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接上集流连按摩店的老年人

“为了家产的事情吧?”不用老汤明说,我也能猜出个大概。老年人再婚,财产问题是产生矛盾的重要因素。
老汤不说话,估计是默认了。
老汤一共谈过四任女朋友,走到结婚的关口都被儿子儿媳们搅黄了。
第一任女朋友是市纺织机械厂的一位退休女工,有个30多岁的儿子,还没结婚。老汤儿子说她愿意嫁给老汤是为了以后花老汤的钱给自己的儿子娶媳妇。
第二任女朋友是市剧团的退休女演员,两人处了将近一年。老汤的儿子嫌她是“混娱乐圈的”,年轻的时候不清不白,父子俩为此大吵一架。
第三任女朋友是工商局的退休女干部,几年前做过一次大手术,老汤的儿子抓住这点,说这个女的是个“药罐子”,以后会出大问题。
第四任女朋友是长江大学的一位退休教授,身体健康,和老汤专业对口,最谈得来。儿子再也找不出别的理由,终于跟老汤说了实话:“爸,你都这把年纪了,想吃点啥玩点啥都行,别再整这出了行不?”
儿媳妇也私下里放话出来:“当年嫁进汤家,就是觉得没有婆婆,不用担心婆媳关系,现在可好,自己都快到了该当婆婆的岁数又多了一个婆婆,他真要是再婚,以后我和孩子就不上门了!”
孙子是老汤的一块心头肉,一听这话,他也不敢来硬的了。
“我一开始真信了婆媳关系那套说辞,可后来的一件事让我明白了,其实就是因为钱……”老汤说。
2010年初,老汤准备与第四任女朋友登记结婚,儿媳妇托亲戚跟他摊牌:结婚可以,但得先签财产公证协议,老汤百年之后女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分家产。
老汤当场气得说不出话来,回头质问儿子,儿子含含糊糊打马虎眼。女朋友倒是很看得开,主动提出和老汤签协议,表示自己也有房有产,不在乎那些。但老汤觉得这协议就像一条“三八线”,签了以后两口子还怎么坦诚相对。
这事一闹,老汤心理结了疙瘩,不久和女朋友也散了伙,又成了单身汉。之后老汤和儿子一家的关系也越来越差,儿子儿媳干脆不怎么上门了。
看来老汤时不时去棚户区洗脚房找小姐,不仅是为了解闷,也有报复儿子儿媳妇的意思。
老汤并不否认,气呼呼地说:“这还得亏是亲生儿子呢,年轻的时候我怕他受‘后妈’的委屈一直不结婚,现在我还没死他就念着我的遗产!他不是怕我结婚吗,我不结了,但这钱我宁愿‘造’了也不留给他们!”
我向社区以及规划局老干科的人通报了情况,要求他们帮助协调一下老汤家的事情。不久之后社区干部反馈信息回来,说他们的工作无法开展。
“啥叫无法开展?怎么就无法开展了?”我气呼呼地质问社区干部。
“没法开展就是没法开展,老汤的儿子不见我们,儿媳妇一听这事儿就骂我们多管闲事,这工作怎么开展?!”社区干部也一肚子火气。
我的待遇不比社区干部好,上门后也没能见到老汤的儿子,老汤儿媳妇虽然没张口骂我,但也在言语中讽刺我多管闲事。
我找机会去了一趟老汤儿子的装修公司,老汤儿子看躲不开了才把我引进了办公室。他一张口就是生意难做,孩子在国外花钱多,社会上骗子多。谈到老汤再婚的事,他一脸无辜地说:“别的啥事儿都好说,但他结婚这事儿我是万难接受!”
“为啥?”
“现在骗子多,都盯着我爸那点财产呢,要不他这么大年纪的一个老头,怎么会有女的看到上?我们家两代人辛辛苦苦攒的这点家业,可不能就这么便宜了骗子!”
老汤的儿子一副小商人的嘴脸,开始跟我历数他所知道的结婚骗钱的案例,我听得不耐烦,打断了他。
“咱不谈这个,这种事情我肯定知道的比你多。你爸就是老了想找个伴,先前谈的那几位女朋友你也看到了,哪个是为了骗钱来找你爸的?”
“人心隔肚皮,是不是骗子我现在哪里说得清楚。”
“那几位都是有房有业的人,还有是一位大学教授,人家真是想和你爸好好过日子的,你别把人都看得真么坏”。
“那让他们签婚前财产协议,以后不能分我爸一点财产!”
“你说你这人,人家也同意签了,你爸不乐意嘛,你总得照顾一下你爸的感受吧?”
