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XS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XS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

波兰

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XS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XS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

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又译作瓦西列芙斯卡雅、华西列夫斯卡娅,关于此人及其作品,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30年代XTL崛起之后,苏联 和英法都看明白了,这家伙是要大打一场,关键是先打谁。一个想祸水东引,一个想祸水吸引,XTL成了香饽饽,你推给我,我推给你,看谁下手够快够狠够准,结果苏联

赢了。1939年8月23日,苏联和XTL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议定书划分了两国的势力范围,协议双方瓜分波兰。8月3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批准了条约,9月1日,XTL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1939年9月17日,为了保护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居民的生命财产,60万苏军越过苏波边境,占领了波兰东部领土,俘虏了25万多名波军官兵(1940年4月,2万多名波军官兵被苏联内务部队枪杀,史称卡廷事件)。据说苏军和德军会师后,两军还举行了联合阅兵式庆祝共同的胜利。独立的波兰灭亡了,顽强的波兰人民不甘被侵略者奴役,在以后的六年里,抵抗运动从没中断过,即使是流亡到国外的波兰人也都在不同的岗位为JF波兰尽力。在这个历史关头,有一位战前已经小有名气的波兰女作家投奔了苏联,即后来加入苏联国籍、写出众多反法XS作品的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由于她此后一直生活在苏联,有人误以为她是苏联人,其实不是,在1939年之前,瓦西列夫斯卡娅是正宗的波兰人。

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这样描述瓦西列夫斯卡娅人生的重要转折:

“作者在遍地烽火里,踏着变成焦土的城市和乡村,步行六百公里,到达苏联边境,到达当时唯一 一个社会Z義的国家,她觉得这是到了老家,到了真正的家乡。她在这里受到苏联人民的盛大欢迎,受到苏联人民骨肉之亲的关怀,他们欢迎这位为自由而战的坚强的女战士,关怀这位杰出的战斗的苏联女作家!她被苏联人民选为最高苏维埃代表,参加建设新生活的工作。从卫国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她就执笔从戎,投身于大战的血火中,加入反法XS侵略的武装行列里,担任随军记者和部队文化工作,出生入死,以至今日。”

中篇小说《虹》是瓦西列夫斯卡娅“投身大战的血火中”奉献的第一部作品,也是她最好的作品。

1941年6月22日,XTL德国向

苏联发动了“背信弃义”的进攻,战争初期,德军分三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苏军猝不及防,连连败退,大片国土沦丧,苏联人民从往日的和平生活骤然陷入血与火的战时生活。当其他作家把目光聚焦于前线时,瓦西列夫斯卡娅却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沦陷区,投向沦陷区人民的悲惨生活和英勇抗争。在战时早期的文学作品中,描写乌克兰沦陷区生活的《虹》显得很别致

《虹》描绘了一幅灾难中的苏联人民的真实图画,被法XS德军占领的村庄面对的是敌人黑黝黝的枪口,屈辱、悲愤、痛苦折磨着留下来的妇孺老弱,他们怀着对敌人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配合游击队跟敌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瓦西涅夫斯卡娅像一个雕塑家一样,运笔如刀,刻划了在法XS铁蹄蹂躏下奋起抗争的人物群像,特别是女游击队员娥琳娜的形象感人至深。娥琳娜被捕后,敌人当着她的面枪杀了她刚出生的儿子,她受尽折磨,坚贞不屈,英勇牺牲。娥琳娜和其他村民的苦难象征了苏联人民的集体苦难,她坚强不屈的形象代表了不可战胜的

苏联坚不可摧的胜利信念和英雄气概。

战争爆发后,瓦西涅夫斯卡娅随军转战在各大战场,耳闻目睹了

苏联

人民如何奋起与入侵的敌人抗争,特别是普通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娜.戴丽曼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她。瓦西涅夫斯卡用饱含激情的诗一样的文笔写出了《虹》,打动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法XS敌人作战的苏联军民。在写作《虹》时,瓦西涅夫斯卡娅的俄文尚不熟练,原作是是用波兰文完成的,翻成俄文后在1942年八九月间的《消息报》上连载,接着出版了单行本。曹靖华先生收到苏联友人寄来的报纸和书后,即开始译成中文,1943年出版中译本,后又多次再版,传遍了中国大地,鼓舞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日本侵略者苦战中的中国读者。

