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1943年7月12日,在普罗霍罗夫卡,苏德进行了世界上最大的一场坦克大决战。苏联的坦克几乎损失至尽,而德军坦克则虽然损失巨大,但建制仍在,仍可以继续进攻,而苏军在一天前的战斗,也只是暂时阻挡住德军坦克而已。但到了7月13日关键时刻,一只从东方赶来的生力军加入战斗。而正是这这生力军,宣告了德军在库尔斯克的彻底失败。摧毁德军坦克的主角就是被德军称为“黑寡妇”(黑寡妇为一种黑蜘蛛,在与老公交配后,用前面镰刀爪一把抓住交配完想逃跑的老公,将它吃掉,以増加营养抚养下一代)的苏联伊尔2战机以及被德军称为“黑寡妇的镰刀”的伊尔-2战机投下的PTAB-2.5-1.5反坦克炸弹

漫天花雨 苏联PTAB-2.5-1.5反坦克炸弹

作者:孙地责任编辑:许光辉2013-10-0817:20

伊尔-2战机放PTAB反坦克炸弹将德坦克赶出库尔斯克

伊尔-2战机放PTAB反坦克炸弹将德坦克赶出库尔斯克

1941年6月苏、德战争爆发时,苏军在纳粹德军以装甲集群作为进攻矛头的闪电战打击下猝不及防,无力招架。大片国土沦陷,德军兵锋直抵莫斯科,仅在基辅一地苏军就损失了七十余万兵员。如何对付德国的坦克,成了苏军急需解决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而随着战场形势的不断变化,1943年的库尔斯克战役,苏军发现对面的战线上已经隆隆驶来了“虎”、“斐迪南”和“黑豹”等各种新型重装甲车辆时,反坦克形势更是岌岌可危。

对付德军坦克不仅仅是陆军的难题,对苏联空军来说也同样困难。以二战中苏联装备量最大的伊尔一2强击机为例,在战争初期装备了机枪、23毫米机炮、50~250千克级航空炸弹和火箭弹等武器,但这些武器在对付德军坦克时或多或少都有些力不从心:23毫米机炮在对付轻型装甲车辆时有较好效果,但面对逐渐投入战场的重型坦克就有些望洋兴叹;后来配备的37毫米和45毫米机炮虽然增强了穿甲能力,但大大影响了飞机的性能,也是美中不足;82毫米和132毫米RS-82/132火箭弹可以有效打击德国坦克,但由于技术原因准确度非常有限,只能对集群目标实施打击;航空炸弹虽然只要一枚就可以把坦克打回零件状态,但局限于伊尔一2的攻击模式、飞行员的训练水平以及飞机和坦克之间一对一的高速的相对运动,想要准确命中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二战时期飞机的载弹量非常有限,载弹量的不足大大限制了伊尔-2的作战效能。后来被德国人敬畏的称作“黑死神”的伊尔一2,竟然一时陷入了窘境之中。

正在这时,一种不起眼的武器悄悄进入了红色空军的装备库。它只有1.5千克重,却可以击穿厚达50毫米的装甲;每架伊尔一2高达280枚的携弹量,足以在飞行路线上制造一条用金属射流铺就的死亡之路。这种小东西让德军官兵闻风丧胆,也让苏军将士赞不绝口,更让伊尔一2成就了“黑死神”的一世威名。如果说伊尔一2是翱翔在红色天空中的“黑死神”,那本文的主角——PTAB-2.5-1.5反坦克炸弹无疑是死神手里最锋利的一柄镰刀。

