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转载

葛晓笛 2016-09-28 23:56 发表于老葛说

阴云密布1941年11月,外交谈判逐渐进入僵局。随着东乡茂德的两套交涉方案均被美方否定,美日双方都已经意识到,战争已经在所难免。11月11日,日本的潜艇部队作为先头部队出发驶向珍珠港。11月24日,山下奉文的部队离开柱岛,驶向马来西亚。11月26日,就在机动部队驶向太平洋的同一天,本间雅晴的部队也离开了佐世保,向着菲律宾群岛方向开拔。一张战争的大网已经铺开,只等待一声令下。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日军攻打珍珠港路线

在前往攻打夏威夷日本联合舰队上,扩音器播放1904年日军第3军司令乃木希典在攻打旅顺口前的一首汉诗:

山川草木转荒凉,

十里腥风新战场,

征马不前人不语,

金州城外立斜阳。这反映了日军官兵在面对强敌大战之前,死一样的沉寂时的复杂心情。

太平洋战争初期日本的进攻,而作为防守一方,美国人面临着战争将在何时于何地开始的疑问。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12月3日,美国方面掌握了日本已经向驻香港、新加坡、巴达维亚、马尼拉、华盛顿和伦敦的外交机构和领事馆发出销毁密码与密码机,并烧毁所有机密文件的命令。海军作战部相信,日本人可能会在几天之内发动战争。太平洋司令金梅尔得知了这一消息,但他并没有向肖特通报,他以为陆军方面一定会有同样的情报传达,但事实上没有,肖特直到最后时刻都不清楚日本销毁密码和文件的情报。

12月6日,这天华盛顿的天气异常寒冷,各种信息汇集于此,密布的战争阴云已经压的人们透不过气来。

上午6点56分,日本外务省通知驻美大使馆,准备接收一封被分为14个部分的电报(实为宣战文件)。外相东乡茂德命令驻美大使野村吉三郎,“在接到指示后,立刻把文件抄好,做好一切交送美国人的准备。”为了严守机密,野村被要求不能使用打字员去准备这份报告,他只好让大使馆秘书奥村胜造(字打的很慢)去准备打字。

上午10时40分,英国海军部向美国报告有两支日本舰队已经从柬埔寨角(日本已占领法属印度支那)出发,向西驶去。日本的南方行动已经开始。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罗斯福,天皇

这天早晨,罗斯福的朋友E·斯坦利·琼斯博士悄悄进入白宫,他为总统带来了日本大使馆的请求——希望罗斯福本人直接给天皇发送一封呼吁和平的电报。当天下午,罗斯福经过慎重考虑,同意向裕仁天皇发出一份电报。在这封信中,罗斯福回顾了日美双方友好交往的历史,提到两国的和平是促进全人类进步的好事,他保证,只要日本撤出印度支那,美国及其盟友绝不会“进军印度支那”。在这封信的最后,罗斯福写道:

我坚信,为了我们各自国家人民的利益,为了邻国人民的利益,我们正肩负着恢复传统和睦关系、避免世界上再次出现死亡和毁灭的神圣义务与责任。罗斯福的信件并未及时交到裕仁天皇手中但这封电报并没有及时送到天皇手中,东京时间7日中午已经到达的电报,直到晚上22点30分才被交付美国驻日大使格鲁。这是驻日大使军部的要求,除日本政府的来往电报,其余所有电报推后10个小时发送。就这样,两位国家元首之间的信函被日本的下层官员扣留了10个小时的时间

信件的延误让接到信件的美国驻日大使格鲁大为光火,他立刻前往外相东乡的府邸,请他把这封电报交送天皇。东乡给内大臣木户幸一打了电话,询问这个时间打扰天皇是否合适,木户认为这种情况可以叫醒天皇,同意他进宫。随后东乡来到首相东条英机的官邸进行沟通,东条关心这封电报中有没有关于美国让步的内容,东乡表示没有,东条说“那就没有办法了”。于是两人一起草拟了一个婉拒的答复,随后东乡前往皇居,把信件呈交天皇。

送东乡离开官邸前,东条说道,“电报迟到,倒是件好事。如果早到一两天,我们可有事情做了。”

