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十三日中午,我坐公交到苏州桥附近的厂洼小区看望我的老战友秦瑞朝和王忠学。五十三年没有见面了,急切心情,可想而知。

十、十一、十二期飞行学员,受当时政治环境的影响,(因中苏关系交恶,苏联撕毁协议,不供应我国航材和油料。)大批停飞。1963年9月我们从陆军连队锻炼返校后,经过体检,重新编队,少量的学员转入航校学习飞行;大量学员进行改学其他转业教育,陆续有学员转到空军其他地面院校学习。但大部分都充实了公安部门。比较集中、人数比较多的有广东公安、上海公安、黑龙江公安和北京公安部。少量分配到国家事务管理局、外交部。在此之前,空军机关近水楼台,先下手挑了几个最优秀,最合适的调往空军总部。我的战友秦瑞朝、王忠学就在其中。看到这些战友陆续离开预校,有的飞行去了,不飞的也有了着落,我心里既羡慕他们,又很着急自己。结果也没有跨出预校,被留了下来。这些战友分别已经50多年了,我多想能与他们叙叙战友情,聊聊家常话。

去年十二月,我在广州与老战友张圣钦相聚时,得知了秦瑞朝战友的电话,这才重新建立了联系,我们经常在微信上交流聊天。从安阳的老战友李运昌处知道了秦瑞朝战友做过大手术,不禁又为他的身体担忧。毕竟是年近八十的人了,体力一天不如一天。所以总想尽早见到老战友。

待我到达瑞朝战友家里,他们夫妇与忠学夫妇,早已香茶以待。熟悉的名字,魂牵梦萦;陌生的面孔,就是街上走个对面也不敢认。一阵寒暄过后,大家感叹岁月的无情。我们相互聊战友、聊分离后的经历、聊家庭、聊社会的巨大变化。从聊天中我知道了“一个办公室,成就了两对好姻缘”的佳话。原来秦、王二位战友调来北京后被分配在同一个办公室工作,恰巧办公室里有两个年龄相当的河北姑娘。他们四人在一个办公室工作几年之后,日久生情,各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另一半,组建了并不富裕却很温馨的家庭。风风雨雨几十年,两家人亲如手足,互相关照。现在都是三代同堂,孙辈也即将大学毕业,步入社会。中午,我们一行五个老人前往一个大的商场上层就餐,也享受了一下现代生活。面对各种美味佳肴,不禁又想起了瓜菜代的岁月,想起了一顿饭不用菜就吃六、七个窝头的情景。由于二位战友身体都不太好,我们沏了一壶好茶,以茶代酒,频频举杯,共祝我们的友谊。席间,我朗读了我为战友写的诗歌。

给秦瑞朝王忠学老友

当年安阳学飞行,今日喜聚北京城。

栉风沐雨五十载,青春年少变老翁。

不忘初心创新业,人若有志事竞成。

战友情谊金不换,岁数赿老情赿浓!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