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戴高乐机械化运动战思想,法军不爱德军爱,用来灭法国

戴高乐机械化运动战思想,法军不爱德军爱,用来灭法国

作者简介:魏王笑天(1991-),男,陕西西安人,硕士研究生,从事中国国家安全战略与对外关系研究

战争的诡异之处就是胜者从此故步自封,而败者则痛定思痛,寻求改进。而固步自封者都会在未来的挑战中自食苦果。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在战时靡欧洲战场的堑壕战思想仍然主导着法国的军界。墨守成规,无视革新的军事思想,导致二战的失利。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当法国人引以为傲的马其诺防线被德军装甲部队轻而易举地绕过后,在纳粹闪击战的狂飙之下,整个法国开始崩溃。巴黎沦陷后,贝当元帅作为最高领导人向希特勒投降。1940年6月25日,他授权查理·亨茨格将军作为法国代表与德军凯特尔元帅签署停战协议。法国一战后“欧洲最强大陆军”的神话就此破灭。

这样的结果是法国军界不思进取、墨守成规,对防御式堑壕战旧军事思想的迂腐信奉所造成的。在那段最为艰难的岁月里,戴高乐锐意进取推崇更加贴合实际的运动战法的做法和他主导下由此为基础建立军事力量的“自由法国政权”是黑暗中燃烧的普罗米修斯之火。

一、戴高乐军事思想的形成

1912年从圣西尔军校毕业的戴高乐在阿腊斯城的第三十三步兵团任职,彼时的团长正是菲利普·贝当上校。作为其麾下的低级军官,戴高乐以直言不讳和在军事上的独到见解赢得了贝当的尊重和友谊。时过境迁,在近三十年后,当年的这对师生在对待战争的态度上已经截然相反。战争观上,早在贝当堑壕战的战略布局还在主导战争走向的一战凡尔登战场上发挥作用时,戴高乐就已经清楚地认识到其短板和不合理性。战壕让戴高乐感到的是窒息与凝固,这种战法的成功是以大量牺牲作为代价的当年的法军如阅兵般前进、羊群般冲锋,接着又如成片的麦浪一样倒下,这些都是戴高乐心中难以抹去的伤痕。堑壕时代的战争的确有如绞肉机一般。戴高乐从那时起便意识到,比拼人力和生命的时代应当画上休止符,以坦克为主的机械化战争才是属于未来的

。丰富的实战经验和军事理论让戴高乐愈发成为坦克的推崇者。在第一次世界大战被德军俘虏期间,戴高乐从自己在战场上的亲身经历出发,在对未来战争可能产生的局面的设想基础上深入研究并加以创新,初步形成自己使用装甲部队实现战术突破的作战理论。他先后出版了《剑刃》和《建立职业军》等著作阐述自己的新型军事思想。在波兰军事学院任教期间,他进一步丰富了这一战术思想。他将法国所处的环境与其他主要国家做以比较后提出,相较于英美与欧洲大陆的海洋阻隔以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的山地环绕,身处广阔平原之中的法国如果以固定的工事作为防御手段在难度和效果上都注定不会理想。联系法国可能面对的战局,戴高乐认为只有组建一支由职业军人组成的快速机动机械化装甲部队,并配合以飞机的空中火力打击,形成立体推进的运动战法才能最有效地维护国家安全。将进攻作为保卫法国的主要手段,其核心在于保持部队的高机动性,以随时应对瞬息万变的战场情况。使机动性和强大火力成为国家防御能力的特性,并集中装甲部队的优势兵力作为攻坚突破敌阵的拳头力量

戴高乐认为堑壕战和构筑要塞的时代已经过去,旧的战略思想已经不足以应对新的战争需求。他多次向国防当局建议进行战术和军队结构的革新,然而在阵地战工事防御体系作为法国军方主流的时代,他的呼声显得如此微不足道。戴高乐的主张同法国总参谋部的阵地战、防御战的思想格格不入,大多数政客和军人都反对革新。法国总理达拉第曾在议会前发表演说,鼓吹消极防御,反对进攻性战略。更让戴高乐大失所望的是德高望重的贝当元帅反对。垂暮之年的贝当元帅思想早已僵化,他把戴高乐的理论斥之为“开玩笑”,认为“无论坦克或是飞机都不能改变未来战争的内容,国家的安全只能依靠工事”。他还撰文重申对马其诺防线的信心,声称有了它就无须担心装甲部队的进攻[1]19。

《建立职业军》一书在法国很少有人问津,虽然当时售价只有15法郎,但也仅售出750本。然而在此书被翻译成德文的德国,它引起了纳粹将军们的极大兴趣。在国内被视作儿戏的戴高乐军事思想却在强敌德国军界广泛的流传开来,且很大程度上启发了德军的将领。德军参谋总部在《论机械化战争》的机密手册中,原原本本地引用了这本书。古德里安,隆美尔以及指挥著名的库尔斯克坦克会战的曼施坦因都从中受益。尤其是纳粹将军古德里安,他早在20世纪20年代就开始关注坦克战,得到这本书后,他如获至宝。他把戴高乐的思想与自己的主张糅合在一起,形成了自己的装甲师编制和坦克战术,使自己在二战中名噪一时。

当希特勒第一次看到德军用帆布包着卡车进行的“坦克”演习时兴奋的大喊:“这就是我需要的!”

古德里安更是后来将戴高乐的思想充分发挥在其主导的“黄色方案”中——针对法国的闪电战。1940年5月10日,欧战全面爆发。德军集中了136个师,其中10个坦克师、7个摩托化师,2 580辆坦克,3 824架飞机,分A、B、C三个集团军群向荷、比、卢发动了大规模的进攻。A集团军作为左翼,从亚琛至摩泽尔河一线发起攻击,通过比利时和卢森堡,将在迪南和色当之间强渡马斯河,穿过法国边界防线,向松姆河口挺进。B集团军作为右翼攻入法国,C集团军对马其诺发动佯攻,迷惑法军。事实印证了戴高乐战争理论的合理性,也给了以贝当元帅为首因循守旧的法国当局当头一棒。德军几乎不费吹灰之力,便绕过了沦为笑柄的马其诺防线,5月14日德军开始对法国的大规模全面进攻。法军战线一再被突破,抵抗被迅速的瓦解。然而被德军机械师突破的不仅仅是马其诺防线还有旧军事思想的桎梏

1940年5月11日,在举国溃败的时候,戴高乐临危受命指挥第四装甲师在拉昂、阿布维尔一带阻挡德军进攻。17日他调集三个坦克营与德军对抗,第一次在战场上将其新型的运动战思想付诸实践。虽然这场战役的背景显得有些危急和窘迫,但是戴高乐用战果证明了其机械化作战的有效性和先进性。25日戴高乐被提升为准将。27日他的装甲部队发挥出了攻坚作用,将德军击退约九公里,俘虏五百多人,且有大量缴获。虽然戴高乐开始在战场上崭露头角,但大势已去的法兰西最终还是无力阻止纳粹的进攻狂潮。六月初,戴高乐刚刚得以出任国防部副部长之际,6月14日巴黎沦陷,16日贝当组阁,法国请求停战。

德国人自豪的说:“我们只用15法郎(戴高乐[机械化战争]的书价),就击败了法国!”当局向纳粹低下头颅,贝当元帅建立维希政府向侵略者投降,戴高乐却没有停止过反抗。他坚信“法国输掉了一场战役,但没有输掉这场战争”。到达英国后,6月18日高乐在伦敦发表演说宣布成立自由法国政府。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