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英美加联军在诺曼底登陆当日,基本上没有遇到甲级德军师的有力抵抗。英加军面对着716步兵师,四个步兵营中,一半不是德国人,而是从东线战俘营抓来的各个国家的混杂兵员,所谓的“东方营”,他们基本上不讲德语,毫无战斗力。

716师的左翼是352步兵师,战斗力较强,之前远在圣洛的第二线,4月份之后才抵达诺曼底前线,将不足一半的兵力部署在海防线上。面对美军奥马哈登陆区的,是高斯上校的916团,老兵较多,登陆日作战中表现突出,抵抗美军第一师和29师,损失有限。352师的左翼,是瑟堡半岛的91空军陆战师和709师,91师师长法利将军被首批空降伞兵偷袭,乱枪击毙,而709师是比716师更差的地方守卫部队,243师位于瑟堡西部。这几个普通德军师面对的,是20万盟军登陆部队和7000艘各类军舰。


在这整个地区中被德军列为具备合资格战力单位的,是77步兵师。该师原在布列塔尼半岛的首府雷恩市附近,它的一个“东方营”留在诺曼底以加强352师。开战前夕,77师移动到半岛的中西部,位于前线的 91,243和709师之后。美军布拉德利将军的选择,是不必急于南下,进攻圣洛或科芒地区,而是集中于瑟堡战线,让第七军全力拿下志在必得的瑟堡港。柯林斯将军的战略是先横向切断瑟堡半岛,然后在北半部解决被困在那里的德军。


709师师长施莱本将军被希特勒指令负责整个半岛的防御,所谓的“瑟堡要塞”。他手下的部队,是在之前反击登陆时被打残的各个师的余部,在瑟堡港附近全力防守。此时美军第七军的前锋第90步兵师受阻于德军防线,整体进展不快,迫使柯林斯将军将师长和两个团长撤职,然后调遣陆军精锐第四和第九步兵师加入战斗,辅以82空降师、79师和90师。


隆美尔在确认瑟堡德军逃不出去之后,转而尽量挽救在美军横断线附近的德军,命令刚刚赶到瑟堡以南的77师斯泰格曼将军,率军掉头南下突围。希特勒则取消了隆美尔的命令,下令77师和瑟堡地区所有德军坚守阵地,不得后退,更不得南逃。在之后的战斗中,243师师长海尔米切将军被击毙,德军各部都遭受损失。


77师师长斯泰格曼于6月17日夜决定抗命,不能再等,自行率领部队南下,冲击美军切断线。希特勒在一天之后意识到瑟堡难保,终于同意残余德军分头南下,但此时斯泰格曼将军已经在南下路途中,被美军军机袭击毙命,由巴克勒尔上校代理他的职务。巴克勒尔上校是1049团团长,在77师等待斯泰格曼将军前来上任期间,曾经代理过师长,所以此时立即出来担负起指挥该师的责任。


17日傍晚,在接近西海岸的地方,77师的部队遇到了美军第九师47团一营的先头部队,对方卡住路口桥头,却疏于防守。巴克勒尔上校没有退路,集合手下1049和1050团的混合队伍,发起突袭,一鼓作气地冲过桥去,赶跑了这些美军前哨部队。77师部队缴获了12辆美军吉普车,抓了250名美军俘虏,巴克勒尔上校坚持押着俘虏南下,最后抵达德军防线,带出了不到两千人的队伍。


美军第九师的增援部队随后赶来,重新夺回这座桥。九师的60团部队于17日深夜抵达巴恩维尔镇,到了岛西海边,完成了横线切断的任务,77师余下队伍和其它德军,不是逃向瑟堡港汇合,就是在这条生死线以北投降。


在77师之后,得到希特勒批准南撤命令的德军,分散南下,以科涅格上校带领的91空军陆战师和243师一些残余部队,借助位于横断线附近的机会,各自逃出了美军的瑟堡包围圈。



巴克勒尔的77师只剩下不到3000人的实力,在拉艾-迪皮伊特休整。这些没有被美军包围在瑟堡半岛的德军,下一个任务就是守卫南方七公里的重镇莱赛。德军84军负责最西线,军长绍提茨,手下是77师,91师和243师的战斗群,91师有3500人,新调来的353师只有部分队伍抵达这一前线。


