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在诺曼底战役中,党卫军第12青年军装甲师成为矗立在盟军对面的一堵厚墙,英军大部队多次碰壁,用尽手段火力,才在8月中勉强打到法莱斯。该师装甲团团长温舍上校(Max Wunsche)是师长“装甲”迈尔阵下的一员悍将,在这个以装甲出名的部队中充当骨干,战到了最后一刻。

温舍生于德国最北部州份的基特利茨地区,当过地产管理人,又在一家会计师行作过部门经理。他于1932年加入纳粹青年社,算是比较晚的了,次年希特勒就当上了德国总理,而温舍也于一年后加入希姆莱的党卫队(SS),然后当了希特勒警卫旗队的排长。由于他所具有的潇洒出众形象,被认为适合于作为纳粹雅利安优秀血统理论的代表,被选入希特勒私人警卫营,隆美尔当过该营营长,温舍为此而随着希特勒大本营行动,没有参加入侵波兰战役。他在警卫旗队师(党卫军第一师)辖下加入了1940年德军横扫西线的战役,担任摩托车二排排长,连长是“装甲”迈尔,在这期间拿到一级、二级铁十字奖章和铜质步兵突击奖章。

温舍短暂地返回到希特勒警卫营,但因为某些所谓的“不良行为”又被调出,到警卫旗队师师长迪特里希身边当副官,随后参加了巴尔干战役和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作为迪特里希将军的副官,温舍经常往来于各处前线搜集情报,多次被指令临时替代前线指挥官带领个别德军部队,取得成功,显示了他在普通副官职责之外,具备了带领野战部队的军官素质。

1942年2月,温舍以上尉军衔率领一个突击炮营,之后去柏林的总参谋部学习军官课程,回来升为党卫军少校,担任警卫旗队师组建的第一个装甲团的一营营长。1943年2月,温舍指挥的装甲部队挡住了苏军的进攻,解救了被围困的“装甲”迈尔的侦察营,两个营组成临时的战斗群,攻打附件苏军第六近卫骑兵军的部队。这是他们两位军官第二次在战场上并肩战斗。豪瑟将军指挥的党卫军装甲军从苏军手中拿回了哈尔科夫,温舍也于1943年2月获得铁十字骑士勋章。

他之后离开苏联战场,于1943年6月被调到新组建的党卫军第12青年军装甲师。“装甲”迈尔的资格比温舍老,战场经验更为丰富,在“巴巴罗萨”之前的希腊战役中就获得了铁十字骑士勋章,也渴望出任装甲团团长,但温舍一直是装甲部队军官,迈尔当过反坦克和侦察营军官,所以温舍出任第12装甲团团长,时年29岁。温舍之后的战绩都发生在防守诺曼底的党卫军第12装甲师中。

温舍手下的第一装甲营,在盟军登陆前的1944年6月初,拥有56辆豹式坦克,48辆处于作战状态,其它处在中修大修中。二营是四型坦克。温舍使用的指挥豹式坦克特别加装了通讯天线,全团有三辆。

诺曼底登陆之前,第12装甲师从他们在比利时的训练营地,转移到卡昂附近,却未能参加登陆首日的反击战斗,6月7日部分前锋部队才抵达卡昂北方的阿登修道院,面对着登陆首日未能拿下卡昂的加拿大第三步兵师。“装甲”迈尔的装甲掷弹兵25团先到,温舍的坦克滞后,到中午时分,第二营的四型坦克才被迈尔部署到阵地上。迈尔在修道院的开火命令下达到前线的坦克部队,把加拿大第三步兵师推回到了他们早上的出发地,破坏了他们当日拿下卡昂的计划,就此开始了一个多月的卡昂之战。

在英军第二集团军的“查恩伍德”战役之后,第12装甲师的余部撤出了卡昂,把它让给了英军,继续在卡昂南方防守。第12装甲师的三个团作战部队,缩减到了一个大战斗群的规模,营变成了连,装甲掷弹兵25团三营在撤出卡昂时只剩下100余人。“装甲”迈尔上校只得改编了两个战斗群,由温舍以他原先的坦克团为核心,率领所有残余坦克和装甲掷弹兵,作为其中的一个战斗群。此时的温舍,完全失去了整洁军装下的优雅精神面貌,照片中看到的他面色灰暗,因受伤而头上缠满绷带,仍然尽力辅助接替被盟军舰炮炸死的维特将军担任师长的“装甲”迈尔。