这个时候,无论如何都已经无法挽回即将爆发的战争了。

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上午8点,就在格鲁收到罗斯福给天皇信件的同时,日本的14部分电报也已经全部发送完毕。10点20分,另一封电报发来,要求大使野村吉三郎和特使来栖三郎务必于下午1点(夏威夷时间早晨7点30分)把完整的14部分电报交给美国国务卿赫尔。这时,日本大使馆中乱作一团,当奥村终于把全部共11页电文打印出来之后,野村却发现其中修改之处甚多,完全无法作为正式外交文件使用。奥村只好重打整个文件。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野村与赫尔美国情报部门也接收到了同样的信息。电报先被送到海军作战部长史塔克上将手中,他对下午1点这个时间格外警觉,有情报参谋建议他给金梅尔打个电话,他拿起电话,但有觉得之前给太平洋舰队的警告已经足够,于是改变了主意,拨打了白宫的电话号码。

陆军参谋长马歇尔保持着每个周日上午外出骑马的习惯,等到他读到这几封电报已经是上午11点左右。和史塔克一样,他敏感地意识到下午1点这个时间会发生重大事件,因此马上起草了给太平洋战区各司令官的一封加急电报:

日本人将于今日东部标准时间下午1时递交一封等于是最后通牒的照会。他们还得到命令立即毁坏密码机器。所定时间究竟是何含义尚不清楚,但务必做好戒备。这封电报被表明为“特急-密件”,被要求发送至巴拿马运河、菲律宾、夏威夷和旧金山。华盛顿时间12点刚过,除夏威夷外,其他几处都已经收到此电报。但夏威夷由于天气原因没有接收到电报。最后,负责发送电报的弗伦奇上校选择使用与檀香山没有直连线路的西联公司代为发送这封电报。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马歇尔(左)与史塔克华盛顿时间12点30分,日本使馆的奥村胜造焦急地打着字,第14部分电报已经翻译完毕,但前13部分还是没有打印出来。野村和来栖坐立不安地等待着,距离他们和赫尔约定的下午1点的见面时间只有半个小时,无论如何都一定会迟到了。

几乎与此同时,在珍珠港以北200海里,重巡洋舰利根号和筑摩号分别弹射的两架侦察机已经到达了预定的侦查位置。利根号侦察机到达拉海纳水道,向机动部队发出情报”舰队不在拉海纳“;几分钟后,筑摩号侦察机从瓦胡岛发报:敌舰队在珍珠港。虎!虎!虎!

夏威夷当地时间12月6日上午,就在金梅尔做出把整个太平洋舰队留守珍珠港的决定的同时,南云忠一的舰队已经到达瓦胡岛西北600海里的地方。上午11点30分,舰队转向正南180度,以20节航速向珍珠港方向驶去。10分钟后,旗舰赤城号上升起了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曾在对马海峡升起过的Z字旗,随后用信号发出山本五十六发来的电报:

帝国沉浮系于此战,请各位务必格尽职守。一时间,海天之间响彻舰队将士的欢呼之声。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驶向珍珠港的机动部队(电影画面)

12月6日晚间,肖特参加了一个慈善晚宴舞会,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则出席了几个朋友组织的小型聚会。两位将军都在晚上10点左右就寝。与此同时,日本人的舰队正在以24海里的时速向他们逼近。

7日清晨5点,飞行总队长渊田美津雄中佐从睡梦中醒来,穿上了为本次行动特意准备的红色衬衣。飞行休息室里播放着夏威夷本地电台的音乐,轻柔的声音意味着他们并没有被发现,瓦胡岛上毫无防备。

距离黎明还有1个小时的时候,舰队已经抵达预定起飞海域,南云忠一找到航空参谋源田实,对他严肃地说:“我已经把你们带到了进攻地点,从现在起,担子就落在你们飞行员肩上了。”源田回答道:“飞行员们一定会取得成功。”

在甲板上等待起飞的日本飞机5点50分,在距离瓦胡岛以北220海里处,6艘航空母舰一起向左转向,以24海里时速逆风行驶,将飞机兜起,Z字旗在夏威夷海域清晨的霞光中飘扬。第一批出发的所有飞行员都已经进入座舱,他们的头上系着一条写有必胜的头带。零式战机首先升空,随后是高空轰炸机,之后是俯冲后炸机,最后是鱼雷轰炸机。日本帝国的战争机器轰鸣作响,严格的训练带来了如齿轮链条般精准的效率,15分钟时间,第一批183架飞机升空,向瓦胡岛飞去。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第一批飞机升空后,南云命令舰队向南转向,以20节时速前进。与此同时,水手们紧张地准备着第二批进攻飞机,将它们推上甲板。7点05分,航空母舰再次转向东加速逆风航行,10分钟后,第二波飞机开始起飞。