完成瑟堡战役之后,美军第八军负责进攻德军左翼,军长米德尔顿将军,有第八,79和90步兵师,每个全员师近14000人。第82空降师也在军中,而101空降师已经返回英国长期休整。


美军第八军弧形包围莱赛,德军利用山丘地形设置防线,丢掉莱赛,美军可以利用主干大路直插佩里耶,和柯林斯将军的第七军汇合,再攻击圣洛。


第八军于7月3日开始新攻势,有侧翼佯攻、配合东边的第七军之意。82空降师居中,直攻拉艾-迪皮伊特。79师沿着海岸线推进,90师一度面临被解散、补充其它师的命运,大幅重组之后重返战场。在山地作战中,美军没有占到太大便宜,第一天推进了一英里的距离,伤亡600多人,第二天前进了两英里。德军利用地形树篱逐段防守,且战且退,消耗美军。


第八军所属的九个炮兵营,加上第七军协助的四个炮兵营,不停地狂轰滥炸,对德军有利的是天气不佳,盟军空军没有发挥决定性的作用。82空降师遭遇243师战斗群的阻截, 在三天中前进了四英里,到了拉艾-迪皮伊特城下。但82师已经无力再战了,损失惨重,有一个连只剩下12个人,325滑艇团的一个连也只有不到一半人活下来。该师完成了清扫障碍的任务,兵员减半,只得被调回英国全面休整。


进攻要地城堡山的任务交给了90师,面对着两个营的77师战斗群,一个营的91师战斗群,和临时补上的353师的一个营。巴克勒尔上校现在处在负责整个城防的科涅格上校的直接指挥下。没有坦克的德军偶然缴获了一辆谢尔曼坦克,涂上德军标志后,又被用在了抵抗美军战场上。90师第一天就损失一个营的兵力,但一举投入了两个团,之后进展加快,逐步清除沿途村落,逼近了城堡山。


碍于上山路径艰难,丛林密布,坦克开不上去,火炮施展不开,步兵火力支援困难,美军德军陷入更加磨难的缠斗。712坦克团的几辆谢尔曼勉强开到山脚下,不久后就动弹不得,遭到德军火力威胁,美军步兵只有依靠自己爬上山。


90师倾尽全力,损失两千多人,拿下了城堡山的半个山坡,德军仍然固守着另一半。巴克勒尔上校派了几个小队上山支援,但他和科涅格上校都没有什么后备兵力可调。两人都向84军、第七集团军和B集团军群发去求援请求。隆美尔不仅面对美英两军的攻势,在美军战区内又面对着第七、第八、第19和第五军的联合攻势,四面应敌,力不能支。90师的部队最后还是占领了留着罗马时期遗址的山头。


德军紧急抽调一些增援部队,包括353师的一个营,刚刚从布列塔尼抵达圣洛战线的第15伞兵团,以及党卫军第二装甲师一个营。在他们的支援下,德军于7日匆忙发动反击,双方激战,美军第三营在山顶被包围了,然后被清除,山脚下的美军坦克也被党卫军的坦克击毁。两军在城堡山上打成平局,第八军的攻势停滞下来。


米德尔顿将军被迫调上后备师第八师,更加大了双方的实力差距,天气也大为好转,盟军空军大举出击,威胁德军阵地,最终拿下城堡山。德军新调上来的15伞兵团和党卫军第二装甲师部队遭受损失,令豪瑟将军心痛,也明知拉艾-迪皮伊特守不住,城南还有大片树篱地形利于防守。他发出命令,准许巴克勒尔和科涅格上校的残余部队撤出该城。


美军于8日晨准备进攻时,发现德军方面十分平静,意识到德军抵抗不再,开始大举推进,79师一营最早进入城内,第八师穿城而过后,继续向南推进,90师反而落在后边。


美军第八军打了11天,前进了七英里,于12日抵达莱赛,前后伤亡10000人。90师损失5000多人,一度考虑过把工程兵插入到步兵连中作战。美军的伤亡人数大致等于在该处防线作战过的德军总数。残余德军在城南的树篱地带中继续延迟抵御美军,353师部队还剩下1000多人,243师剩下700人,而77师不足2000人。他们没有撤离火线和休整的机会,就地逐块防守,在小规模战斗中,偶然地于9日击毙了美军第八师副师长尼尔森·沃克尔准将。