瓦西涅夫斯卡娅另一部重要作品是《水上歌声》三部曲,第一部《沼地上的火焰》(郭一民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波兰灭亡前夜,描写波列色的西乌克兰居民在波兰资产阶级政权殖民统治下的痛苦生活。第二部《湖里的繁星》(马清槐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德国入侵苏联前夜,描写1939年苏军占领波兰东部后,西乌克兰地区的人民热烈欢迎苏联JF者,推翻了阶级和民族敌人,在JF的土地上开始新生活的故事。第三部《河流在燃烧》(石光等译,时代出版社,1955),描写波兰军队和苏军并肩作战,痛击XTL法XS,一直打到奥德河畔,JF全部波兰领土的故事。整个三部曲可以看成是一部近代波兰多灾多难的编年史,从艺术角度看相当不错,清新可读,显示了瓦西涅夫斯卡娅不俗的写作才华。可惜这部长篇巨著是以苏联观点来解释波兰的屈辱史,而1939年后苏联对波兰的种种作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都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发表的作品很多,我见过的中译本有《只不过是爱情》(金人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描写一个苏联战士负伤返回家乡后与妻子的情感波折。《生死斗争》(北京师范大学俄文系翻译组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描写二战前夕波兰GC党的地下活动。《巴黎内外》(王泽民等译,五十年代出版社,1950),描写战后法国社会的众生相。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提到的瓦西涅夫斯卡娅波兰时期作品《时代的面貌》、《祖国》和《大地在苦难中》,似乎没有中译本,这三部作品或许会有一些跟后期苏联风格作品不同的风采。

西涅夫斯卡娅生于1905年,1964年去世。战后,瓦西涅夫斯卡娅和她的先生、著名剧作家柯涅楚克(据曹靖华先生记述,瓦西涅夫斯卡娅在波兰时期结过两次婚,后来是怎样和柯涅楚克结成伉俪的,待考)是斯大林的第一宠儿,受宠度比法捷耶夫、西蒙诺夫、潘菲洛夫夫妇等要高一个级别。柯涅楚克因为在战争爆发后创作了为斯大林解围的剧本《前线》而名噪一时,深得斯大林的欢心,战后官至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成为斯大林核心集团的一分子,但他的话剧作品却颇受圈内人的腹诽和讥评。苏联解体之后,柯涅楚克夫妇当然形象负面,受柯涅楚克之累,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作家轶闻史上成了一个漫画式的人物,被糟践得不成体统。其实作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作了《虹》这样杰出作品的波兰-苏联双重作家,瓦斯涅夫斯卡娅是值得尊敬的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

她的衣服扒得精光

驱赶着赤身裸体走在冰天雪地里,

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又译作瓦西列芙斯卡雅、华西列夫斯卡娅,关于此人及其作品,有必要先简单回顾一下历史。

30年代XTL崛起之后,斯大林和西方都看明白了,这家伙是要大打一场,关键是先打谁。一个想祸水东引,一个想祸水吸引,XTL成了香饽饽,你推给我,我推给你,看谁下手够快够狠够准,结果斯大林赢了。1939年8月23日,斯大林苏联和XTL德国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秘密议定书划分了两国的势力范围,协议双方瓜分波兰。8月31日,苏联最高苏维埃紧急会议批准了条约,9月1日,XTL进攻波兰,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1939年9月17日,为了保护西白俄罗斯和西乌克兰居民的生命财产,60万苏军越过苏波边境,占领了波兰东部领土,俘虏了25万多名波军官兵(1940年4月,2万多名波军官兵被苏联内务部队枪杀,史称卡廷事件)。据说苏军和德军会师后,两军还举行了联合阅兵式庆祝共同的胜利。独立的波兰灭亡了,顽强的波兰人民不甘被侵略者奴役,在以后的六年里,抵抗运动从没中断过,即使是流亡到国外的波兰人也都在不同的岗位为JF波兰尽力。在这个历史关头,有一位战前已经小有名气的波兰女作家投奔了苏联,即后来加入苏联国籍、写出众多反法XS作品的万达.瓦西列夫斯卡娅。由于她此后一直生活在苏联,有人误以为她是苏联人,其实不是,在1939年之前,瓦西列夫斯卡娅是正宗的波兰人。

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这样描述瓦西列夫斯卡娅人生的重要转折:

“作者在遍地烽火里,踏着变成焦土的城市和乡村,步行六百公里,到达苏联边境,到达一个社会Z義的国家,她觉得这是到了老家,到了真正的家乡。她在这里受到苏联人民的盛大欢迎,受到苏联人民骨肉之亲的关怀,他们欢迎这位为自由而战的坚强的女战士,关怀这位杰出的战斗的苏联女作家!她被苏联人民选为最高苏维埃代表,参加建设新生活的工作。从卫国战争爆发的第一天起,她就执笔从戎,投身于大战的血火中,加入反法XS侵略的武装行列里,担任随军记者和部队文化工作,出生入死,以至今日。”

