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弹勇士穿80斤装备 用真炸弹练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玉堂是武警贵州总队一支队工兵中队排爆班的一名排爆战士。入伍6年,他一到部队就在排爆班接受专业的排爆训练,经过6年的磨砺,邓玉堂如今已是一名真正的“拆弹专家”。防爆头盔下的邓玉堂眼睛里看不到惶恐的眼神,坚毅自信的表情写在他脸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武警贵州总队一支队的训练场上,25岁的排爆老兵邓玉堂在两名战友的帮助下,略显吃力地穿上重达八十斤的防爆服。随后邓玉堂提着排爆装备,缓慢地走向疑似爆炸物所在的位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看到爆炸物后,邓玉堂再次缓慢地蹲下身体,趴在地上。在用探测仪探测到炸弹的内部结构后,轻手轻脚地打开工具箱,拿出钳子,开始排除草地上的一颗“炸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时此刻,空气似乎在邓玉堂的周围凝固,现场静得感觉一根针掉草地上都能听见声响一样,紧张的气氛让人有种莫名的担忧与害怕。邓玉堂凝神静气,双眼静盯着炸弹上不同颜色的电线仔细观察一阵后,果断地做出判断,迅速用手中的排爆钳子剪断那根能引爆炸弹的电线。“成功!!!”,一旁不远处,邓玉堂的排长紧握拳头挥舞了一下,兴奋地喊了一声。图为邓玉堂剪掉炸弹电线的瞬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拆完炸弹,摘下头盔的邓玉堂一身疲倦,还未等战友帮他卸下防爆服就一屁股坐在场边的树底下休息。由头皮冒出的汗水也将头发打湿,一簇一簇地绞在一起,隐约还冒着热气。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玉堂穿着厚重的防爆服上下爬楼梯,以锻炼体能。“每天穿着几十斤重的防爆服,如果不经过艰苦训练,估计任谁都吃不消。”邓玉堂的战友在一旁打趣地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身着防爆服拆弹,对拆弹战士的臂力是个极大的考验。邓玉堂利用健身器械锻炼臂力。而这些,只不过是邓玉堂入伍6年来2000多天里的日常训练。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增强排爆战士在拆弹时的心理素质,排爆班在日常训练中经常采用“真炸弹,少装药”的方法进行训练,也就是战士训练所用的炸弹是战士自己制作的且能真正引爆的真炸弹。只是炸弹里装填的炸药较少,即便拆弹失败爆炸也不会危及排爆战士的生命安全。有时候,在战友即将要剪除炸弹电线的那一瞬间,一旁的战友会在不告知排爆战士的前提下突然引爆炸弹,以此来磨砺排爆战士的心理素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玉堂说,拆炸弹不比开枪,开枪可以站得很远,而拆炸弹,那炸弹可就在脑门前。如果没有过硬的心理素质,万一哪天真遇上事需要他们上,那还不紧张得双手发抖,还谈什么拆弹。因此,每一次的训练,都必须将训练弹当作实弹来拆。虽说现在拆炸弹也可借助排爆机器人来完成,但也不排除需要人工拆弹的时候。图为邓玉堂练习机器人排爆操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到这,邓玉堂就想起了他6年来最刻骨铭心的一次事件。2015年,部队在扎佐参加一次实弹训练。训练中,一发迫击炮的炮弹掉落在地上后并未爆炸而成为哑弹,邓玉堂与他的战友接到排除哑弹的任务。图为邓玉堂穿着防爆服,用筷子夹黄豆、穿针引线等动作来锻炼手指的灵巧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邓玉堂回忆,因炮弹落入地里很深,他们需要将炮弹周围的泥土挖掉再拆弹。当时他们几个战友都围在炮弹周围,泥土正挖到一半,排长就伸手去触摸炮弹尾翼观察。就在他的手指刚刚碰到炮弹尾翼那一瞬间,一旁战友随身携带的对讲机突然遭受信号的干扰而发出一阵刺耳的吱吱声。“卧倒!!!”一阵急促的呼喊声由排长口中喊出,几名战友迅速趴到了地上。十几秒钟后,见炮弹并未爆炸,大家又才小心翼翼爬起来观察拆弹。图为炸弹及爆炸理论的学习对邓玉堂来说,如实际操作拆弹一样重要。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事,也给邓玉堂在后来的训练中增加了无穷的动力。说不清楚自己哪天就要独自面对一枚真正的炸弹,因此,一丝不苟的训练才是自己最强的安全保障,他说道。作为一名拆弹老兵,邓玉堂内心却还藏着一颗童心,在训练间隙把玩一棵草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此事,也给邓玉堂在后来的训练中增加了无穷的动力。说不清楚自己哪天就要独自面对一枚真正的炸弹,因此,一丝不苟的训练才是自己最强的安全保障,他说道。作为一名拆弹老兵,邓玉堂内心却还藏着一颗童心,在训练间隙把玩一棵草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警徽下,自己肩上是一份容不下丝毫大意的重担与责任。邓玉堂说,当兵六年,自己还没有亲手排除过一枚真正的炸弹,作为排爆战士,有点遗憾。然而,他又不希望自己真被派去拆炸弹,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希望我们生活的社会里,永远没有他要拆除的炸弹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