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那是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后期,我陪市人防办质监站,到崇明县去检查新建人防工程的质量,崇明县邮电局的行政办公室主任,恰好是我军训中带过的学生,午饭后市人防质监站的同志回去了,*主任特别邀请军训教官留下,晚餐在一家指定的餐馆吃河豚,俗话说“拼死吃河豚”,我就欣然从命。

晚餐时局长、副局长,书记、副书记等一干人马,陪我一起吃河豚,难得吃一次河豚鱼,别的菜什么也不上,一个大脸盆满满一脸盆河豚端上来。我也没有看见厨师吃,因为我是客人,级别又最高,局长、书记热情地请我先吃,我不动手,没有一个人动筷子。

我是人防参谋,懂得河豚的毒素是“神经中毒性毒素”我就先吃了一点点,然后看着表,过了15分钟,咬了咬舌头尖,嗯,没有麻——疼的,这说明这盆河豚没有毒素。舌尖咬过以后,我就和大家说:”放心吧,这盆鱼没有毒素,可以动手了“,于是大吃起来。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吃河豚的经历。

当晚住下,第二天*主任安排了小车,陪我崇明森林公园一游,留下了不少光辉形象,这都是后话了。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