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幸福时光"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奥斯维辛的微笑:党卫军的集中营

一边是杀戮,一边是欢笑,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党卫军军官和工作人员在和姑娘们聚会、野餐、吃烟、喝酒、进行射击练习,而大量的犹太人就在不远处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毒气室里痛苦地死去,100万犹太人在奥斯维辛被杀害,每天平均有3900名犹太人遭杀害。这些图片出自党卫军摄影师的相册。这些集中营里的恶魔,战后只有极少数人受到审判。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xinqw

这帮人最大的过错就是杀犹太人杀的太少了。 二战后犹太人又开始嚣张了,害死了全世界起码几千万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