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两会期间,很多人谈论起潜艇,认为潜艇是国之利器。但作为潜艇人,我们善于“潜水”,比较低调。正如《潜艇兵之歌》唱的那样“你说你听不到我的豪情壮语,我只能告诉你我在向你敬礼……”

潜艇人常说:“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执行任务,往往悄悄出征、静静凯旋。尤其是远航任务前,为了保密早早就把手机交给家属,任务期间家属按照平常与我联系的频率自打自接,官兵笑称“把保密做到‘家’了”。以至于不少官兵家属和子女在没见过潜艇前,还以为潜航大洋就能看到五彩斑斓的水下世界。

潜航大洋并不浪漫。潜艇的工作环境是四周铁壁,训练环境可能是万丈深渊,作战环境经常是孤立无援。远航十天以后每天都是极限,连呼吸一口新鲜空气都是奢望,有时因任务需要连续长时间潜航,更是对身体和心理素质的巨大考验。一次远航,海军某研究所一位工程师随艇,他跟我谈起感受:“有一股强烈的压抑憋闷之感,呼吸困难、莫名惊慌、心跳加速,周围的墙壁不断地向自己靠拢挤压,心里似有万吨巨石难以承受,控制不住想要出舱……”

潜艇艇长:时刻准备悄然突破雷霆一击

这样的心理煎熬,潜艇官兵都有经历。然而真正的考验在后面。艇动三分险,生死一瞬间,深海求胜随处都有看不见的刀光剑影,随时都可能面临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比如潜艇一旦“掉深”,我要迅速下达一连串口令,航通、机电等部门几十名官兵,要在几分钟内迅速完成几百个动作。一次,某艇进行深潜训练,艇队官兵艺高人胆大,把怒海绝地当做练兵场。随着下潜深度逐渐加大,舱内地板因压力增加开始变形,发出“嘎嘎”声响,声呐屏幕一片杂音。陡然间,四舱漏水,海水呈喷射状飞溅涌入。

置身大洋深处,艇下面是2000多米的深渊,一旦处置不当,将会造成无可挽回的灾难性后果。生死关头,艇员们临危不惧迅速堵漏,经过奋力排险,惊心动魄的险情迅速被排除。

由于潜艇独特的技战术特点,往往单骑千里赴戎机,被称为“深海孤狼”。面对使命召唤,我们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血性胆气,一次次在深海龙潭演绎“刀尖上的集体舞”。

远航是潜艇兵的成人礼。我们潜艇人相互比的,不是立了多少次功,而是执行过多少次远航任务。作为艇长,我期盼的成就感是,悄然突破雷霆一击,对方却浑然不知。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