巴克勒尔上校和他的77师残部,最后撤往南方的库唐斯,作为后备部队休整,但在25日的“眼镜蛇”攻势之后,陷入了在“龙赛”包围圈中被歼灭的险境。冲破圣洛以西防线的美军装甲和机械化部队,第二、第三装甲师和大红一师,大步向西推进,横插至龙赛附近,试图将此线以北的德军一网打尽,包括从北边退下来的科涅格上校指挥的各个战斗群。


84军军长绍提茨将军命令包括党卫军第二装甲师和海特中校的第六伞兵团等零碎部队,拼死抵抗,保持库唐斯以南的道路通畅,在“龙赛”包围圈的西侧,留下几英里宽的口子,残余德军继续南逃,巴克勒尔和科涅格的残部,都乘机逃到了科唐坦半岛底端。


但美军并没有放掉他们,巴顿将军的第三集团军出现在战场上,在他8月1日正式上任之前,布拉德利将军就先把米德尔顿将军的第八军交给他指挥。美军在清除了“龙赛”包围圈之后,利用两个装甲师和其它机械化师的优势,沿着大路向南方的布列塔尼半岛猛扑过来,经常把徒步溃逃的零散德军远远地抛在后边。


巴克勒尔的77师残部刚刚退到重镇阿夫朗什附近,准备返回他们在盟军登陆之前的驻地,就接到了新的命令。克鲁格面对西线沿海地区的溃败,担心美军打破德军在诺曼底的堵截,走出科唐坦地区,因此命令第七集团军在阿夫朗什固守,卡住瓶颈。


第七集团军的左翼防线已破,德军溃不成军,通讯混乱,克鲁格不再信任豪瑟将军,加上圣洛西部的电话线路被切断,所以直接把电话打到布列塔尼地区25军军长法姆巴赫将军,让他派出部队守住阿夫朗什。法姆巴赫将军出于无奈,下令巴克勒尔上校不惜一切代价在那里堵住蜂拥而来的美军第八军。


侥幸逃到阿夫朗什以南的77师残部,还没有喘过一口气,就要先向北反攻,再死守。巴克勒尔上校手下无一不是混杂的零散队伍,还没有来得及重组,而美军第四坦克师的先头部队于7月30正在接近阿夫朗什,留给他地时间不多了。他自己名下的77师只剩下一个疲惫不堪的营,他随后尽力搜罗,从党卫军第17装甲掷弹兵师残部, 找到14辆突击炮,连同组员,再加上第五伞兵师残部的一些零散士兵,并入他这个临时战斗群,一共凑上了2000人,用来执行拿下和守住阿夫朗什的命令。


7月31日凌晨,巴克勒尔上校指挥他的混杂部队,向阿夫朗什进发,当地刚刚被美军占领,是第四装甲师二团和第八步兵师一个团的先头部队,正在休息和临时布防,德军因此获得一个难得的补上漏洞的时间窗口。77师在反击过程中先趁美军前哨不备,夺取了蓬多博镇的一座关键桥梁,然后杀向阿城,以突击炮、装甲车辆和步兵冲进城南郊区,架起大炮进行火力掩护,试图攻下市中心。


事出意外,美军先是乱成一团,然后逐步组织抵抗,把德军拖进了逐屋争夺的城市街道战,德军反击的速度慢了下来。德军的突击炮此时发挥了作用,打掉美军装甲车辆和轰掉美军据点,而美军之前为了快速推进,把炮兵部队拉在后边,因此缺少火力支援,反而让德军在城外临时布置的几门火炮占了上风。


当日上午天气状况不佳,雨雾当空,德军在突击炮和火炮支持下,缓慢地推进到市中心,把美军推到城市边缘。过了中午,天气好转,太阳出来了,美军战机被紧急召唤而来,首先炸毁了领头冲锋的突击炮,扭转地面攻防局势。对方大举增兵,第四装甲师的谢尔曼坦克群展开反击,第八师的步兵团也来到战场,以数量优势迫使德军后撤,丢掉已经到手的街道地段。后退中的德军急于逃命,被逼到城市南端,在巴克勒尔上校的督促下,勉强坚持到了傍晚,士兵已经所剩不多。