设计和结构特点

在德国刚刚入侵苏联之际,苏联空军就开始着手设计生产新的反坦克武器。截至1941年8月,基本形成了开发燃烧弹、杀伤爆破集束炸弹和带有空心装药战斗部的集束反坦克炸弹等三种方案。基于这三种设计思路,1941-1942年间,多种新式武器被研发出来,其中包括A2h-2/A2h-4燃烧弹;A0-2.5/AO-IO航空炸弹等。虽然这些武器在战争中发挥了很大作用,但它们都难以有效应对德国的钢铁洪流。不过,基于空心装药战斗部思路进行开发的设计局(包括GSKB-47、SKB-22和SKB-35)在经历了十几种不成功的型号后,付出的辛劳终于获得了回报。1942年年末,SKB-22设计局的I.A.Larionov设计师开发的一种反坦克炸弹在测试中表现出良好的性能,并被要求进行下一步的改进。经过Larionov等人的努力,这种航空炸弹的重量减少到1.5千克,大大提高了战机的携弹量。从1942年12月到1943年4月,短短的几个月里,这种2.5千克级的小东西通过了各种测试,并被苏联空军接收。1943年1月,它被赋予3-01217的技术图纸编号,被苏联空军接收后,这种炸弹被赋予7一T-118的编号,并被命名为PTAB-2.5-1.5(即“圆径2.5千克级,实际重量1.5千克的航空反坦克炸弹”的俄文缩写,以下为叙述方便,所有涉及PTAB-2.5-I.5的时候均以“PTAB”代替)。

PTAB的结构非常简单,由顶部球形的圆柱形弹体和位于尾部的安定器构成,外部结构总重0.75千克。弹体直径66毫米,安定器直径85毫米。制造弹体和安定器的钢板厚0.6毫米。为了增加爆炸时产生的破片,以增强对敌军软目标的攻击力,还在弹体的圆柱形部分外增加了1.5毫米厚的破片套,同样由钢板制成。

PTAB的安定器为圆筒式,由4片尾翼和位于中间的大直径圆筒构成。安定器的各个部件经冲压生产后由铆钉连接组装,借助螺纹旋紧到弹体的引信座上。PTAB装药为由TNT、黑索金和铝粉按一定比例混合而成的0.62千克的TGA炸药,填装时从位于尾端的引信螺孑L装入。在引信前端还要填装由特屈儿炸药制成的传爆管。由于PTAB采用从弹舱或子母弹弹箱散布的方法进行投掷,因此弹体外部并未设计用来挂载在载机上的弹耳。弹体的前端被制成球形是为了保持炸高,确保炸弹在最佳位置起爆。

PTAB配用的引信为AD-A型,其技术图纸编号为3-01018,军方编号为7-B-118。储存和运输炸弹时需取下引信,并用防潮塞塞住引信螺孔。使用前再将引信旋紧到弹体尾端的引信座上。投掷炸弹时气流将引信解除锁定状态,当炸弹和目标接触时引爆。

PTAB在设计完成后不久即通过各种测试并开始生产和装备。为了保密.这些炸弹虽然被配发到部队中,但统帅部严令需要在接收命令后才能使用。技术人员随即对生产和试用中发现的一些问题进行改进。由于斯大林认为大幅度改进势必会对炸弹的产量产生影响,而且在短时间内并不一定有突破性成果,特别是此时库尔斯克突出部的形势已是岌岌可危,急需大量的反坦克武器来抵御德军的进攻。因此他拒绝了对PTAB进行改进的请求,技术人员们只进行了有限的工作,如在安定器圆筒上加装加强筋,将破片套改为较轻的铝制或塑料制结构等改进措施。

PTAB-2.5-1.5反坦克炸弹的攻击原理非常简单:由于炸弹小,成本低,超低空飞行的伊尔-2战机可一次释放大量像雨一样多的炸弹,造成机腹下的地毡式轰炸。只要有一枚炸弹撞上德军坦克的装甲,炸弹爆炸高温可令此弹粘在坦克装甲上,而炸弹中的穿甲弹则向内钻进,穿透装甲后爆炸,杀死坦克内的敌方乘员。

