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据环球时报消息,日本央行行长、前亚洲开发银行行长黑田东彦5月2日表示,很多国家积极加入亚投行(AIIB)“是一件好事”,将有利于亚洲基建事业。黑田强调称,亚洲基建需求巨大,仅依靠日美主导的亚洲开发银行(ADB)等现有机构难以应对,如果基建得以完善,“经济将加速增长”。《日经新闻》称,作为日本经济金融政策核心人物之一的黑田公开支持亚投行,表明了政府态度。路透社也称,这是日本官方对中国倡议设立的亚投行“最积极的表态”。

由中国倡议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于2015年12月25日正式成立。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57个,涵盖亚洲、大洋洲、欧洲、非洲、拉美等五大洲。在这份长长的57国名单中,没有日本。是中国不想让日本参加亚投行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据《日经新闻》报道,中国曾力诚邀日本加入亚投行成为创始成员国,并给日本AIIB第二把交椅的“优待”,有意在亚投行管理层给日本一个高级副总裁职位,以及一个专门给日本的独董席位,但日本没有接受中国伸出的“橄榄枝”,依然选择和美国站在一起,拒绝了中国的邀请与好意。

除了日本央行行长的上述表态,稍早之前日媒报道,日本首相安倍决定派遣“中国通”自民党干事长二阶俊博前往北京出席5月中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并将向习近平主席递交安倍亲笔信。4月27日,二阶俊博在接受凤凰卫视专访时表示,日本对中国“一带一路”有如此进展感到震惊,且表示敬意。在被问及日本是否有意向加入亚投行时,二阶俊博回应称,“你可以认为,日本有参加亚投行的可能。”

二阶俊博

在亚投行成立仅仅一年半后,日本对AIIB的态度为何发生180度的大转变?日本是看到亚投行“风生水起”和白花花的利益想来“摘桃子”,还是其背后有更大战略考虑?海风观察在此作个简要分析:

一是特朗普退出TPP给了安倍重大打击。特朗普上台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宣布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这让安倍政府吃透了苦头。安倍原先视TPP为“安倍经济学”三支箭之一的“经济成长战略”的重要推动力,一方面加入TPP后可以增加出口,利好日本制造业,尤其是作为日本经济支柱的汽车业;另一方面,外国商品将变得更加便宜。如今TPP却因美国的退出而陷入停滞,而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和亚投行却在高歌猛进,给地区和世界发展带来重大机遇,这让数十年一直陷入困境的日本经济怎能不着急、怎能不动心?

二是美国对“一路一带”态度未来可能会发生微妙变化。奥巴马时代,安倍政府为得到美国对日本修宪的松绑,一直紧跟美国步伐;美国为了让日本充当遏制中国的急先锋,对安倍修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尤其奥巴马积极推动的TPP,实际上真实目的就是针对和遏制中国。总体来说,因为“一带一路”框架和亚投行是中国搭起来的发展框架,与美国现阶段分化亚欧大陆的战略路线相背,所以美国对“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态度,不会有根本性的战略转变。但作为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上台后,一系列打破常规的举动让世界大跌眼镜,特朗普对“一带一路”和亚投行政策会不会作相应战术性调整,尚不得而知。但特朗普在国家安全、防务以及情报事务上的高级顾问詹姆斯 伍尔西在特朗普当选后曾撰文称,奥巴马政府对亚投行的反对,是一个“战略失误”,他希望特朗普更加热情地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亚投行顾问鸠山由纪夫曾表示,不光是亚欧大陆整体的基础设施建设,AIIB还充满雄心地将非洲和美洲的基建纳入到视野之内。只要美国考虑到合作可带来的利益,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完全有可能拍板加入AIIB。而事实上中国也没有对美国关上亚投行的大门,中国欢迎美国进入亚投行。习特会上,中方也明确表示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框架内合作。这些未来的不确定性,使得紧跟美国脚步的日本,不得不为自己未来回头留下伏笔,所以才促使安倍对亚投行的态度发生转变。

