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浅谈“圆梦”的C919

C919试飞大功告成,舆论又谈“圆了数十年大飞机的梦”。真要较真,1980年试飞成功的运10已圆此梦。再说圆一次,总有些迭床架屋。运10技术指标当时不落后,发动机进口,国产率很高,下马原因包括钱紧,怕研究投入太多,形成生产时间太长。且西方全力挤我市场,运10那是搅了他们的买卖,何况波音空客的激烈竞争,则造机不如买机,当客户省心又豪爽,还有潜规则的实惠。

等再想造大飞机,已过二十多年。老一辈研制队伍风云流散,再集合队伍加新人前行。从立项到试飞,C919还得两年验证飞行,再开流水线投产,十余年跨过,基本就是美国前四十年的水平,当然材料电子等有部分超越。

我航空事业起步很早,冯如制造首架飞机是1908年。新中国更是腾飞,仿米格17的歼5,1954年至1956年,三年不到完成全国产。今仍有改型的轰6,1959年到1969年,中间停顿五年算仿制六年,也完成国产包括发动机在内。

也有民航用途的运8,仿制安12,至1974完成就六年,相比C919研制不算快但求稳,所谓欲速则不达,并且国际化采购零部件。发动机说是美法合资的产品,以后是否能技术转让,基本不行。教会徒弟饿死师傅,你都会了还当客户吗?所以我搞大飞机,西方不乐意但没办法,且这款机型量产了,也不影响他们宽体远程客机的生意。若一味封锁不让我尝些甜头,以后生意要出麻烦。实际上从运10到C919,中间还有个“引进麦道”。上世纪八十年代我组装过麦道,之后说麦道愿转让技术,那时欢天喜地,上海还造了亚洲最大的喷漆车间。哪料麦道被波音并购,与我合同黄了。总有人为西方辩护,忘记人性善于欺骗。不论怎么说,没这糗事而是仿麦道成功,我大飞机国产就非今天,或许连发动机都一并仿了。

航空发动机的研制周期很长,除专利保护,更有工艺传授。苏联援华期间,我仿制战斗机轰炸机包括发动机,都顺利国产。中苏吵架后来了米格21,没了师傅一仿二十年。更有一款英国转让的斯贝发动机,一仿三十年。这说明斯大林“包教包会”的命令,与赫鲁晓夫援华的认真,对我也有贡献的。今C919才上天,网络哄笑俄罗斯新机是如何不堪,苏联老本是如何吃光。邻家没问我要饭,干吗总嘲讽别人。蔑邻很危险,何况中华自诩传承儒家仁义。

C919我有知识产权,部分零部件国际合作,但发动机总是心病。俄新款MC21比我稍大,发动机也由美国提供,据说比我C919所用先进。美国愿卖考虑生意,更考虑俄罗斯对此不陌生,只是不急着出民用新产品,又恋着造不如买的费效比,那就进美国货了。但这肯定是权宜之计,以后俄罗斯一定要出自家产品,仅独联体这块市场,总不能让西方霸着。

所以随着俄罗斯客机量增大,市场就会提醒买不如造。俄罗斯生产并不困难,最多技术差些。美国知道迟早有这一天,不如现在给些方便,留着以后算人情。中俄战略协作伙伴,也有合资生产宽体客机协议,代号C929,生产地在上海。却不知为何声音不大,或黄了也没人意外。但笔者强烈感觉,假如中俄合作,发动机瓶颈俄愿帮我克服并转让技术的。西方对此则绝不可能,道理上面说明白了。

历史风雨数十年,外交睦邻友好,但许多公知就教育俄罗斯穷酸,更会乱下去倒霉。网络更有种种嘘声,似乎今天学生比曾经的“老大哥”阔啦,就可放肆哄笑了。紧邻听见必然警觉,那惹不起还躲得起,则中俄协作独增坎坷。所谓科技无国界,我走自力更生的道路,也明白条条大路通罗马,北极熊除了有实践底子,更有消化西方技术的密诀。假如中俄共同生产宽体客机有紧迫感,当然包括民航发动机。或许过渡一段西方进口,再自行生产必然的,这块短板俄若不想接长,我中华则是心头之痛。如此我当然要拥有全套技术,俄罗斯也不能违我心意或藏着掖着。

可惜近道阴霾不想走,远道却是走不通。西方不愿为我治愈心脏病,到哪年用上国产发动机,还真不是C919以后的问题。

2017年5月6日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