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艇界的“撒麦迪”-----“幽灵潜艇”UB-65

撒麦迪是伏都教的死神,他通常被描绘成一个身型瘦弱、鼻孔棉塞并会用鼻音腔调说话的男子。多以高帽子、黑色的晚礼服、佩带单眼镜片的绅士装扮,看起来像是要准备安葬的死者。他有一个苍白的骷髅脸(或是实际为一个颅骨),仿佛像一具尸体。他会复制人的亡魂。

而在潜艇界,就有那么一艘潜艇,似乎是中了撒麦迪老爹的邪。她就是大名鼎鼎的UB-65。号称“幽灵潜艇”。 1916年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的如火如荼的年份,此时的比利时布鲁日造船厂,制造了24艘新型的潜艇。这些潜艇在完成后将被交付德军,以作为在英国和爱尔兰沿岸的战斗中使用。在这其中有一艘名为”UB-65”号的潜艇,UB-65号潜艇在安放龙骨时就被命名了,在同型的24艘姊妹舰里面并不算特别。UB65号潜艇共可搭载34人,也就是这艘潜艇被后来人称为“被诅咒的潜艇”。

潜艇界的“撒麦迪”-----“幽灵潜艇”UB-65

在港口的UB-65

建设阶段就相继发生的事故

1916年,此时正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打的正如火如荼的年份,比利时的布鲁日造船厂,建造了24艘新型的潜艇。这些船在完成后将被交付德军,以作为在英国和爱尔兰沿岸的战斗中使用。 (译者按*英文维基​​的资料上记载本型船只是于德国汉堡建造,并非文中所述由比利时所建) 在这其中,有一艘往后被取了一个”被诅咒的潜艇”别名的”UB-65”号也在其中。这艘”UB-65”在安放龙骨时就被命名了,连同同型的24艘姊妹舰里面并不算特别。这型潜艇设计是包含军官3人在内,合计供可以搭载34人的潜艇。 某日,在造船厂中正在使用起重机为了安放UB65的大型铁骨,作业中铁骨突然由绞链上脱落掉落。 正好在下方有两个工作人员闲聊着,铁骨直接砸中了这2人。其中1人当场死亡,另1人双脚被铁骨压住动弹不得。其他人想操作起重机吊起铁骨拉他出来,偏偏起重机的滑轮刚好坏掉,结果救出他的时候已经离事发时间1个小时以上。虽然这人马上被抬进医院,不过最终还是来不及宣告死亡。

然后半月后,UB-65建造完成了。某日眼前临近下水典礼,3个工作人员为了再次检查柴油内燃机而进入机械室。但是没多久,就听见从机械室中传来他们需要帮助的呼救声。 听到呼救声在周围的工作人员们放下手中工作跑去,却发现舱室的门怎么样也打不开。大家拼了命的想把舱门撬开。 撬门期间,从机械室内传来的呼救声渐渐的变小,到后来没声音了。 终于把舱门打开时,被关在里头的3人因吸入有毒煤气早已气绝身亡。舱门卡住的原因不明,而且到底有毒煤气是从哪里泄漏出来的也不明。

潜水试验出意外

数日后,UB-65终于初次亮相,出了船坞准备进行潜水试验。船预计起航到斯凯尔特河的河口,进行第一次的海中潜入试验。 船长在一开始,也就是在起航前,命令某海员在进行试验前要确实检查舱口是否有关上。 可是在这里又发生了事件。 接受命令检查的船员在航行途中来到甲板上,非常普通地悠闲行走,结果没注意脚步不小心失足掉落海中。虽然马上停船并进行救助,不过并没有找到这位落海之人。