中篇小说《虹》是瓦西列夫斯卡娅“投身大战的血火中”奉献的第一部作品,也是她最好的作品。

1941年6月22日,XTL德国向斯大林苏联发动了“背信弃义”的进攻,战争初期,德军分三路长驱直入,势如破竹,苏军猝不及防,连连败退,大片国土沦丧,苏联人民从往日的和平生活骤然陷入血与火的战时生活。当其他作家把目光聚焦于前线时,瓦西列夫斯卡娅却把关注的目光投向沦陷区,投向沦陷区人民的悲惨生活和英勇抗争。在战时早期的文学作品中,描写乌克兰沦陷区生活的《虹》显得很别致。

《虹》描绘了一幅灾难中的苏联人民的真实图画,被法XS德军占领的村庄面对的是敌人黑黝黝的枪口,屈辱、悲愤、痛苦折磨着留下来的妇孺老弱,他们怀着对敌人不共戴天的刻骨仇恨,配合游击队跟敌军进行了英勇的斗争。瓦西涅夫斯卡娅像一个雕塑家一样,运笔如刀,刻划了在法XS铁蹄蹂躏下奋起抗争的人物群像,特别是女游击队员娥琳娜的形象感人至深。娥琳娜被捕后,敌人当着她的面枪杀了她刚出生的儿子,她受尽折磨,坚贞不屈,英勇牺牲。娥琳娜和其他村民的苦难象征了苏联人民的集体苦难,她坚强不屈的形象代表了不可战胜的斯大林苏联坚不可摧的胜利信念和英雄气概。

战争爆发后,瓦西涅夫斯卡娅随军转战在乌克兰战场,耳闻目睹了乌克兰人民如何奋起与入侵的敌人抗争,特别是普通的女游击队员亚历山德娜.戴丽曼的英雄事迹深深地打动了她。瓦西涅夫斯卡用饱含激情的诗一样的文笔写出了《虹》,打动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法XS敌人作战的苏联军民。在写作《虹》时,瓦西涅夫斯卡娅的俄文尚不熟练,原作是是用波兰文完成的,翻成俄文后在1942年八九月间的《消息报》上连载,接着出版了单行本。曹靖华先生收到苏联友人寄来的报纸和书后,即开始译成中文,1943年出版中译本,后又多次再版,传遍了中国大地,鼓舞了千千万万正在和日本侵略者苦战中的中国读者。

瓦西涅夫斯卡娅另一部重要作品是《水上歌声》三部曲,第一部《沼地上的火焰》(郭一民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波兰灭亡前夜,描写波列色的西乌克兰居民在波兰资产阶级政权殖民统治下的痛苦生活。第二部《湖里的繁星》(马清槐等译,时代出版社,1954)完成于德国入侵苏联前夜,描写1939年苏军占领波兰东部后,西乌克兰地区的人民热烈欢迎苏联JF者,推翻了阶级和民族敌人,在JF的土地上开始新生活的故事。第三部《河流在燃烧》(石光等译,时代出版社,1955),描写波兰军队和苏军并肩作战,痛击XTL法XS,一直打到奥德河畔,JF全部波兰领土的故事。整个三部曲可以看成是一部近代波兰多灾多难的编年史,从艺术角度看相当不错,清新可读,显示了瓦西涅夫斯卡娅不俗的写作才华。可惜这部长篇巨著是以苏联观点来解释波兰的屈辱史,而1939年后苏联对波兰的种种作为不管从哪个角度观察都是经不起历史检验的。

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发表的作品很多,我见过的中译本有《只不过是爱情》(金人译,人民文学出版社,1955),描写一个苏联战士负伤返回家乡后与妻子的情感波折。《生死斗争》(北京师范大学俄文系翻译组译,中国青年出版社,1959),描写二战前夕波兰GC党的地下活动。《巴黎内外》(王泽民等译,五十年代出版社,1950),描写战后法国社会的众生相。曹靖华先生在《“虹”译者序》里提到的瓦西涅夫斯卡娅波兰时期作品《时代的面貌》、《祖国》和《大地在苦难中》,似乎没有中译本,这三部作品或许会有一些跟后期苏联风格作品不同的风采。