“那谁照顾我的感受呢?”
“你爸说你这么对他,他那些财产就是自己‘造了’也不留给你!你说你这是何苦呢?”
“嗨,你别听我爸扯淡,他就我这么一个儿子,不给我给谁啊。现在他想干啥就干啥,七十多岁的人了,不吸毒不赌博,能‘造’多少钱?”
“怎么跟你说不明白呢?退一万步说,你爸的钱对你就那么大诱惑?他要结婚三十年前就结了,那时候怕你受后妈的委屈,现在你说这种话!”
老汤儿子沉默不语。
我看也没有必要再继续和他交流了,他已经铁了心,宁愿老汤受委屈,也要坚决确保老汤的财产不缩水,我说啥也没有用了。
钱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能让人走火入魔,六亲不认。
我没法把儿子所说的话带给老汤,所以没有主动找他。几次在街上遇到,他犹犹豫豫地想开口问我,我只能告诉他多保重身体,儿子儿媳那边我慢慢帮他做工作。老汤大约明白了情况,只是说警官放心,以后他不会再去那种地方“解闷”了。
后来,棚户区改建计划开始实施,出租房全部被拆除。“刘美”不知所踪,我们也不再为了老汤的事情频繁出警。
其实我知道老汤并没有闲着,“线人”给我爆料说他时不时去武汉、长沙等地的娱乐场所,有时还会南下广东去“耍一下”。再见到老汤时,他衣着光鲜,春风得意,我忍不住劝他两句。
“老汤,你悠着点,这么大年纪了,不要命了啊?!”
老汤总是笑而不语。
2013年底,一向身体健康的老汤突发心脏病去世。他的儿子来派出所开火化证明,眉宇间看不出多少悲痛,盖章的间隙,还在急切地问我该开何种证明好去银行取出老汤的存款,过户老汤名下的房产。盖完章后,我忍不住想损他两句。
“这下你得偿所愿了?”
一句话戳到了老汤儿子的痛处,他怒目圆睁地瞪着我说:“你什么意思?你再说一遍试试?”
“怎么着?你想在派出所里恐吓警察吗?”
老汤的儿子收起怒火,狠狠地看了我一眼,转身离开了派出所。
“小畜生!”同事在一旁小声骂道。
我有些后悔自己的莽撞,但转念想想,觉得也算帮老汤出了口恶气。
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半个月之后。
2014年1月15日上午,老汤的儿子儿媳再次走进了派出所,声泪俱下地控告自己遇到了骗子,老汤的遗产被骗光了。
和他们同行的是两名律师和北京某关爱老年人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律师向我们出示了一份遗嘱文书,上面显示老汤于2013年10月9日对自己名下的房产、存款等物折合人民币3139842.16元财产做出了捐赠。
去世前两个月,老汤竟然对自己的财产进行了裸捐,一分钱都没留给儿子一家。
看到这份捐赠遗嘱,我无奈地对老汤的儿子说:“完了,你爹签的遗嘱,警察也没办法了。”
老汤的儿子怔怔站在那里,儿媳妇一屁股坐到派出所大厅里开始撒泼,嘴里大叫着“假的!遗嘱是假的!他死之前没有立过遗嘱!他们都是骗子!”
“来之前我已经说了,整个捐赠过程我们都有录像,遗嘱也进行了公正,如果你们怀疑真实性,可以去法院起诉。”同行的律师告知老汤儿子儿媳。
“不给,一分钱也别想拿走!”老汤儿媳从地上一跃而起想要撕扯律师和基金会工作人员,同事急忙上前阻拦。
“有事去法院说,敢在派出所里动手打人马上拘留!”
老汤的儿子急忙上前拉住老婆,嘴里大喊:“不行!我要找律师!我要打官司!我要报案!我爹的钱就是我的钱!谁也别想动一分!”说完拉上老婆匆匆离开。
一场闹剧就此落幕,几个月后,法院的朋友告诉我,基金会律师所提供的遗嘱是真实有效的,老汤的儿子输掉了一审,现在正在上诉,但是估计胜诉的希望不大。

作者李霖,法学博士、基层民警

2017-05-18

李霖真实故事计划

来源:抽屉新热榜2017-05-19 17:43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