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解放军报上海6月28日电:海军新型驱逐舰首舰下水仪式今天上午在上海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举行。

新闻不长,但关注度非常高,美俄英等国媒体都在它下水前后作过大预测和分析。

美国在今年的《中国军力报告》中将055型称为“巡洋舰”,我们依然称它为“大型导弹驱逐舰”。

它的战力和意义网上已经有许多专业分析,本文不再锦上添花。国产驱逐舰引发热议还有一个原因是177年前的这一天,鸦片战争爆发。

1840年6月28日,英国借口“保护通商口岸”,悍然发动侵华战争,鸦片战争爆发!政府腐朽、列强环伺、战争溃败...中国逐渐沦为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开始了屈辱而悲壮的近代史。

看看今天的中国,听听“中国威胁论”,翻翻历史故纸堆,是不是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如果生命真的有轮回,回到一百七十多年前,你我会是做什么的?两江总督?怡和小洋行小买办?小捕快?更可能当“猪仔”被卖掉。

猪仔的命运

关于猪仔,曾经有人在饭局上跟我说那是劳动力输出,不必妖魔化。就像有人在网络上为鸦片战争美化一样,或者说,中国一些精神上的猪仔,他们把灵魂贩卖给了洋大人,还在地上跪着。

“猪仔”是奴隶式贩卖,是强国对弱国的奴役,在英文中也叫苦力(coolie),而coolie来源是印度泰米尔文,专指重体力劳动者。

早在明末清初,福建,广东沿海就已经有商人自建航船,以“公凭”订立方式运送农民或手工业者去南洋垦荒开矿,这些是移民,不是猪仔。

猪仔是以掠夺方式进行的,跟中国国力急剧衰弱有直接关系。

从1785年开始,中国被卖到海外的苦力激增,转运中心在澳门,有的去了马来半岛槟榔屿,有的去了特立尼达群岛。

1810年,几百名中国苦力出现在巴西,试种茶树。

1814年,东印度公司从中国华南运去1700多苦力,路线是广州到圣赫勒拿岛。

当时圣赫勒拿岛上囚禁着拿破仑,英国海军将领巴塞尔.赫尔舰长来看望拿破仑时,拿破仑指着窗外花园里的中国园丁说:“这些人很善良,他们有才能,智慧,自尊心,决不可能长期被英国人或其它人奴役。”

到了19世纪,中国苦力被拐运人数比以前更多了。

1819年英国占领新加坡后,为建造以马六甲海峡为中心的整个东南亚殖民地,总督莱佛士需要大量劳动力,而拐运最廉价又最勤劳的中国苦力,则是最理想办法。

1820到1830年,每年平均有8000名左右苦力运入新加坡。

鸦片战争之后,1847年秘鲁华工达到12万人,古巴有15万。

还有一批前往澳大利亚,出发站是新加坡和厦门。

1850年有4000多名苦力从香港前往正在开发的加尼福尼亚,1851年巴拿马铁路有一万多名修筑者是中国人,死亡率高达80%。可以说每一根枕木之下都有一名中国人不安的灵魂。

1859年,中国苦力出现在海地,1864年出现在墨西哥,1867年大批苦力前往加达加斯加修公路,1883年连斐济也有了中国苦力。

到了1898年,苏门答腊种植烟草的中国苦力达到56000名。

除了南方中国人,北方中国人也被俄国人劫掠,1870年有150名被掠到俄国,1880年后,山东沿海一带男性劳力以每年数千人的速度被掠到俄国远东地区。

1906年,刚果铁路修建队伍中出了500多名中国人,这些是比利时人掠去的。

为什么西方殖民者在非洲也要用中国苦力?因为黑人懒散,愚笨(殖民者的眼光),而白人又喜欢闹事。

以南非金矿来说,拐运中国苦力的是英国太古轮船公司,其中最大的一名人贩子叫胡佛。

当时他是开平矿务公司工程师,贩卖人口赚了大钱后,后来回美国当上了总统。人贩子当总统,听起来很“人权”。

到了1910年,南非我国苦力达到70000多人,全非洲有10万以上(南非公使张德彝报告)。

一战期间,欧洲男丁短缺,1917年下半年开始,英国,法国,俄国,分别从中国运去5万,15万,3万名苦力。

俄国:从东北,天津,山海关运往顿河和东欧。

英法:从秦皇岛,青岛,上海运往法国北部和巴尔干半岛。

中国苦力在法国不但要从事后勤军力(挖战壕,搬弹药),而且还要上前线抬伤兵,在战场上身亡中国人有2000多人。

不知道公知如何看待这些历史,也许他们会沾沾自喜,毕竟洋大人有时还纪念一下,真是宅心仁厚,感激涕零。

其实道理很简单:国家没有了尊严,人民也没有了尊严,国家被奴役,人民也被奴役。

那时候,人家可没打算跟你讲人权,讲民主,讲自由。“猪仔”也好,coolie也好,本质上都是契约奴,但那是枪口下无奈和屈辱。

马里兰的空气是香甜清鲜,不知哪些美国矿山,铁路的旁的累累白骨是否能感受到?

