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四日晚上,一直上班的春英,下班后一定要请我坐坐。又少不了喝酒,大龙作陪。春英酒兴大发,英气豪爽,不让须眉。三个人尽兴而归。

十五日上午,我与岳母辞行。老人依依不舍,又不便挽留。我一再嘱咐她保重身体,有空再来看她。

辞别老人,我按照微信导航,坐、转地铁,出了地铁站依赖导航,很顺利的找到了北空战友聚会的地方。此时,芬之,祖斌,殿凯和宋德义小妹已经先到。几十年不见了,大家变化都很大,又是一番感慨。又是一阵惆怅。

前文已经说到,这次战友聚会是张芬之战友和马浩流战友组织策划的,他们转业到地方后,在不同的岗位上都做出了很大的成绩,这是他们奋发努力的结果,也是他们在机关工作期间厚积薄发积累了充足的能量。

文革期间,我校是搞“四大”的单位,几经折腾,人心涣散,1969年起,陆续有干部调到北京支左或执行军管任务。我就是1969年4月到酒仙桥774厂执行军管任务的。1970年3月,被抽调到北空政治部在陶然亭招待所举办的团以上干部学习班帮忙。后来学习班结束,又被派到空军学毛著代表大会北空政治部材料组帮忙。任务完成后我就被留在了北空政治部,直到我1975年离开北空机关,前后五年时间。在这期间我不懈努力,丰富了知识,开阔了视野。在机关期间部、科领导,给了我很多教育和指导;我的战友和同事,给了我许多鼓励和帮助。我由衷的感谢他们。很想与他们见面,但自己事业平平,也有些自惭形秽。所以一直与他们也没有过密的联系。几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北空的战友总有些仰视的感觉,也有些愧疚。这次聚会,正好可以了却我思念战友却又怕见战友的心结。

攀谈之时,战友们先后来到。他们中有,原文化科副科长张春熙,干事马浩流、唐禹民,新闻科赵仲三,空军政治部创作室的刘战英,和我调走后调入机关的郭思锦。加上先期到来的李祖斌、李殿凯、宋德义、芬之夫妇共十二人到席。芬之夫妇作为东道主殷勤待客,拿出茅台招待大家,并且多次给客人布菜。(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