虽然之前发生了落海事故,但是事故归事故,UB-65还是继续潜水试验。船来到了斯凯尔特河的河口之后,开始慢慢沉入海中,在下潜到深度9公尺时,船长下达了停止的命令。 但是,在这里又有事件发生。 虽然下达停止的命令,但是潜艇仍然继续下潜,停都停不住。船员们的操纵并没有错,但是潜舰似乎要跟他们作对一样,反过来持续下潜。然后船到了海底停止不动。不用说浮上什至任何操作都没有用。 船壳似乎有一丝裂缝,使得为了排除压舱水浮上而持续送入的压缩空气一点作用都没有。而且军舰内蒸气弥漫,全体人员渐渐呼吸困难起来。 试过任何方法都没用的12个小时过去了。全体人员开始感到绝望,甚至有了死亡的觉悟。这时潜艇突然开始上升,虽然不知道原因,不过不管怎样到就这样成功浮出海面。 马上打开舱口吸入外边的空气,好险并没有人死亡,不过如果船继续沉在海中,搞不好这一刻全体人员都面临死亡了。 虽然发生了这些事故,不过不管怎样潜艇UB-65也算是结束潜水试验。之后船进入船坞,再次进行修理和整备之后,准备迎接首次的任务。

鱼雷爆炸成笑柄

船经过精心的整备检查,船坞里的人员也保证”完全没问题”,UB-65再次起航了。首次任务是进行早已规划好路线的海上巡逻。上次经历了沉入海底的事故,还有也知道建造阶段就有人死亡的乘员们,一边控制住恐怖心理,一边操作着这艘军舰。 可是首次的任务非常顺利。 巡逻任务完毕,UB-65平安地返回布鲁日港。预计在这里装进食品,弹药和鱼雷再次起航。但是才刚完成装载预备启航的时候,刚刚装入船上的鱼雷突然爆炸了。 这起事故造成军舰内和甲板上共计5个成员死亡,其中一个二副修巴鲁兹由于太靠近鱼雷而灰飞烟灭,尸骨无存。

灵异的“撒麦迪潜艇”

似乎是中了撒麦迪老爹的邪,不久后UB-65修理完成。因为要再次登上这艘船,乘员们大半都感到恐惧。 重新起航的日期也决定了,在启航日数日前,全体乘员们在修理完成的UB-65前集合,进行点名。 因为上次的事故死亡了5人,所以重新加入5个新成员。这样总数就像以前一样不含军官共31人满编。 指挥官站在绳梯旁边,一边看着人员登舰一边数着数字。 ”29、30、31、......32?” “怎么多了1人? ”而且最后登舰的那个男人,指挥官好像有在哪看过的印象。 仔细一想,那不正是应该在前些日子发生鱼雷事故的时候死掉的修巴鲁兹吗? ”怎么会有这种事!”指挥官怀疑自己的眼睛。 ”不,不可能有那样的事。肯定是我看错,数的时候也出错。”指挥官心里为自己下了这种结论。 在这之后,舰长和新任的乘员们在军官室会面时,军官室的门突然被打开,一个二等大副慌慌张张闯进来。 ”舰,舰长!”因为他连门都不敲就闯进​​来的举动,使得舰长发出 ”你他妈的对上司的礼仪都没有啦!”发出这样的怒吼。 ”对,对不起!现在,不,是刚才,我看到死于最近事故的修巴鲁兹。他进入了这艘船!” ”不可能有那样的蠢事。你是不是把别人误认成修巴鲁兹了?””不,确实是修巴鲁兹没错。船员斑杰拉也看到了。没有搞错!””那叫那个斑杰拉过来,我倒要问问他。” ”那,那个......斑杰拉因为吓到软脚,现在在甲板上浑身发抖......。”舰长到甲板上对颤抖的斑杰拉问话,得到了答案。 ”那个修巴鲁兹确实走在甲板上,走到船头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海。是修巴鲁兹没错。但是眨眼间他就突然瞬间消失了。” 斑杰拉惶恐的说道,并浑身发抖。

发生这种神秘的事件,舰长问了船上所有人,不过具体没得到任何答案,连是不是某人恶作剧也查不到。 原本就因为听闻这艘船受撒麦迪老爹诅咒的传闻,还有这次看到疑似修巴鲁兹亡灵的斑杰拉,留下了”要是登上这诅咒的船一定会死的。老子他妈的不干了!”的话逃了。

虽然说奇怪的事情和意外的事故并不是天天发生,但确实频繁了些。不过军部认为这全部都是偶然的事故,对于乘员们的传言也完全无视,对UB-65也下达了通常的任务,缺的人也补齐了。

UB-65在1917年底之前,击沉了几艘敌舰,在英国海峡的巡逻任务也算是圆满完成。可是乘员们的恐怖心理却毫不平息。 某天某大副,意外看到一个身影从甲板走到船头去,并在那里消失了。大副把这件事告诉船员们,大家都认为这绝对是修巴鲁兹的亡灵没错。 有人把这件事向舰长报告,不过却反被舰长怒骂 ”是错觉,一定是把什么人看错。这样就想随便造谣蛊惑人,你他娘的混蛋!”