英军连续发动的“古德伍德”和“总计”战役,把第12装甲师推到了卡昂和法莱斯之间的平坦地带,狂轰滥炸,难以防守。温舍战斗群的残部在“总计”战役第二天的任务是守住南北大路,还要保护莱松河以及140、195高地,作为法莱斯以北的最后防线。

而在英军方面,他们组成了一个装甲和步兵综合特遣联队,派遣沃辛顿中校指挥,由第28坦克团(英属哥伦比亚团),加上阿仑冈步兵团,趁夜出发,承担单兵独进、直插195高地的危险任务。

早上迷雾散去、太阳升起的时候,沃辛顿联队的尖兵发现前方耸起一座高地,认为就是目的地195高地,因此全军全速前进,登上高地加以占领。沃辛顿中校认为此时已经完成了他的艰巨任务,之后就是等待友军发起总攻,前来接应。实际上整个联队都迷路了,把南北大路以东的140高地,误认为是路西的195高地。

8月9日早上,温舍命令梅泽尔中尉同右侧的德军取得联系,后者被沃辛顿部队狙击俘虏,也就暴露了英军的隐藏之地,让温舍和迈尔都吃了一惊,没有想到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居然有敌军存在,几乎打到了法莱斯城外。

第12装甲师残部急忙发起攻击,派出102营的五辆虎式坦克,加上从豹式连找到的坦克,以及警卫连的猎虎歼击车,一起向东进发,同时立即发炮轰击两公里之外的140高地,意图在敌人立足未稳的时候把这个高地拿回来。

温舍的部队在两条战线上作战,一是打退波兰坦克纵队南下,避免盟军南北两部汇合,二是攻下140高地,解决对法莱斯威胁最大的这股敌军。波兰坦克部队被打退后,温舍汇集当时能够组织起来的队伍,对140高地发起最后攻击。失去沃辛顿中校的英军联队残部投降,温舍完成清剿任务,也就终结了英军的这次“总计”攻势。因为在卡昂和法莱斯进行的战斗,温舍于8月11日获得橡树叶勋章。

在两多月的地面战役后,英加军队还在卡昂和法莱斯之间的平原上爬行,沃辛顿突击队被消灭,德军获得最后一个喘息机会,让尽可能多的部队逃出盟军设下的大包围圈。

英军发动的下一个“温驯”攻势,最终打败了第12装甲师的残部,于8月18日拿下法莱斯。德军方面已经于17日开始全面东撤,莫德尔取代克鲁格,美军在南部构成庞大口袋的另一侧,所以第12装甲师也随着大部队东撤,随行随战,七零八落,“装甲”迈尔最后逃出了包围圈。

温舍则没有那么幸运,他在撤退途中遭遇加军偷袭,慌乱之中同他的坦克部队走散,未能渡河,只得在河西的口袋中四处躲避,成天与盟军的搜索队捉迷藏,昼伏夜行,忍饥挨饿。他们一行数人偷了一辆盟军的车,冒险冲过迪沃河上的圣朗贝尔石桥,最后于8月24日在库代阿尔的农地上被俘虏,直接解送到蒙哥马利将军那里,作为党卫军装甲部队军官、抵抗英军的骨干,受到特别待遇。

温舍之后一直在英国苏格兰的军官战俘营中度过,到1948年被放了出来,回到德国。“装甲”迈尔战后受到战争罪审判,主要罪名是在阿登修道院杀害加拿大士兵,先被判了死刑,随后无期,然后被释放,作为师长,承担全部责任。温舍曾为希特勒警卫营的一员,同纳粹高层接触更多,也留下了一些他与纳粹高层人物的合影,但他最后却没有受到这些污点的影响,在装甲部队中出头,全力作战,屡次挡住英军装甲铁流,以战败被俘结束,符合战士的本质。战后温舍成功经营企业,于1995年4月去世,终年80岁。温舍自己只有日记流传下来,没有出版回忆录,关于诺曼底战役时他的表现,主要在“装甲”迈尔的回忆录和师参谋长迈尔少校编纂的师史里边有所记载。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