“猪仔”们命运,并不是自己选择的,他们背井离乡,客死他乡,还要被妖魔化。造成这种惨状的有两个原因:一,国家当政者昏庸无能,视民生如草芥。

二,西方强国的残忍和贪婪。

“猪仔”贩卖生意

“猪仔”本身是一种民间谑称,进入官方文件是在1839年7月24日(道光十九年),林则徐奏折里写道:“连值荒年,出洋者数以千计。当其在船时,皆以木盆盛饭,呼此等搭船者一同就食。其呼声与呼猪相似,故人曰此船为卖猪仔”

这份奏折里能够感受到林则徐内心悲愤和屈辱,6月份他刚刚进行了虎门硝烟。

于是在现在一些人的“历史真相”里,林则徐是战争罪魁祸首。

洋人来找“猪仔”,骗说是招工,去了有好吃好住,干活轻松。负责行骗的是“猪仔头”(华人),“猪仔”运送是有合同的,但“猪仔”只是商品,他们没有合同。

合同是洋人跟“猪仔头”订立,主要内容:一,开船时间。二,船装数量。三,人头价码四,违约赔偿。

合同一订,“猪仔头”就要马上四处找人,拐,骗,捉,甚至绑架,为能收足人数,不择手段。

收齐后, 先运到澳门,洋官放行还要装模作样的讯问一番,塞完钱,就OK。

所有“猪仔”运送必须关在密室,不见天日,在澳门下船时,知道被骗,再后悔,再反抗,已经没有用了。

乡民谋生艰难,极易被骗,“猪仔头”说出洋做工,除有衣食之外,还有工资。而且洋历与华历不同,国外一年,只得中国半年,说做八年,其实只有四年。期满后,自然有船送你们回家。

在澳门是冲突爆发期,有的人醒悟想逃,“猪仔头”笑脸不见了,一声令下,棍棒相加。

“猪仔头”年年骗人,乡间农民明白也不敢说,这些“猪仔头”往往是上勾官府,下养流氓,狡猾毒辣,耳目众多。

官差既不过问,你一个街坊去理论岂不找死?“猪仔头”有钱了可都是乡里名望之辈。

1873年,葡萄牙国王下令关闭澳门300多个猪仔馆,这是跟西班牙的矛盾所导致,真正的原因是葡萄牙无法在人口贩卖业上跟英法美西竞争。说白了就是分赃不均。

这样英国美国就跳出来,制造舆论,大骂葡萄牙人卖猪仔,没有人性,不讲人道主义,人家可早就会舆论战,宣传战了。

骂了葡萄牙就顺便把自己给洗白了,人贩子的锅甩给葡萄牙,反正撕破脸了。

但英美这生意还得做呀,他们把上船前的合同,改为上船后订立,地点换到香港。猪仔变成了“赊单工”,名义上是移民,本质上是一样的。

没过几年,葡萄牙人怒了,生意没了不说,还背了锅。干脆,澳门猪仔馆又开业。

猪仔跟移民比例是多少?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中国驻新加坡总领事孙士鼎有奏:每年从香港,厦门,汕头等地到达新加坡华人约十余万,七成为猪仔。

新加坡统计也与之相近,1920年新加坡华人为190万,其中130万为猪仔。

这些猪仔还要从新加坡向全世界运送,累计高达700万左右。他们用生命和劳力为西方资本世界换来财富无数。

猪仔的日子

上船后,只能屈膝而坐,不能睡眠,因为空间非常狭窄,像300人的船 ,能塞进600人,这是符合市场规律的,成本越低,利润越大。人权嘛,你就当真的听。

他们只能住在底舱,还要加锁。船未启航,已是头昏脑涨,加上饮食恶劣,疾病一旦流行,又没有医药(那点药不是给猪仔用的),所以途中死亡率极高,这叫优胜劣汰,能到目的地的,自然是身强力壮者。

美国为了提高卖猪仔效率,建造了容量大,速度快的“秃鹰号”快船,赚了不少钱。但有一次在马尼拉洋面上,中国苦力为了淡水,要冲上甲板,船长下令开枪,并锁死升降口的铁格子。引发大火,全船500多名猪仔和船员,同归于尽。

路途越远,死亡率越高,像英船“朴兰德公爵号”装332名猪仔去古巴,途中死去128名,加尔文号去古巴,298名猪仔死去135名,死亡率高达45%。

殖民者也心疼呀,当然,他们心疼的是转手利润。稍微有点良知的英国人,美国人都称之为“浮动地狱”。

到了目的地后,猪仔押往当地劳动力市场拍卖,当场脱光衣服,像牲口一样被检查,挑选。

一名猪仔成本价为150元(船票70元),卖出价是500-1000元。利润由船公司和人贩子瓜分。

在美洲大陆,除了黑奴,白奴,还有“猪仔”。黑奴大家都知道,白奴是指德国,英国,法国,西班牙的异教徒和罪犯,数量在25万左右,18世纪,宾夕法尼亚三分之二移民是白奴,现在都摇身变成了公知的仰慕对象。一百七十多年过去了,西方列强炮舰早已远离我们的港口,但在南海,在台海,在东海,有人依然贼心不死,还要给中国加上第一岛链,第二岛链,第三岛链。

世界格局在变,但有的东西是不会变,西方强国的贪婪嘴脸只不过多了一层“民主,自由,人权”的包装。

中国海军将一步步从近海防御走向浩瀚深蓝,去为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的复兴保驾护航。

“猪仔”是中国历史上屈辱史的血淋淋的一部份,它无法美化, 也不应当被美化。鸦片战争亦是如此。

美化侵略历史,侵略者,丑化中国英雄,伟人,是双管齐下的诛心之术。

当攻城无望时,攻心就成了最好的手段。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