可是某一天,舰上的大副,发现舰长坐在甲板上不停颤抖的身姿。舰长好像也看到修巴鲁兹了。 ”我的船绝对被恶鬼缠住了......。” 舰长对于来关心的大副这么说着。 舰长害怕的身姿不仅是这个大副看到,后来几次陆续都有其他船员目击。 即使知道修巴鲁兹传言这件事,自己甚至也看到过,但是身为舰长的立场,不得不反驳这些论调,并对这些"造谣者""滋事者"进行批判怒斥。

时间来到1918年,这个时候UB-65被赋予击沉英国海峡航行的敌人渔船和商船的任务。 1月21日,UB-65因为要帮电池充电所以浮出海面,不过因为充电的海面离敌国英国的海军基地不远,所以派了3个人在甲板上看守警戒。 (译者注*当年的潜艇在水中是靠马达运作,所以常常需要浮出海面让引擎运转帮马达充电,无法像今日潜舰一样一沉好几周才上来) 本来甲板上应该是3人才对,不过实际上却有4人在甲板上。其中1人,立在船头一边淋着船头溅起的飞沫,一边动也不动地凝视着海面。 因为此人是背对其他3人,所以不知道是哪个天兵偷溜上来,不过3人中的其中一位对着面向船头的那个男人喊了:”干什么!你又不是看守人员!赶快回来!”站在船头的男人闻言回头了。是修巴鲁兹。

3人一愣,顿时发出惨叫声。又遇见了。听到惨叫声的舰长以为发生什么事也冲上了甲板。这下连舰长也发出惨叫。修巴鲁兹缓缓的朝这边走了过来,并且用发怒一样的表情凝视着舰长。舰长如墬冰窖般整个人从脚底冷到头顶。 但是,修巴鲁兹走到离众人数公尺外时,像烟一样地忽然消失了。 屡次出现的修巴鲁兹,让全体人员都觉得很恐怖。不过身处密闭的潜艇中,周围又是海。即使知道跟鬼同船,想跑也没地方跑。潜艇界的“撒麦迪”-----“幽灵潜艇”UB-65

幽灵,真的存在吗?

舰长之死和成员的轮替

数日后,UB-65击沉了1艘敌舰,并给予另1艘相当程度的打击。这艘受创的船只立刻逃跑,正常来说都会追击才是,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舰长突然命令停止追击,结果就是到嘴的鸭子飞了。虽然很可惜,不过舰长似乎有种不安的感觉。 然后数周之后,UB-65再次航向布鲁日港。预定在这里短暂停留与休息,并进行UB-65的整备和检查工作,还有补充需要的物资。 全体人员都很高兴。一来登陆的期间可以休息,二来也不会看见修巴鲁兹。 当乘员们逐渐从舰上下去的时候,突然从上空传来了机关炮的声音。好死不死碰上敌机空袭这个港口。 舰长那时也正好向外边走着。惊慌之下准备回到UB-65中避难的时候,敌机丢下了炸弹。 炸弹在UB-65附近爆炸,建筑物的破片直接击中舰长。这块破片直接切断了舰长的脖子,没有头的舰长尸体立刻摔倒在地。而当时附近其他的乘员们一点事情都没有,完全没受到任何伤害。 连续发生数起的事故,舰内甚至来有修巴鲁兹的亡灵,还有这次舰长惨死的情况,成员们再也受不了这种恐惧的感觉了。全体人员都不想登上这艘船,甚至集体上书上级长官。其中有些人甚至真的出现精神异常的状态。