就在机动部队的第二批飞机在甲板上等待起飞的时候,珍珠港战斗的第一枪在港口外的海域已经打响。6点30分,美军驱逐舰沃德号在巡逻时发现不明潜艇行动,舰长奥德布里奇下令开火,10分钟后,这艘潜艇中弹下沉。随后,沃德号投掷了深水炸弹,并向海军值日官汇报了情况。但由于这段时间误报潜艇事件较多,这份报告并没有引起上级军官的重视,美国人错过了在发现日本人企图的一次机会。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两波进攻的路线这还不是他们错过的最后一次机会。7点整, 在位于瓦胡岛北段卡胡库角的奥帕纳流动雷达值班的约瑟夫·洛克哈德和乔治·埃洛特中士发现雷达示波器上出现异常图像,显示一个大型机群正在向瓦胡岛方向驶来。埃洛特给情报中心打电话汇报了这一情况,却被告知不用担心,这是从本土飞来支援的B-17空中堡垒。

当马歇尔的电报终于到达檀香山的时候,已经是当地时间7点33分,也就是华盛顿时间的下午1点03分,已经超过了最后期限3分钟。在日本大使馆中,奥村还在一个字一个字地打着电报,野村给赫尔通了电话,要求把见面时间延后一些。

这个时候,瓦胡岛已经进入了渊田美津雄的视野,岛上很多人,包括舰队的水手和士兵们,都还在睡梦中享受周日上午的闲暇,丝毫不知道已经大难临头。对于亚利桑那号上的一千余人来说,生命的时钟还有最后半个小时。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1941年12月7日清晨,太平洋舰队在珍珠港停靠的军舰情况渊田几乎不敢相信他的眼睛,没有防空气球,没有警报,没有美军飞机的阻击,瓦胡岛上一片平静,当地电台正在播放着为迎接本土飞来的B-17而准备的日本音乐,战列舰在珍珠港的海水中排成整齐的队列,奇袭成功了,美国人毫无防备。7点49分,渊田向全体飞行员发出“脱,脱,脱”的进攻指令,这是日语“冲锋”(Totsugeki)的第一个音节。7点53分,渊田向机动部队发出“虎!虎!虎!”的密码信号,这是在向包括山本五十六在内的所有焦急等待前方战斗信息的指挥官的信号,它的意思是“偷袭成功!”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飞行总队长渊田美津雄

老虎在日本被认为是一种具有神性的野兽,很多人相信,它是无论前往多远地方都能平安归来的神奇动物。用“虎”来作为偷袭成功的代号,是希望这些奇袭的飞行员能够乘胜归来。在那个早上,他们的确做到了这一点,他们投下的炸弹唤醒了沉睡的美国人。

日美高官在珍珠港事件的前夕

在第一波进攻中,村田重治首先指挥40架七九式鱼雷攻击机,用鱼雷攻击主力舰艇;渊田率领49架七九式高空轰炸机,在村田的飞机进入低空飞行时,集中轰击美军战列舰甲板。板谷茂指挥43架零式战机,在轰炸机前保护其安全,在取得制空的情况下,进入低空扫射美军的航空设施。最后,由高桥赫一指挥的51架九九式俯冲轰炸机,集中力量轰炸瓦胡岛上的军用机场,确保美军飞机无法升空进行反击。

除渊田外,指挥第一波进攻的村田重治(左)、高桥赫一(中)和板谷茂,这三人都在太平洋战争中战死7点48分,日本战机开始对美军机场进行攻击。美军停靠在一起的飞机成为了日本人的绝佳目标,第一波攻击就已经造成了致命的打击。惠勒机场有四分之一的战斗机被击毁,兵营和机库被炸,完全失去了作战能力。停靠轰炸机的希甘姆机场遭到了同等程度的打击。

当日军飞机投下第一枚炸弹的时候,金梅尔家中的电话响了,值班参谋向他了报告沃德号与潜艇的遭遇。就在接电话的这几分钟里,福特岛上的机库遭到了轰炸,开始剧烈燃烧,停靠在福特岛西侧的靶舰犹他号遭到了鱼雷攻击,福特岛东侧的海伦娜号轻型巡洋舰也被鱼雷击中,爆炸同时击伤了和它并排停靠的奥格拉拉号。与此同时,美国人在最初的震惊中缓过神来,开始用手头的武器进行反击。

金梅尔的电话还没有挂断,一名士官冲进屋喊道,“日本人正在轰炸珍珠港,这不是演习。”舰队司令摔下电话听筒冲了出去。

日本对珍珠港的攻击全面开始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