1943年下半年,针对使用中出现的一些有关炸弹可靠性的问题,Larionov等技术人员对PTAB进行了改进,增大了安定器圆筒的直径,以保证安定器不会阻碍引信的解锁过程。改进后的炸弹被赋予3-01278的技术图纸编号,军方编号仍为7-T-118。.1945年,新的AD-T引信被用于替换原来的AD-A引信。由于这种引信在构造和体积上都和AD-A有区别,因此对PTAB进行了重新设计,主要是修改了引信座的结构,这也是二战中苏军装备使用过的PTAB的最后一次改进。除了SKB-22设计局外,GSKB-47设计局在改进PTAB上也进行了一定的工作,但由于战争的结束,一些改进型并未投入生产。

使用经历

PTAB在测试过程中就表现出卓越的性能。苏军使用缴获的…号突击炮进行穿甲深度测试,发现当垂直接触时,穿甲深度可达52毫米,足以击穿薄弱的顶部装甲。即使当接触角为30。时,穿甲深度也可达到30毫米。进行可靠性测试时,测试飞机以280千米/时的速度飞行,在50~100米的高度上将PTAB抛下,所有炸弹均能正常起爆。测试结果让苏联军方非常满意,PTAB也因此迅速列装。斯大林对这种具有极高价值的武器非常重视,他亲自过问此事,并批准在最终测试报告得出之前就大规模生产这种炸弹。炸弹和引信的图纸被发往国防委员会下属的第67号和第846号军工厂,生产出的成品在莫斯科附近的12号工厂组装并发往部队。

在最高领导人的指示下,PTAB的生产一路绿灯。负责军工生产的V L.Vannikov受命在1943年5月15日之前生产出8万枚炸弹。从5月到8月间,共有16万枚PTAB反坦克炸弹交付苏联空军使用。斯大林不但对这种武器的产量和装备情况非常关注,对其保密性更是高度重视。为了获得最大的战术突然性,最初装备这种炸弹的部队只有在接到特殊命令时才可以动用PTAB。严密的保密措施使得这种炸弹在库尔斯克大决战中给德军带来了极大的震撼。

PTAB最先由强击航空兵第291师下属的617团于7月5日投入实战。战斗共消耗1248枚PTAB反坦克炸弹、8枚A0-28炸弹、28发RS-82火箭弹和890发VYa-23机炮炮弹。当飞行员们从战区返回的时候,敌军阵地上已是浓烟滚滚。根据后来的统计,在战斗中这些伊尔一2共击毁30余辆各型车辆。PTAB牛刀小试,就打出了一个开门红。首战告捷之后,强击航空兵第291师的参谋S.A.Judyakov在给苏联空军元帅A.A.Novikov的报告中写到:“参加战斗的Vitruk中校和他手下的飞行员们对这种炸弹非常满意”。

随着战局的发展,苏联飞行员们越来越喜爱PTAB这个貌不惊人的小东西,也越来越倚重它的威力。根据航空第16集团军的统计,在库尔斯克会战初期的7月5日到7月11日之间,所属航空兵共投掷燃烧弹和普通航弹各4千余枚,但投掷的PTAB反坦克炸弹的总数竟达2万3千多枚,这从另一个角度印证了PTAB在实战中的广泛使用。

实战中,1架伊尔一2强击机可以在机身两侧的弹舱内共携带4个子母弹弹箱,每个靠近机身的弹药箱内装载72枚PTAB,外侧的弹药箱装载68枚炸弹.这样,每架伊尔一2的载弹量就达到了恐怖的280枚。发动攻击时,飞机在低空快速掠过,投出的弹药箱在空中将几百枚PTAB如漫天花雨般散落在敌军的头上,实在是不折不扣的金属风暴。除了用于攻击包括坦克在内的各种车辆外,苏联飞行员们还发现PTAB在攻击弹药堆积点、燃料仓库及其他各种目标时均有良好效果,这进一步拓宽了这种武器的适用范围。

除了伊尔-2,二战期间苏联的许多作战飞机都可以装备PTAB。包括重型轰炸机伊尔一4、中型轰炸机图一2和轻型轰炸机佩一2、战斗轰炸机雅克-9B,甚至是简陋的波一2双翼机等许多机型均可携带PTAB执行作战任务,不过最常用的还是伊尔一2。这种世界上产量最大的强击机能够从低空掠过德军的头顶,以恐怖的“死亡轮盘”在德军头上倾酒致命的弹雨而被饱受其害的德军士兵敬畏地称为“黑死神”。在这样一款有着良好中低空性能,火力猛、防护强的作战平台上,PTAB大显身手,成为了死神手中最锋利的一柄镰刀。