海军当局听到这艘船到目前为止所有的传闻,再加上这艘船全体人员的认真述求,总算开始相信这艘船被诅咒的传言可能是真的。 潜艇舰队司令甚至亲自到了布鲁日港,并且登上了这艘船,并指派路德派的军中牧师为船只进行除魔仪式。 可是这艘UB-65还是现役舰艇,还没达到废舰的程度。所以高层决定更换大部分的乘员们作为对策。从精神症状严重的人开始,按顺序调换配置,UB-65迎接了新成员还有新舰长,再次迎向战斗的海域。 可是并不是全体人员都轮替掉,其中有些老兵还是被命令留在UB-65上服务。虽然非常不满这种的决定,不过他们也不会笨到去违抗军队的命令。虽然跟那些被替换掉的成员相比,他们的精神状态算是好的,不过那种恐惧的心理却一点都没少。

最后的航海

1918年5月,UB-65从英国海峡往比斯开湾航行。这是新成员的首次的起航任务。 可是意外的事故仍旧持续发生了。 起航第二日时,鱼雷炮手耶巴巴尔德突然精神不正常开始暴动,并喊说看到鬼。伙伴们联手压住他并施打镇定剂,这才安静下来,但是军舰浮出海面时,耶巴巴尔德说想转换所以由伙伴带到甲板上,没料到他一到甲板上就突然挣脱伙伴,就这样跳入海中不见身影。 还有船遇到大浪摇晃时,机关室主任一个不小心跌倒造成脚骨折。 另外还有浮出海面用甲板炮攻击英国商船的时候,在甲板上射击的主炮手立雅德.麦亚,被不明原因的大浪卷下海中,等到被发现时早已溺死。

还有与敌机遭遇,船潜入海中逃跑。 往不同方向潜航了一段时间后,想说已经摆脱敌机纠缠而浮起,没料到浮出海面后却发现敌机还在上头,并且开始直接轰炸这种乌龙事件。

新舰长有听说过很多关于这艘受诅咒的船的事情。才刚上任在舰内就发生多起意外事故,连在战斗时也是倒楣连连,是不是这次大家都逃不过死亡的命运? 从舰长到乘员都有这种不吉利的预感。所以UB-65尽量能不遇到敌人就不遇到,即使发现可能是敌人的船只,再弱小也不主动出击,小心且慎重的航向归途。

总算安全的返回了布鲁日基地,全体人员这下总算是安心了。 不过此次的结束任务,有个乘员得了风湿,只好暂时解他的职务让他住院接受治疗。 数日后UB-65将再次出航。 然后再出发的前一天,有个想慰问风湿住院伙伴的UB-65乘员来到了医院。 ”明天就要出航了。如果我有什么万一的话,把这个交给我妻子。” 这个伙伴把一包东西交给住院的人。 ”......我明白了。” 其实在这艘船上,什么时候死都不奇怪。彼此之间不用明说大家都心里有底。 然后二个月后的1918年7月31日,德国海军本部宣布UB-65失去消息。正在住院的伙伴,也从别的管道听到这个新闻。虽然大家早有不好的预感,不过终于到了实现的这一天。

有关UB-65怎么失连的的线索都没有,到底是叛逃,被击沉,还有偶发的事故在当时没有人知道。 不过这艘船却有人目击到最后一刻。 战后,身为敌国的美国潜艇的舰长有提出报告,证实在海上看到德国UB-65号潜艇爆炸。 那时,美国潜艇L-2号,正在爱尔兰西岸进行战斗巡逻,偶然之下发现了浮在海面上的德军潜艇。

而在对方即将爆炸之前,美军舰长透过潜望境看到UB-65的舰桥上有个人影。那是一个抱着胳膊动也不动的德国海军军官。 美国潜舰长甚至这么叙述的”那简直像不存在人世的幻影一样....。”潜艇界的“撒麦迪”-----“幽灵潜艇”UB-65

小结

修巴鲁兹的诅咒成真,UB-65不明原因的沉入海底......。知道UB-65的有关人员,无不背脊发冷。

(UB-65潜艇是怎么沉没的,艇上的“撒麦迪的诅咒”又是怎么回事?期待你的回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封建迷信,小编明天到党委书记那喝咖啡 。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