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小野田宽郎(1922年3月——2014年1月16日),倭岛和歌山县海南市人,十几岁时,他曾经来到中国,在武汉的一家日本商行里做学徒谋生。

倭国全面侵我华夏时,征召全国适龄青年入伍,小野田宽郎积极报名,得到批准,后来于1944年被选送进入陆军中野学校二俣分校进修,接受游击战、情报战和严格的丛林作战训练,1944年11月毕业,以陆军少尉的军衔被派到菲律宾卢邦岛,准备在这个地方与反攻登陆后的美军展开游击战。

卢邦岛,位于东经120度与北纬13.8度的交汇处,在民都洛岛的东北马尼拉的西南。亲们打开地图一看,就知道这地方的重要性了。

1944年12月,麦克阿瑟将军指挥美军反攻菲律宾,日军节节败退,一日,驻卢邦岛的鬼子指挥官谷田义美奉命撤到马尼拉作战,他临走时,留下了一支打游击的小部队,负责指挥的就中小野田宽郎。

“我禁止你自杀、撤退或者投降。三年、四年或者五年之后,我将回来,这个命令只有我才能取消。”谷田义美少佐严肃地对小野田道。

特么滴,这是个神马命令,分明是一道只有唯一解锁方式的超级防火墙嘛!

“哈依!”能够独挡一面,小野田宽郎热血沸腾。

1945年2月,美军登陆卢邦岛,小小鬼子游击队当然挡不米国大军。所到之处,小鬼子不是被打死就是投降。

然而,小野田宽郎却越挫越勇,他在战斗中认真分析原因总结教训,决定化整为零,他把剩下的倭军分成数个特种作战小组,散入到茂密的热带丛林中去。

其他的作战小组先后被米军干趴了,但小野和他的三名手下赤津、岛田、小冢居然越来越找到了特种作战的感觉。他们与丛林融为一体,神出鬼没,一有机会就用地雷袭击米军等人的车辆,要不就用三八步枪远距离狙杀米菲军民。

鬼子在岛上有武器储备,虽然打不起大的战役,但用来特种作战却是足够了,小野田的地雷,一直用到1972年都还没有用完,而他的枪法,也越来越接近神话,几乎能做到弹无虚发。

8月15日鬼子投降了,但那个该死的谷田少佐并没有来传达命令,所以对小野田来说,战争并没有结束,虽然有米国飞机撒下了大量的传单,但小野田认为那只不过是敌人想引诱他们出来而已。

作战,继续!

粮食吃光啦,木有关系,热带丛林里有的是吃的,水牛、野味、椰子、香蕉,对经过特种训练的小野田来说,这些都是小意思啦!

丛林里,到处都是他们的藏身之处,在小野田宽郎面前,米国人倒成了他们的运输大队长!

他们还在一些地主写上标语,进行自我催眠——“将战争进行到底!”

每天日出时,四个家伙会整齐的站成一排,对着太阳唱军歌,敬礼,喊着为天皇而战的口号。

日子在自然地翻篇,当地老百姓似乎有些麻木时,也许不经意之间,他们就出现在村落边上,枪声响起,倒霉的村民进了枉死城。

这特么太可恶了,驻菲米军双管齐下,一面围捕,一面想方设法劝其投降。

终于到了1950年,小鬼子赤津没耐性了,悄悄地跑出了丛林,向米军举起了双手。

而岛田也在一次行动,被民兵伏击刺死,剩下小野田和小冢二人,再次躲进了丛林之中,任凭各方使出各种招数,甚至派出小野田的亲兄弟拿着麦克风来对他喊话,他还是毫不动摇。

二人如幽灵般地在丛林飘荡,还每月都必须要执行一次作战任务:偷袭驻军,射杀居民,抢掠财物。

1971年10月,在一次冲突中,小野田的亲密战友小冢被击毙,小野田成了孤家寡人。但他依然牢记着谷田义美少佐的命令:不能投降,也不能自杀。

战斗吧,小野田,我是打不死的小强!

又是两年过去,1974年,日本探险家铃木纪夫到卢邦岛丛林探险,当然,也完全有可能是他想来寻找传说中的丛林幽灵。

功夫不负有心夫,一天,铃森纪夫在丛林里意外地发现一个身裹树皮、眉毛和胡子连成一片的“怪物”蹲在树杈上,正狼吞虎咽地摘吃野果。这个“野人”当然就是活下来的小野田宽郎。经过一番交流,铃木纪夫得知了小野田宽郎的名字和他的故事。

“看在同是大和民族子孙的份上,我向天皇陛下发誓,小野田君,战争真的结束了!”铃木纪夫非常诚恳。

“是吗?可是,我是军人,不能违背上司的命令,除非让我亲眼见到谷田少佐!我才会走出丛林。”小野田毅性说。

“哟西,我一定努力找到他,请你一定不要再玩失踪了!”

铃木纪夫回到倭国,这消息迅速传遍扶桑各岛。

终于,找到了已是书店老板的谷田义美。

1974年3月9日,身着旧日本军服的谷田义美再次出现在小野田宽郎的面前。

“少尉,我命令你走出丛林投降!”

“哈依,少佐阁下!”

第二天,收拾了一番的身穿半旧日本军服的小野田到达卢邦岛警察局,深深地鞠了一躬,说:“我奉上级的命令向你们投降。”从肩上卸下步枪,他失声痛哭。

这小强在丛林里,死在他手里的前前后后有一百多人,但由于此时米国已成了倭奴爹,在倭奴的运作下,小野田宽郎得到了特赦。

回到倭岛的小野田宽郎自然成了“英雄”,所到之处,都享受到了超级VIP的待遇,虽然这鬼子对新时代出现的许多东西比如电视洗衣机等感到陌生和害怕,但以他在丛林中生存的精神,他很快就适应了这个社会,并搞了一个野外生存技能的培训学校,小日子过得倒挺舒适。

对于他那三十年的丛林生活履历,这鬼子从来都不后悔,“我是军人,军人就得要服从命令!”

有人指责他滥杀无辜,这丫说:“对我而言,那是处于战争状态中,在不违反国际法律的状况下,我没有责任!”

2014年1月,小野田宽郎因心脏衰竭于东京死亡。亲们算算他的年龄,这小鬼子的狗命还真是长的!算不算祸害活千年呢?

还是这家伙在那种无污染的原始丛林里生活太久,修炼成了一具百毒不浸的金钢不坏之躯!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