伊尔-2战机放PTAB反坦克炸弹将德坦克赶出库尔斯克

PTAB在实战中表现出了极大的高效性。从理论上计算,1架伊尔一2如果在200米的高度以340~360千米/时的速度飞行,所投掷的PTAB足够覆盖宽15米、长约200米的广大范围。虽然PTAB个头不大,但强大的穿甲能力使其能够在穿透薄弱的顶部装甲后依靠高速灼热的金属射流杀伤车内人员、引燃车辆的油箱、甚至是引爆车内储存的弹药。苏军在战斗中发现许多遭受PTAB攻击的德军车辆严重受损,完全丧失了作战能力,甚至引发弹药殉爆和车辆解体。这种总重只有1.5千克的武器极为廉价,使用时也无需过多训练,因此非常符合战时大规模生产和装备的需求。另外,PTAB使用时如冰雹般漫天而下的恐怖情景也给敌军造成了非常大的心理压力,大大扰乱了德军的战斗。

难怪希特勒听到战报后哀叹:“我们的伊尔-2在哪里?”

伊尔-2战机放PTAB反坦克炸弹将德坦克赶出库尔斯克

被毁的虎式坦克

PTAB在战争期间被大量生产,整个战争期间共生产了146万枚。设计师I.A.Larionov也因PTAB在战争中的出色表现受到表彰,于1944年1月荣膺“列宁勋章”,在1946年获得苏联国家奖金。PTAB对苏军实在是太重要了,以至于斯大林一度禁止一切可能影响产量的改进。从1943年年中开始,这种貌不惊人的小东西就成为了苏联空军的主力反坦克武器。

最先认识到PTAB在实战中的巨大作用的当然是苏联飞行员们。根据航空第2集团军的报告,所有使用过PTAB的飞行员都对这种武器赞赏有加:“每一次使用这种炸弹的战斗都证明了它的高效,在每次攻击中敌军都会有坦克和其他车辆被击毁击伤”。

随着越来越多的飞行员们宣称自己消灭了大量的德国坦克,数量之多让苏军高层开始怀疑,于是空军和陆军方面组织了联合调查组前往作战地点调查战果。结果来自地面部队的回音让PTAB的表现得到了进一步的验证。沃罗涅日方面军司令员瓦图京在写给斯大林的报告中提及,在一次战斗中,“8架伊尔一2使用新型炸弹(PTAB)对德国坦克集群实施攻击,击毁了12辆坦克,表现出相当高的效率”。坦克第2集团军还专门就航空第16集团军的对地攻击送去了感谢信,后者专门组织人员赶赴信中提到的作战地点勘察战果,发现在44辆遭遇空袭而损失的德军坦克中,只有5辆是被轰炸机投掷的100千克级或250千克级航空炸弹击毁的,其余均损失于PTAB的攻击。航空第16集团军在报告中指出,‘PTAB给敌军装甲车辆造成了严重的损失,命中油箱的炸弹让坦克燃烧起来,反复的攻击导致整个车辆系统严重受损,难于修复”。

在实战的检验下,PTAB的高效性得到了验证,调查人员得出了这样的结沦:“PTAB的使用,解决了我们使用常规航空炸弹等其他武器攻击坦克时效率低下的问题……在各种作战条件下,和其他武器相比,由PTAB击毁的坦克和自行火炮的数量都是最多的……”并建议“我们应当扩大这种武器的生产规模并更广泛地使用这种武器,将这种武器用来攻击敌人的机械化部队、炮兵阵地、桥梁、渡口、补给基地等各种目标。事实表明,PTAB对这些目标都有很好的打击效果”。

