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原创

半壶老酒半支烟

2017-03-05 20:18

[align=left]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日本人自己拍了个名字又臭又长的电影,当然是为了吹捧二战魔王的,叫做《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那里面有一个镜头:一对披着黄皮的“日本陆军”跑到“日本海军省中央厅舍”大门口演习,用装了实弹的三八大盖瞄准了院子里穿白“孝服”的海军,吓得海军差点尿裤子,马上抄起家伙要跟欺负到家门口的陆军玩儿命。
这只是日本海陆军内讧的一个小场面,这军国主义繁衍的两个孽子,一直是死对头,谁看谁都不顺眼。
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按说一个国家的军队,海军里有点陆战队,陆军有点航空兵和登陆舰,那都是正常编制,可是日本陆军却是个奇葩,他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陆军拥有潜艇和航空母舰的国家,陆军要吃独食,连口汤也不给海军留,海军陆战队一上岸,就可能被陆军胖揍。
早在日本明治维新时期,本州岛最西端的长州藩藩主毛利氏掌握陆军,九州岛的萨摩藩藩主岛津氏掌握海军,而这两个藩的藩主曾经分属不同势力内战不休,管陆军的长州藩出了个伊藤博文,当过首相,自然让陆军把海军压得死死的,“陆主海从”还写进了军规;而管海军的萨摩藩出了个东乡平八郎,全歼过沙俄波罗的海舰队,自然对陆军也不那么服气,于是海军成功地通过修改条例,实现了“陆海对等”。
小跟班要跟自己平起平坐,日本陆军当然气不打一处来:你行,你有军舰,可是我不用你还不行吗?
于是日本陆军自己制造了海上运输船、潜艇和航空母舰,看着陆军如此猖狂,海军也不甘落后,把当时最先进的“零式”战机变成了自己专用:你想要空中支援?门儿都没有!
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海军陆军每天互掐得死去活来,都向政府狮子大开口要军费,而名义上的“老大”——政府,却哪边都不敢得罪,只好谁要都给,没钱咋办?搜刮老百姓呗,搜刮完了咋办?到外国去抢呗!
两头拴不住的战争野兽,拉着日本战车走向了军国主义道路。
按说已经决定与全世界为敌了,日本陆军海军这俩孽子应该抱团了吧?不,野兽就是野兽,即使走在同一条不归路上,还是忍不住要互相咬几口。
日本陆军的东条英机、杉山元要跟德国希特勒搭伙打英美,而海军的米内光政、山本五十六因为老是四处到各国溜达,认为自己打不过英美,米内光正说的更露骨:“你们陆军说要跟老美打架,可是又不能游过太平洋,到头来还不是我们海军当炮灰?实话告诉你们,我们是打不过美军的,要是跟英美联合打德国还差不多!”于是陆军给已经当了日本首相的米内光政起了个外号,叫“金鱼大臣”。米内光政也很死了陆军,连陆军的发型也被他说成是“外国囚犯头”。还公开扬言:“我们海军在大洋上劈波斩浪,你们只会在土里打滚,土掉渣了!”
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结果米内光政当了首相却找不到人当陆相(也就是陆军大臣,前陆相畑俊六辞职,陆军不派人接班),而按照当时日本的规矩,没有陆相的内阁只能解散,于是米内光政只好下台。换上来的近卫文麿(mi)一看陆军实在惹不起,就只好答应陆军的要求,跟德意结盟(后来被德国好好耍了一把,咋耍的,咱们另一篇文章再说),向美英开展,等于提前判了日本死刑。
后来陆军派系的东条英机当首相,居然也找不到人当海军大臣(没人干),最后皇室出马说情,一个叫岛田繁太郎的才不情不愿地上任,在支持对美英宣战后,还得向海军派系“谢罪”。
海军的山本五十六一看陆军的东条英机要打,马上去“抢头功”,炸了珍珠港,后来被复仇的美军打了个埋伏,在天上给干掉了。
二战期间日本海陆军内斗就像两狼互掐 那才叫火花四溅花样百出
米内光政一看山本五十六都挂掉了,再打下去肯定要亡国灭种,只好自己出来当了海军大臣,他上任就干一件事:每次开会都琢磨怎么结束战争。当然这是一种好听的说法,实际上是怎么体面地投降。
后来在长沙会战中被薛岳打得满地找牙的那个阿南惟几当了陆军大臣,结果挨了美国两颗原子弹,天皇投降。阿南惟几剖腹自杀前还忘不了大骂米内光政:“都是这混蛋(米内八嘎呀路?)坏的事,我真想宰了他!”
说起来这个米内光政也不是什么好鸟,东京大审判上,他作为“美国的朋友”成了证人,结果他拼命为陆军辩护,救了畑俊六一命,要不然,仅凭畑俊六当过侵华日军总司令官,就该上十次绞刑架。
所以说,日本海军陆军这两条狼,没有一个好东西,虽然他们因为兽性而互掐,但是对外侵略上,却都是一样的穷凶极恶。

[/align]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图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