期学员(22期当区队长),后来随22期停飞学员被分配到陆军的一个保密机构工作。从此我们失去了联系。去年我队22期学员聚会时,袁贵生同志找到了他,这才与大家重新建立了联系。孙杰做事勤勉踏实,从不张扬,聚会时他专程赶往保定与大家见面,也可见孙杰很重情义。聚会结束时,看到孙杰匆匆的来,又匆匆地走,我心里很不是滋味。想到他少小离校,如今也年过五十了,并且从事着重要工作,心里五味杂陈,不知是悲是喜。这次孙杰知道我来昆明的消息,非常激动,住着院还偷着跑出来陪我。
晚上,二十二期学员刘光请客。刘光是十二队学员,停飞后留队在十二队当区队长带二十三期学员。刘光留队时岁数偏小,又长有一张娃娃脸。开始担心他压不住阵。但他处事果断公正,大胆管理,也很机敏,年岁虽小,在学员中却很有威信。他很活泼,整天乐呵呵的,大队和队干部都很喜欢他。刘光转业回贵阳后经商颇有成绩,云贵川都有他的业务。刘光处事大度,义气,凡是有关预校学员、战友的事,他都积极参与、鼎力相助。他听说我来昆明,一定要请在昆明的战友与我一起坐坐。孙杰很早就把刘光的意思告诉我了,如此盛情,只好依他。聚会选择在市内的飞虎楼餐厅进行,有二十多人参加。
二战时期的1941年,美国空军飞行教官陈纳德组成援华的志愿航空队,因机身画有飞虎,被称为飞虎队。[face=Arial]在对日空战中,飞虎队战绩辉煌而享誉世界。[/face]

[face=宋体]因飞虎队租用该楼作为开办民用航空公司而得名[/face]——[face=宋体]飞虎楼。经常有飞虎队的后人前来参观访古,在此就餐。刘光所以选择飞虎楼聚会也有空军情结的成分。参加聚会的战友许多都离开了空军,他们在公安或隐蔽战线做出了突出成绩。只有十队二十三期学员杨曙光还在飞行。他是执行运送维和部队出国刚刚回来的。宴席上气氛热烈,直到很晚。[/face]

[face=宋体]十九日上午,孙杰开车送我们到昆明空军招待所。(待续)[/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