在1944年2月,苏联空军就现役各种对地攻击武器做出的总结报告《对地攻击武器效能分析》中,对PTAB反坦克炸弹做出了很高的评价。其中提到:“在打击敌军装甲部队时,实战中曾使用20千克、25千克级集束炸弹,50千克、100千克级航空炸弹,航空火箭弹,VYa-2323毫米机炮和37毫米机炮以及PTAB-2.5-I.5反坦克炸弹等武器。综合以上武器的效能来看,只有PTAB-2.5-1.5堪称一种通用的武器。这种反坦克炸弹足以摧毁敌军各种型号的坦克和包括自行火炮、装甲人员运输车在内的各种装甲车辆,无论这些车辆处于静止还是高速运动的状态。其余的武器则难以做到这一点。例如:集束炸弹和机炮往往只对轻型车辆有效,航空炸弹可以摧毁重型坦克,但需要较高的条件。而且许多武器只有在恰好命中坦克最脆弱的位置时才能起效。”

相比苏联方面的资料,来自德军的供词更有说服力。7月6日在别尔哥罗德方向战斗中被俘的一名坦克车长供述称:“早上5点钟,我们的装甲集群,大约有100多辆坦克,遭到了伊尔.2的空袭。这次空袭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猛烈。在第一次空袭中我们就有20多辆车辆被命中,燃起了熊熊大火,在随后的第二次空袭中,一群伊尔.2在随行的装甲掷弹兵上空投下雨点般的小型炸弹,在空袭中我们损失了100多名军官和士兵。在东线战场上我从未经历过这么猛烈的空袭,我实在找不出什么词汇来形容它……”

由于苏军严格的保密措施,德军在PTAB面前猝不及防。但德军也迅速反应过来,开始疏散队形以减小PTAB带来的损失,不再将坦克部队大规模的集中使用。虽然给部队集结、组织进攻和车组间的交流带来了许多不便,但毕竟有效减小了PTAB的威胁。根据统计,对于这种分散开来的队伍,PTAB的效能下降到原来的四分之一,但仍然比普通的50千克级航空炸弹要高出一两倍。有些时候,如果遭遇空袭时周遭恰好有树林,德军往往会躲进树林里。一方面植被会遮蔽飞行员的视线,使其盲目投弹;另一方面,由于采用聚能效应穿透装甲,因此投下的PTAB往往会被高处的树枝提前引爆,大大削弱了金属射流的穿甲能力。

苏联方面也有针对性地改进了PTAB的使用战术。在战术安排上,如果敌军坦克部队队形密集,那么飞行员将瞄准器对准队列中央的一辆坦克,以25。~300的角度俯冲下去,在200米左右的高度拉起,同时释放机身两侧弹舱的弹药箱,将PTAB投掷出去。还可以在100~150米的高度上以水平飞行的姿态高速掠过敌军坦克纵队并投下炸弹。这两种方法都可以有效地打击装甲集群。根据苏军的经验,如果敌军坦克部队由10~20辆坦克组成,那么要使之完全丧失战斗力,需要3~5组,每组6架左右的强击机以每次一到两架的方式发动攻击。如果敌军坦克部队队形分散,那么伊尔-2飞行员应当以一辆坦克作为打击对象,在200米以下的高度发动俯冲并投下一个集束弹药箱中的PTAB。无论哪种攻击方式,由于PTAB都有命中油箱或弹药舱而引发剧烈爆炸的可能,因此要求飞行员应当在70米高度以上发起进攻,避免爆炸时巨大的冲击波和破片损伤飞机。

在弹药分配上,根据战前获取的侦察情报,如果目标以装甲部队为主,出击时伊尔一2会全部装填PTAB以求达到最大的打击效果。如果打击对象包括敌军坦克和配属的步兵等其他部队,那一般会将一部分的装弹量分配给PTAB,其余则分配给杀伤爆破弹或燃烧弹等其他弹种,来应对不同类型的敌人。针对敌军往往在空袭中疏散到树林里的策略,苏军往往会用燃烧弹点燃森林,迫使敌军从树林里逃出,再逐一歼灭。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