西涅夫斯卡娅生于1905年,1964年去世。战后,瓦西涅夫斯卡娅和她的先生、著名剧作家柯涅楚克(据曹靖华先生记述,瓦西涅夫斯卡娅在波兰时期结过两次婚,后来是怎样和柯涅楚克结成伉俪的,待考)是斯大林的第一宠儿,受宠度比法捷耶夫、西蒙诺夫、潘菲洛夫夫妇等要高一个级别。柯涅楚克因为在战争爆发后创作了为斯大林解围的剧本《前线》而名噪一时,深得斯大林的欢心,战后官至乌克兰最高苏维埃主席、苏联外交部副部长,成为斯大林核心集团的一分子,但他的话剧作品却颇受圈内人的腹诽和讥评。苏联解体之后,柯涅楚克夫妇当然形象负面,受柯涅楚克之累,瓦西涅夫斯卡娅在苏联作家轶闻史上成了一个漫画式的人物,被糟践得不成体统。其实作为一个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作了《虹》这样杰出作品的波兰-苏联双重作家,瓦斯涅夫斯卡娅是值得尊敬的

苏联女作家W·瓦希列夫斯卡娅在反德国法XS卫国战争期间创作的长篇小说《虹》,也把它作为光明战胜黑暗,文明战胜野蛮、人道战胜BL、公理战胜强权的象征:“虹从东方向西方延伸着,像花瓣似的温润,柔和,纯净而灿烂的光带,把天与地连接起来。”灿烂的虹光,鼓舞,照耀着苏联人民,在前方,在敌后,英勇顽强地夺取反法XS战争的伟大胜利……

瓦希列夫斯卡娅原籍波兰,1905年生于克拉科城郊,从小生活在工人聚居区,1914年一战爆发后又随祖母迁居农村,和农村孩子一起干农活,受冻挨饿,直到1917年冬,父母才将这 “长野了”的孩子接到城里接受正规教育。但童年经历不仅培育了她坚强的个性,也让她深切认识到社会的不公。她在中学就开始写诗,读大学的时侯,一方面参加学生与工人运动,一方面从事文学创作。1934年她反映波兰社会下层人民困苦生活的小说《日子》,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后来又接连出版了《祖国》《大地的苦难》。1939年德国法XS入侵波兰,她徒步跋涉600公里,来到苏联,加入了苏联国籍。她除继续完成在波兰就开始写的长篇小说《池沼上的火焰》外,也在苏联报刊上发表论文、小品和短篇小说。苏联反法XS卫国战争爆发后,她以记者身份,和红军战士并肩战斗。除创作《党证》《一个德国士兵的日记》《为了胜利》等一篇篇纪实性的报道外,积累了大量素材。特别令她感动的是各地农村妇女,为了胜利几乎奉献了一切:丈夫、儿子参加了红军或游击队;粮食支援红军;或坚壁清野,甚至连好不容易盖起的住房、柴垛,也不惜一把火烧毁:“一粒粮,一根草也不留给德国鬼子,困死他们,饿死他们!”

前段时间刚看过,曹靖华的译本。真好,娥琳娜们身上那种坚定的永不屈服的意志让我由衷的钦佩!只是看到下面一段话时,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德国兵用刺刀,用铁拳,让农民认清了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不晓得,甚至没料到他们还教会人们一件事——就是从前的苏维埃政权是什么。在任何一个村子里,只要德国用血与泪统治,在那儿维持过一天,那儿千秋万代都不会再有人对苏维埃政权不满、怠惰和冷淡了......生活本身用残酷可怕的教训,教育了人们。”

可惜的是,1991年对苏维埃政权的不满和冷淡达到了极点,人们亲手砸碎了自己所建立起来的一切!

邦达列夫在《诱惑》一书中有句话说得真对:“俄罗斯民族最大的缺点是善于自我毁灭,常常是轻易地破坏不久前还神圣的一切”......

那是根据卫国战争中在

俄国

农村发生的一件真实的事改变的:一名普通的农妇(小说中叫“娥琳娜”)在德军占领家园后参加了游击队,但从没有人想到她是位高龄孕妇。就在她回村子准备生孩子的时候被敌人抓住,被

衣服

驱赶着赤身裸体走在冰天雪地里,

誓死不说出游击队的任何消息;后来她在柴棚里生下了一个儿子,敌人企图利用母性来逼出情报,依然徒劳无功,随即当着她的面打死了出生还不到一天的婴儿,也把她投进了冰河......

这是曹靖华先生的译作,据说曾经影响了江姐和丁佑君——她们都视娥琳娜为榜样,后来都是慷慨赴死。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