巴克勒尔上校只得放弃,手下兵力所剩无几,带着身边的寥寥数人,利用夜幕掩护,向南撤退。他的残兵不敢走大路,也没有人力和时间去炸毁蓬托博尔的桥梁,只求避开美军的追击和报复,然后加入德军的南逃大流。在这场突袭战后,美军才算是完全控制了要镇阿夫朗什,使用蓬多博的桥梁,长驱直入布列塔尼半岛。


逃到半岛内的77师残部,被派到重要的圣马洛港驻防,巴克勒尔上校在那里以本部为核心,召集了其它部队的散兵游勇,又汇集起三到四千人的队伍,继续执行上司交给的城防命令。他的部队位于圣马洛市对面的迪纳尔,一湾之隔,两边德军炮兵部队可以互相支援。


此时美军大队已经向东转移,集中于法莱斯包围圈和解放巴黎,那些还在布列塔尼半岛的德军,基本上被遗弃了,离主力和德国越来越远,没有多大希望了,他们要执行的命令,就是坚守他们所在的城镇,尽量拖住美军,以及毁掉美军最急需的港口设施。


圣马洛就是这样一个重要港口城市,可以直接支援布拉德利将军手下的美军部队供给,所以虽然巴顿将军派出第六装甲师,长驱直扑布莱斯特港,但第八军的米德尔顿将军还是不得不部署围攻圣马洛,以第83步兵师为主,第八师派出121加强团增援,辅以军属坦克和炮兵部队。


巴克勒尔上校刚刚喘息待定,美军步兵就逼到了眼前。由于自身兵力过于薄弱,他把南部的迪南视为守不住的地方,撤回了那里的部队,加强港口的防卫。他和守卫圣马洛的奥洛克上校,拒绝了美军83师师长麦肯将军的劝降,美军于8月5日发起进攻。


在连续五天的炮击、轰炸和步兵冲锋之后,美军清除了圣马洛外围防线的据点。巴克勒尔上校在迪纳尔方向抵抗121团,利用层层防御工事拖慢美军的进攻步伐,并于8月8日在普勒尔蒂伊村把美军一个营拖入包围圈。121团竭力解救,被两个连的德军挡住。83师调整部署,把注意力集中到较弱的迪纳尔方向,派本师的331团增援,麦肯将军亲自前往指挥。美军先于8月12日解救了被困的三营,以坦克歼击车和炮兵火力摧毁德军抵抗,逼迫他们向北方撤退,然后向四英里之外的迪纳尔市区推进。


巴克勒尔上校再次拒绝了劝降,却请求麦肯将军接收那些不能作战的德军伤兵,美军在短暂停火期间,前来把那些人运走。巴克勒尔上校召集余下的1000名士兵,下令那些有家室的人出列,他们获准离开城市,向美军投降,以存活下去。剩下的士兵继续在上校的指挥下抵抗下去,直到8月15日。当日美军攻进市中心,包围了巴克勒尔的指挥部,切断粮食食水,并施放催泪弹。继续抵抗已无意义,巴克勒尔上校率领余部350人向美军投降,结束了自瑟堡开始的同美军战斗的历程。


他在迪纳尔一地死守接近10天,在投降之前的8月11日,获授铁十字骑士勋章加橡树叶勋章,获授原因是紧急防守阿夫朗什,算是迟来的奖励。虽然他在那里被美军打跑,但毕竟是在关键时刻没有退缩,毅然承命指挥部队补防要地,抗击占有绝对优势、士气正旺的美军。


诺曼底战役中,德军的装甲兵和党卫军部队素得大名,但许多战斗是由那些普通步兵部队进行的,如716师、275师(海恩斯战斗群),一般都算不上是精锐之师,却不断给盟军造成麻烦,让柯林斯将军陷入泥潭。巴克勒尔上校和他的77步兵师,从最北的瑟堡打起,直打到最南边的布列塔尼,连续反复作战,败而不死,在绝对不利的情况下还去发起反攻,直到最后无处可退而投降,勇气素质可嘉。巴克勒尔上校在战俘营中被关押至1948年,于1964年去世。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