三是日本担心错过亚投行分羹的最后机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多数为发展中国家,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亚投行的成立,顺应了各国对提振经济、改变传统国际经济体系的需求,在新一轮经济全球化中,亚投行将会给亚太地区乃至世界经济带来巨大红利。参与亚投行,不仅意味着可以分享亚洲、非洲和美洲基础设施建设投资收益,而且在未来发展中可以分享更多优先机会。2015年底亚投行成立时,在八国集团(G8)中,英国、德国、法国、意大利、俄罗斯这5个国家都成为了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2016年8月31日加拿大正式申请加入亚投行,目前在G8中没有加入亚投行的国家将只剩下美国和日本。3月26日,亚投行行长金立群在博鳌论坛上透露,今年预计还有15个国家将会加入亚投行,成员总数将达到85到90个。届时亚投行在成员数量上将超过亚开行。同时,中国推动建设的一批重大合作标志性工程相继落地,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正式通车,从投融资、技术标准到运营管理维护,全部采用中国标准;印尼雅万高铁、中老铁路、中泰铁路、马来西亚南部铁路、匈塞铁路、瓜达尔港等重大项目有序推进。日本政治受财团影响和控制很深,亚投行的丰厚投资收益一定会刺激日本财团力量敦促日本政府加入亚投行。

四是与中国争夺更大市场空间的竞争需要。过去的几年里,日本对中国倡议的“一带一路”反应“冷淡”,一方面有其战略利益考虑,认为对日本主导的“亚开行(ADB)”形成了竞争态势;另一方面,日本政府和媒体对“一带一路”持怀疑态度,以唱衰为主,日本企业界则对AIIB持观望立场,不贸然参与。但3年时间过去了,日本对中国“一带一路”的进展感到了震惊,特别是一些铁路、港口等重大项目的推进进展快速,不仅是基础设施建设带来的收益,更重要的是对市场资源的快速覆盖。一条铁路、一座港口、一座发电站,这些基础设施建设的背后往往隐藏着潜力巨大的广阔市场空间,铁路通到哪里、港口建在哪里,物流就会延伸到哪里、市场就会开拓到哪里,甚至更远更广阔,在海风观察看来,这是未来这些地区的巨大“金矿”。目前中国正如火如荼地开展以“五通”(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资金融通、贸易畅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的“一带一路”建设,如果日本继续游离于外,在未来市场争夺战中就很可能处于劣势,因此这才是日本政府不得不重新审视“一带一路”和亚投行的主要战略考量。比如,随着中国连云港至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定期货运班列的开通,使日本到哈萨克斯坦的货品运输时间大大缩短,由原先的两周缩短到仅有5天左右,这对日本开拓中东欧市场颇有裨益。

综上所述,日本开始对亚投行包括“一带一路”倡议表现出积极态度和参与意识,这是日本基于现实利益和长远战略考虑做出的选择。那么,作为亚投行(AIIB)第一大股东,对日本加入亚投行,应持有什么样立场和态度?海风观察认为,总体上在态度上我们对日本加入还是要欢迎,亚投行本身就持开放的区域主义,同时日本加入也能给亚投行带来资金、技术,也可在一定程度上避免AIIB与日本参与主导的ADB的恶意杀价竞争,促进亚投行健康有序发展,为区域和全球经济增长注入持久动力。但是,海风观察认为对日本加入亚投行的具体要求、细节等还是要严格把关,重点是以下几个环节:

一要把好加入身份关。机遇就是机遇,错过就错过了。日本加入亚投行只能以普通会员身份,绝不再给予其创始成员国的任何待遇,之前所谓给日本AIIB第二把交椅的“优待”,必须统统作废。

二要把好条件设置关。一方面,对日本加入AIIB的条件与其他申请国一视同仁、同等对待;另一方面,因为日本是ADB的主导国家之一,因此对日本加入亚投行应设置特别条款,防止其对亚投行发展和其他成员国造成不必要损害。

三要把好加入时间关。简单地讲,日本是个很特殊的国家,至今没有像德国那样对发动二战做出正式忏悔,因此对日本我们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不仅要听其言、更要观其行,并仔细分辨避免上当受骗。同时要对日本加入的动机、条件等进行全面审核,对搞不清楚的问题可以一段时间后再审,总之不必操之过急嘛,也要注意观察日本政局未来走向以及在各方面的综合表现。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