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2016年8月3日,南通开发区农场的一桩凶杀案至今让人唏嘘不已。因心情烦躁,1993年出生的河南籍男子张某,在自己23岁生日这天,对一名31岁的残疾三轮车司机痛下杀手,用随身携带的单刃蝴蝶刀割破受害人的喉咙,最终受害人因失血过多惨死街头。

记者了解到,近日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备受社会关注的“8·3”割喉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张某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赔偿被害者家属经济损失43600元。

“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个人就可以”

1993年8月3日,张某出生于河南省夏邑县,小学五年级文化,没有工作。2010年4月,张某因犯强奸罪被夏邑县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12年12月刑满释放。两三年前,张某来南通以打零工为生,暂住在海门市三星镇镇南村的一出租屋。

案发当日正是他23周岁的生日。去年8月3日晚8时许,张某在家觉得烦躁,想找人打一顿发泄一下,就从暂住地出发四处闲逛,但仍未能缓解心中郁闷。随后,张某在三星镇竖河桥,拦乘由宋某驾驶的一辆红色电动三轮车,要赵某送他到南通农场。

途中,张某产生用尖刀划司机脖子的想法。当车辆行至南通农场张江公路与江山路东面偏僻处时,张某一边和司机说“到了”,一边用右手从裤袋里拿出、打开随身携带的单刃蝴蝶刀。当司机把车刚停好,张某左手按着司机的头顶,右手打开尖刀,从左至右割划司机颈部,遭到司机反抗,张某挣脱下车逃离现场。

张某逃离现场10多米后,在附近的稻田里,把带血的刀放在水里清洗后,折叠好放进裤兜。之后,他步行回海门暂住地,洗澡、睡觉。

8月4日晚上10时许,警方在出租屋内将其抓获。据了解,尖刀是张某在叠石桥附近的一摊位上花15元买的。经南通市精神卫生中心司法鉴定所鉴定,被告人张某无精神病,家族亦无精神病史,具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

在侦查及庭审中,张某多次供述途中产生用刀划被害人、“脖子上有大动脉、有气管”“稍微重点就会休克、死亡”“刀划脖子会死人”,用刀划割被害人脖子时“没有想(考虑)那么多”“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个人就可以”。

“你快过来,我被杀了”

现代快报记者了解到,31岁的宋某是残疾人,数年前从安徽老家来到南通。出事前,宋某和妻子及一对年幼的儿女暂住在海门三星,平时主要靠晚上开着三轮摩托车拉客为生。

案发后,也就是8月3日晚11时40分许,宋某驾车掉头行至附近农工商超市附近报警。“我开一个红色的三轮车,我脖子被人家抹断了,现在血直流。”“人家坐我三轮车,人跑了。”期间,他在超市门口遇见夜巡保安,向保安简单说明情况。当时,宋某身上全是血,脖子处往外流血,没说几句话,就从电动车踏板上软了下来,倒地不起。后经120医务人员确认,宋某因失血过多已无生命体征。经法医鉴定,宋某系被他人用锐器切割颈部至血管破裂离断大失血死亡。

宋某的妻子称,丈夫因交通事故左腿截肢安装假肢。2015年初,在海门从事电动三轮车载客生意。宋某被刺伤后,曾给妻子打了一个电话。电话中,宋某用尽最后力气告诉妻子:“你快过来,我被杀了。”当时,宋某的声音已经很着急,妻子赶紧联系上宋某表弟,之后再打电话过去,只听得周围人声嘈杂,有人在喊“你赶紧捂住、快点捂住”。

“只想划人不想杀人”的辩解不成立

案发后,多名和被告人张某一起工作生活过的亲戚、同事称他脾气倔,做事容易冲动,平时喜欢用手机看电视、电影,尤其是特别喜欢看鬼片、恐怖片等。

法庭上,被告人张某辩称,自己只是想划人、没想到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辩护人称张某是临时起意,属于间接故意杀人,请求法院从宽、从轻处罚。

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张某采用持刀割颈方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张某为发泄自己的情绪,带刀外出随意选人加害,供述称“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个人就可以”,后拦乘被害人宋某驾驶的电瓶三轮车,选择行至南通农场偏僻处停车,采用割颈方式将与其无任何矛盾的宋某杀死,其人身危险性极大,犯罪后果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其恶劣,依法应予严惩。其归案后虽能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具有坦白情节,并自愿认罪,但并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

综上,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